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检索

教师用书

首页 > 图书 >
民国名家谈作文之道
民国名家谈作文之道
  • 作者: 王木春
  • 价格:¥35.00
可以由此购买:
  天猫   当当网
  • 出版日期2015-07-01
  • 装帧平装
  • 印刷规格
  • 出版社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 页码242页
  • 纸张胶版纸
  • ISBN978-7-5675-3371-4
  • 开本16开

《民国名家谈作文之道》精选了梁启超、朱光潜、叶圣陶、朱自清、张中行、季羡林等民国名家谈作文之道的经典文章,从作者态度、作文原则、文章思路、作文命题、作文评改等角度深入浅出地讲述如何作文。试图为读者提供一个参照系,让一线的语文教师洞悉现代作文教育传统的阶梯,从而获得最优质的学术资源,为一线作文教学提供有益的镜鉴。


福建省特级教师,首批福建省中小学教学名师。长期从事教育随笔写作。近年致力于民国教育文献的研究和编撰。著有《身为教师——一个特级教师的反思》,主编《民国名家谈作文之道》,选编《叶圣陶教育演讲》等。现为福建省漳州市东山一中语文教师。

 


前 言

作文的“法度”

本书是给语文教师讲作文和各级学生学作文作参考的。

“作文有法吗?”对此众说纷纭,刘国正先生的妙语——“作文在有法与无法之间”可谓一语中的。

朱光潜曾谈到有一次他向沈尹默求教书法艺术,沈先生道:“书家和善书者有分别,世间尽管有人不讲规模法度而仍善书,但是没有规模法度就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书家。”书法大家沈尹默先生认为书家要讲“法度”,即规则、规律。那么,善书者就可以不顾“法度”吗?当然不是。朱光潜以自己学习书法却始终不精为教训,提出初学写作的人就像善书者一样,处于初级阶段之际,更需遵循作文的“法度”。因为有了这些作文的“法度”打底,作文才能由低及高,“醇而后肆”。

本书所选的24位民国名家谈作文的文章,恰有一些基本的作文“法度”。

作文的“法度”有许多,本书从以下几个方面切入来选文:

1.作文的态度。从写作态度入手,本书选编了叶圣陶的《怎样写作》和夏丏尊、刘薰宇的《作文的基本的态度》《作者应有的态度》等文章。在叶圣陶看来,作文的态度就是对作文要有正确的认识,“知道写作原是说话的延续,写作材料应该以自己的经验为范围,这就把写作看作极寻常可是极严正的事”。而夏丏尊、刘薰宇认为,执笔为文时,须考虑六个“W”:

1)为什么要作这文?

2)在这文中所要述的是什么?

3)谁在作这文?

4)在什么地方作这文?

5)在什么时候作这文?

6)怎样作这文?

2.作文的原则。关于这点,多位名家不惮其烦地谈及。本书选择了鲁迅、叶圣陶、冰心等人关于此点写作“法度”的文章。例如,鲁迅“作文的秘诀”是:“有真意,去粉饰,少做作,勿卖弄而已。”叶圣陶强调“要写出诚实的、自己的话”。朱光潜认为:“练习写作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则须牢记在心的,就是有话必说,无话不说,说须心口如一,不能说谎。”……这些作者对文章、对写文章持一种“诚实”的态度,这点尤为重要。对文章的“诚实”,古人格外重视。《周易》最早提出“修辞立其诚,所以居业也”,元代盛如璋《庶斋老学丛谈》借用朱熹的话写道:“作文字须是靠实说,不可架空细巧。大率七八实,二三分文。欧文好者,只是靠实而有条理。”这些民国大家,继承了中国古代优良的写作传统。反观当下中小学生写作文,最为众人诟病之处就在于“假”字。鲁迅、叶圣陶等人的看法,算得上“治假”的一剂良方。

3.文章的思路。在梁启超看来,“作文最重要的规矩”有两点:一是理清文章的思路;二是分清文章的主次。朱自清从自己的教育经验出发,强调“文脉”的重要性:“多年批改学生作文,觉得他们的最大的毛病是思路不清。思路不清就是层次不清,也就是无条理。这似乎是初学作文的人不能免的毛病。”章衣萍在《论结构》一文中说:“做文章的人,应该先把结构想好,然后再提起笔来写。”此外,本书还编选了朱光潜、张中行的相关论述。

4.议论文的写作。写作议论文有两个最要紧的条件——耐驳,动听,有关议论文的写作准备与方法等, 本书亦选相关记述。

5.记事文的写作。大家们提及写作记事文要注意材料的取舍与顺序;要知道并学会描写传神,写好人物对话等。

……

这些作文“法度”,既有对写作中宏观问题的探讨,又有对微观写法的传授。此外,名家们还就作文教学中存在的难题献计献策,相关内容如下:

1.关于作文命题。在作文教学过程中,命题是关键的一环。好的命题,可激发学生作文的兴趣和欲望,反之,则会使作文变得神秘,抑制学生的积极性,甚至使学生视作文如畏途,又或者迫使学生将写作庸俗化、随意化,以致养成为写作而写作的坏习惯。

为此,本书编选了不少名家提出的很好的命题建议:命题要“确实,要有范围,记载文题最好是学生身历或耳闻目见的事迹、物件或地方……论辩文题须是一个切实问题,最好是学生直接感到利害者,最好是一个问题有两面理由,容得彼此主张辩论之余地者”(梁启超);教师命题“应当站在学生的立脚点上替学生设想,什么材料是学生经验范围内的,是学生所能写的、所要写的,经过选择才定下题目来”(叶圣陶);作文拟题要有计划性,多出几个题目,让学生选择,作文拟题“是要学生练习作文,不是要考学生的作文”,拟题要“生活化,实际化”,“可以让学生自由发挥”,有“自由思考的余地”(阮真);命题“应注意几点:

(一)最好是令学生自己出题目;

(二)千万不可出空泛或抽象的题目;

(三)题目的要件是:第一要能引起学生的兴味,第二要能引学生去收集材料,第三要能使学生运用已有的经验学识”(胡适);命题要做到“四有”——“有话说、有趣味、有好处、有意义”(张志公);等等。

上述命题建议,可概括为一个词——体贴,即教师命题要“体贴”学生的难处,“体贴”学生的所思所想。比较如今一些命题(包括高考作文题),要么“高大上”,远离学生生活,学生为了分数,只好闭目“造文”;要么在审题上处心积虑设障碍,为难学生,学生担心“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只好杜撰些四平八稳的文章来。如此命题,“体贴”二字当然是称不上了。

2.关于作文评改。评改学生作文,是绝大多数语文老师不能承受之重。本书中绝大多数的名家有过中小学语文教学经历,对此更能感同身受。张中行先生坦言:“我当过语文教师,怕教语文课。现在回想,怕的主要原因是不愿意批改作文。这倒不是由于厌恶劳累,而是一直感觉到,时势要求精批细改,费力很多而收效很少,不值得。”那么,有什么办法可以费力不多而收效多多呢?黎锦熙提出“改错先于求美”,同时建议教师把学生作文中的错误收集起来,当成研究的材料,不断研究,可以在学术上有创造性的贡献,可谓一举两得。另外,张志公提出“轮改”法,张中行提出“针对性”“鼓励性”“多样性”的批改原则。这些举措,对于语文教师摆脱繁重而低效的改作文负担应该有裨益。

总之,本书选编的几十篇文章,涉及作文(包括作文教学)的方方面面,每位名家或谈其中一方面,或兼顾若干方面。本书将全部文章整合起来,以期自成一个相对完整的作文写作系统,方便教师教学和学生自学时参阅、借鉴。当然,本书关于作文各方面的内容并非平均用力,在一些我认为作文中难度大或者学生作文中存在问题多的地方,会多选几篇,以期通过不同名家从不同角度的论述,把相关问题讲透,把难点突破。尤其在文章思路、议论文写作、命题、批改等方面,所选文章比较多。

然而,即便掌握了这些作文的“法度”,未必就能妙手写出锦绣文章。正如梁启超先生所说:

孟子曰:“能与人规矩,不能使人巧。”文章做得好不好,属于巧拙问题;巧拙关乎天才,不是可以教得来的。如何才能做成一篇文章,这是规矩范围内事;规矩是可以教可以学的;我不敢说,懂得了规矩之后便会巧;然而敢说懂了规矩之后,便有巧的可能性。又敢说不懂规矩的人,绝对不会巧;无规矩的,绝对不算巧。

梁启超对作文中的“规矩”与“巧”作了简明而辩证的分析。尤值得一提的是,梁启超认为“无规矩的,绝对不算巧”,即“巧”必须先以“规矩”为基础。另一方面,我想说,若切实学会了作文的“规矩”,又何愁写不好应试文章呢?

我不由联想到当下盛行的各种作文上的“巧”。当走进书肆,或打开学生书包,种种与“巧”有关的“满分作文宝典”“满分作文必杀技”“作文万能开头”“中考满分作文速成”“高考作文套路与秘诀”,充斥其间。不能说这些书一无是处,问题在于学生(包括不少语文老师)一开始就把它们视为作文的“圣经”,势必使学生作文练习(包括作文教学)误入歧途,遗患无穷。当下学生的作文,内容空洞苍白、思维单一、语言华而不实、错字病句满篇、应试化严重等现象的普遍存在,与作文中急功近利的求“巧”因素息息相关。

作文是有规律可循的。这些规律,不是“绝杀技”“万能开头”一类的“巧”技,而是一些看似简单的、常识性的“法度”和“规矩”。作文之道也应该至简。这些法度和规矩,早在中国历代的文论里存在着,也在古代私塾教学中存在着,而承前启后的民国前辈们更进行了诸多开拓性的探索与实践。在编辑本书的过程中,翻阅着相关著作,我屡屡惊叹于前辈们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另外,本书涉及的这些民国前辈个个是文章大家,绝大多数人又当过中小学教师,深知写作和作文教学的甘苦,他们的作文之道自然有别于一般专家学者的高谈空论,纸上谈兵。他们这些丰富的经验,值得今人认真总结、继承。

自然,前辈们的“作文之道”绝非放诸四海而皆准的真理,读者不能照单全收。这一点有必要特别提醒。

交代一下本书的编辑体例。

本书完成初稿之后,编辑曾建议砍去部分篇目,理由是这些篇目的作者(吕叔湘、张中行、季羡林、汪曾祺等)成名主要在1949年以后,把他们归为“民国名家”尚须斟酌。我为此有过犹豫。然而,考虑到吕叔湘等先生成名固然在1949年后,但他们都是20世纪20年代以前出生,且1949年以前也已在学术上有所建树,我认为把他们归入“民国”亦未尝不可。最关键的是,本书所选的几十篇文章,自成完整的写作体系,若去掉几篇,体系将被打破。因此“折中”处理,全书分上编、下编。上编的作者是公认的民国名家,下编是“尚须斟酌”的民国名家。如此安排,若有不当之处,敬请读者谅解。窃以为,其实大可不必过分去纠缠哪几位名家是否属于民国人物,重要的是他们的文章是否足够经典,是否对我们的作文教学真正有益。

本书还附录四篇精彩作文案例,读者可从中感受民国时代作文课的魅力。

感谢编辑朱永通君的支持。感谢我的同事王丽、谢艺珊,百忙中帮我整理了部分书稿。

2014.10 于福建东山岛

 


目   录

前 言  作文的“法度”/王木春

上编

梁启超 卷

—— 作文教学法(节选)

鲁 迅 卷

—— 鲁迅谈作文(汇编)

—— 作文秘诀

夏丏尊 刘薰宇 卷

—— 作文的基本的态度

—— 作者应有的态度

—— 记事文

黎锦熙 卷

—— 各级学校作文教学改革方案(节选)

陈望道 卷

—— 文章底美质

胡 适 卷

—— 谈中学作文

叶圣陶 卷

—— 诚实的自己的话

—— 写作什么

—— 怎样写作

阮 真 卷

—— 作文的拟题

朱光潜 卷

—— 写作练习(节选)

—— 选择与安排(节选)

—— 精进的程序

朱自清 卷

—— 论教本与写作(节选)

—— 写作杂谈·文脉

冰 心 卷

—— 写作文要有科学态度

—— 写作的练习

章衣萍 卷

—— 论结构(节选)

—— 议论文的准备和写法

沈从文 卷

—— 论技巧

梁实秋 卷

—— 作文的三个阶段

唐 弢 卷

—— 题材的搜集和主题的确定

—— 怎样写会话

孙 犁 卷

—— 实事求是与短文

—— 谈修辞

上编

吕叔湘 卷

—— 作文教学臆说

—— 文风问题之一

—— 中小学语文教学问题(节选)

张中行 卷

—— 课堂作文的练功

—— 由记话起

—— 题与文

—— 条理与提纲

—— 作文批改

季羡林 卷

—— 作文(节选)

—— 写文章

张志公 卷

—— 重视提高学生写作能力的问题(节选)

—— 谈作文教学的几个问题(节选)

汪曾祺 卷

—— 传 神

朱德熙 卷

—— 写作与写作教学(节选)

—— 作文指导(节选)

王鼎钧 卷

—— 语 言

—— 如何审题?

附录:民国精彩作文课

我的作文教学经验

我的一位国文老师

沈从文先生在西南联大(节选)

回忆中学作文教学

 


叶圣陶:诚实的自己的话

我们试问自己,最爱说的是哪一类的话?这可以立刻回答,我们爱说必要说的与欢喜说的话。语言的发生本是为着要在人群中表白自我,或者要鸣出内心的感兴。顺着这两个倾向的,自然会不容自遏地高兴地说。如果既不是表白,又无关感兴,那就不必鼓动唇舌了。

作文与说话本是同一目的,只是所用的工具不同而已。所以在说话的经验里可以得到作文的启示。倘若没有什么想要表白,没有什么发生感兴,就不感到必要与欢喜,就不用写什么文字。一定要有所写才写。若不是为着必要与欢喜,而勉强去写,这就是一种无聊又无益的事。

勉强写作的事确然是有的,这或者由于作者的不自觉,或者由于别有利用的心思,并不根据所以要写作的心理的要求。有的人多读了几篇别人的文字,受别人的影响,似乎觉得颇欲有所写了;但是写下来的与别人的文字没有两样。有的人存着利用的心思,一定要写作一些文字,才得达某种目的;可是自己没有什么可写,不得不去采取人家的资料。像这样无意的与有意的勉强写作,犯了一个相同的弊病,就是模仿。这样说,无意而模仿的人固然要出来申辩,说他所写的确然出于必要与欢喜;而有意模仿的人或许也要不承认自己的模仿。但是,有一个尺度在这里,用它一衡量,模仿与否将不辩而自明,这个尺度就是:“这文字里的表白与感兴是否确实是作者自己的?”拿这个尺度衡量,就可见前者与后者都只是复制了人家现成的东西,作者自己并不曾拿出什么来。不曾拿出什么来,模仿的讥评当然不能免了。至此,无意而模仿的人就会爽然自失,感到这必要并非真的必要,欢喜其实无可欢喜,又何必定要写作呢?而有意模仿的人想到写作的本意,为葆爱这种工具起见,也将遏抑利用的心思。直到确实有了自己的表白与感兴才动手去写。

像那些著述的文字,是作者潜心研修,竭尽毕生精力,获得了一种见解,创成了一种艺术,然后写下来的,写的自然是自己的东西。但是人间的思想、情感往往不甚相悬;现在定要写出自己的东西,似乎他人既已说过的,就得避去不说,而要去找人家没有说过的来说。这样,在一般人岂不是可说的话很少了么?其实写出自己的东西并不是这个意思;按诸实际,也决不能像这个样子。我们说话、作文,无非使用那些通用的言词;至于原料,也免不了古人与今人曾经这样那样运用过了的,虽然不能说决没有创新,而也不会全部是创新。但是,我们要说这席话,写这篇文,自有我们的内面的根源,并不是完全被动地受了别人的影响,也不是想利用来达到某种不好的目的。这内面的根源就与著述家所获得的见解、所创成的艺术有同等的价值。它是独立的;即使表达出来恰巧与别人的雷同,或且有意地采用了别人的东西,都不应受到模仿的讥评;因为它自有独立性,正如两人面貌相似、性情相似,无碍彼此的独立,或如生物吸收了种种东西营养自己,却无碍自己的独立。所以我们只须自问有没有话要说,不用问这话是不是人家说过。果真确有要说的话,用以作文,就是写出自己的东西了。

更进一步说,人间的思想、情感诚然不甚相悬,但也决不会全然一致。先天的遗传,后天的教育,师友的熏染,时代的影响,都是酿成大同中的小异的原因。原因这么繁复,又是参伍错综地来的,这就形成了各人小异的思想、情感。那么,所写的东西只要是自己的,实在很难得遇到与人家雷同的情形。试看许多文家一样地吟咏风月,描绘山水,会有不相雷同而各极其妙的文字,就是很显明的例子。原来他们不去依傍别的,只把自己的心去对着风月山水;他们又绝对不肯勉强,必须有所写才写;主观的情思与客观的景物糅和,组织的方式千变万殊,自然每有所作都成独创了。虽然他们所用的大部分也只是通用的言词,也只是古今人这样那样运用过了的,而这些文字的生命是由作者给与的,终竟是惟一的独创的东西。

讨究到这里,可以知道写出自己的东西是什么意义了。

既然要写出自己的东西,就会连带地要求所写的必须是美好的:假若有所表白,这当是有关于人间事情的,则必须合于事理的真际,切乎生活的实况;假若有所感兴,这当是不倾吐不舒快的,则必须本于内心的郁积,发乎情性的自然。这种要求可以称为“求诚”。试想假如只知写出自己的东西而不知求诚,将会有什么事情发生?那时候,臆断的表白与浮浅的感兴,因为无由检验,也将杂出于笔下而不自觉知。如其终于不觉知,徒然多了这番写作,得不到一点效果,已是很可怜悯的。如其随后觉知了,更将引起深深的悔恨,以为背于事理的见解怎能够表白于人间,贻人以谬误,浮荡无着的偶感怎值得表现为定形,耗己之劳思呢?人不愿陷于可怜的境地,也不愿事后有什么悔恨,所以对于自己所写的文字,总希望确是美好的。

虚伪、浮夸、玩戏,都是与诚字正相反对的。在有些人的文字里,却犯着虚伪、浮夸、玩戏的弊病。这个原因同前面所说的一样,有无意的,也有有意的。譬如论事,为才力所限,自以为竭尽智能,还是得不到真际。就此写下来,便成为虚伪或浮夸了。又譬如抒情,为素养所拘,自以为很有价值,但其实近于恶趣。就此写下来,便成为玩戏了。这所谓无意的,都因有所蒙蔽,遂犯了这些弊病。至于所谓有意的,当然也如上文所说的那样怀着利用的心思,借以达某种的目的。或者故意颠倒是非,希望淆惑人家的听闻,便趋于虚伪;或者谀墓、献寿,必须彰善颂美,便涉于浮夸;或者作书牟利,迎合人们的弱点,便流于玩戏。无论无意或有意犯着这些弊病,都是学行上的缺失,生活上的污点。假如他们能想一想是谁作文,作文应当是怎样的,便将汗流被面,无地自容,不愿再担负这种缺失与污点了。

我们从正面与反面看,便可知作文上的求诚实含着以下的意思:从原料讲,要是真实的、深厚的,不说那些不可征验、浮游无着的话;从写作讲,要是诚恳的、严肃的,不取那些油滑、轻薄、卑鄙的态度。

我们作文,要写出诚实的、自己的话。

(选自叶圣陶著《怎样写作》,北京:中华书局,2013.03。)

 

 


编辑推荐

Ø  特级教师王木春,为苦于写作或醉心写作的人们找到了民国名家的作文“法度”和“规矩”,为语文教师讲作文和学生学作文提供了参考。

Ø  书中所涉及的民国名家有着丰富的教学实践经验,深知作文之甘苦,故其作文之道避免高谈空论,值得一线教师细细研读、借鉴。

编辑推荐篇章:

P 45     叶圣陶:“诚实的自己的话”

P 85     朱自清:“写作杂谈·文脉”

P 144    张中行:“课堂作文的练功”

 


联系方式
  • 电话:010-82275571
  • 传 真:010-82275048
  • 邮编:100029
  • E-mail:daxiakefu@163.com
  • 北京市朝阳区北土城西路7号元大都F座401室
大夏教育网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28539号-6  盛世阳光: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