快速检索

教师用书

首页 > 活动 > 具体活动
我想象,故我在,如果不想象了我就不在了
  • 时    间 :2017-09-23
  • 地    点 :北京彼岸书店
  • 者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彼岸书店
  • 开放报名人数 :

活动介绍

我想象,故我在,如果不想象了我就不在了

我想象,故我在

如果不想象了我就不在了

——傅国涌


9月23日下午,牡丹园的彼岸书店里发生了一场“美的相遇”。


著名学者傅国涌先生、王东成教授,与历史特级教师魏勇,相遇于彼岸书店,为这个秋天增添“美的相遇”。



人生最美是相遇


在分享会上,傅国涌回忆了自己人生中“人与人的相遇”、“人与书的相遇”。在人生的三个不同阶段,傅国涌遇到了三个最合适的老师,每一位老师都塑造了他的一段人生轨迹,这是留在傅国涌心里最美的相遇。

第一位老师是徐保土老师。傅国涌的一篇作文《捉石蟹》被老师选中打算向《语文小报》投稿,并特地请徐保土先生指点。


正是这次机会,傅国涌见到了乐清有名的“笔杆子”,得到了他5分钟的指点。这5分钟的指点给了傅国涌写作的启迪,还让他拿到了人生中第一笔2元的稿费,物质和精神的双重鼓励给了他极大的信心和希望。

一个学生和老师保持了长达30年的通信联络,学生把自己的学术和写作计划告诉老师,老师在回信中为学生指明研究方向,传递学术经验。


这不是电视剧或小说中的情节,而是傅国涌和他人生中第二位老师吴式南的故事。这段长达30年的相遇在傅国涌心里不断更新,不断沉淀,变得浪漫而美丽。

第三位是中国著名的科学史学家许良英先生,许良英先生是中国研究爱因斯坦的第一人,他的《爱因斯坦文集》是世界上收录最全的爱因斯坦的著作集,许良英先生非常欣赏年轻的傅国涌,称他为“我所认识的年轻一辈中读书最多的人”。


而最让傅国涌印象深刻的,还是许良英先生反复和他说的:以平常心,做平常人。



正是三位先生的渐次打磨,让我从一块粗糙的石头慢慢变成可以为世所用的器皿,成为一个可以服务社会的、卑微的平常人。

——傅国涌


每个人都会遇到几个改变自己一生的人,傅国涌能有这些美丽的相遇,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他自己理想主义和浪漫主义的性格,对书,对人有着“美的坚持”,才会去追求“美的相遇”。


少年人读书应该不求甚解


提到家庭阅读,王东成和傅国涌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了一个词“不求甚解”。


傅国涌还结合自身的经历现身说法,“我的母亲不识字,但是她立志要把我教育成’读书人’,于是每年她都在工作的地方收购旧报纸、杂志和书籍等,只要是有字的东西她都要,她把这些东西托人用车运回家给我,这些是我每年的’大餐’。”


(活动现场)


他回忆自己当初看书是饥不择食、狼吞虎咽、生吞活剥、不求甚解、一知半解。



走遍天涯海角,也走不出自己的皮肤。皮肤,指的是自己的体验和体会,用自己的眼睛读世间这本书。

——傅国涌


王东成是中国青年政治学院中文系国家二级教授(已退休),他回忆过往,认为大时代小人物的生命如同蚂蚁。


而他也感慨自己人生有幸遇良师。小学老师是一位日本人,惩罚他每天背完一首古诗才能进课堂。“童子功就是那个时候练出来的。”王东成说。

王东成认为,现在孩子的父母太焦虑,对孩子期待太高。其实,给孩子埋下读书的种子,把孩子养成一个平凡、有教养的人就可以了。


王东成建议,第一要读入门的书,中国传统文化的书,包括西学根基的书,学贯中西。第二要读经典的书,经典的书,读一本超过读十本。第三要读前沿的书,新书。不弄潮也不要被潮流淹没。第四要读根上的书。除了读书,王东成认为,读书需要交流,读和写要结合。



用生命照亮生命,一本书树立一个航标。

——王东成

对于现在孩子该读什么书的问题,魏勇老师以丰富的教学经验站在一个教师的角度来谈,现在的孩子们是电子阅读时代的原著民,都是“多任务模式”。


外界的诱惑太多,孩子们缺乏持久的专注力。应该限制手机、电视等的使用,让孩子们对阅读保持饥饿感,让他们内心的饥饿如同野草一样生长。



现场观众们也踊跃进行提问,其中一位向傅老师发问,问他如何看待当下的知识分子。


傅老师简单地概括了真正的知识分子的三个标准,三个标准的重要性依次递增:

1

专业性,专业性是衡量一个人能否成为知识分子的第一条标准,比如是否是有信念的职业人,是否具备工匠精神;

2

独立性,这是最重要的标准,是否拥有独立人格和独立判断,达到前两条标准的例如陈寅恪、王国维;

3

公共性,在前两个属性的基础上,如果更加地具有责任感和道义担当,就是世界公民范畴。因为公共性是要牺牲的,要付出道德代价,甚至是生命的代价,比如爱因斯坦。


一位十岁小朋友的妈妈也提出了自己的困惑:读书是为了什么?很多家长让孩子读书只是为了让他长大成为一个有文化的银行家,一个有文化的CEO而已,而不是希望他成为一个读书人。


她更是谈到自己三个同学的境遇,当年的江苏省文科状元现在是电视台的一个普通编导,18岁就熟读《史记》《汉书》《资治通鉴》的浙江才子现在只是新华社的一名普通记者,而当时成绩最差的一个男生,现在是阿里巴巴的高管,班里的首富。

针对这个问题,傅老师谈道,精神的高度要以所读的书的质量和数量来区分,而不是由他的职业所带来的经济收入来区分。


假如那两位同学比阿里巴巴的高管读的书多,精神生活是饱满丰盈的,那一点没有必要觉得在他面前自己的人生输了。关键是这两位是不是读的书跟他差不多,精神高度也是差不多,而钱不如他,那这自然就低了


当只有一个衡量标准的时候,就只能以这个标准来衡量,而人生有N个衡量标准。(部分文字整理自赵博磊、张春铭)


感谢北京阅读季和中国教育新闻网对本次活动的大力支持!

最新活动

联系方式
  • 电话:010-82275571
  • 传 真:010-82275048
  • 邮编:100029
  • E-mail:daxiakefu@163.com
  • 北京市朝阳区北土城西路7号元大都F座401室
大夏教育网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28539号-6  盛世阳光: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