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检索

教师用书

首页 > 图书 >
返璞归真教语文-文本的艺术分析
北师大名师赵希斌全新力作 给学生最优质的精神滋养 让语文教学返璞归真!
  • 作者: 赵希斌



  • 价格:¥35.00
可以由此购买:
  京东   当当网   天猫
  • 出版日期2016-10-01
  • 装帧平装
  • 印刷规格
  • 出版社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 页码206
  • 纸张胶版纸
  • ISBN978-7-5675-5705-5
  • 开本16 开

对于一个好的文学作品,不能只分析其思想内涵,还要关注作家高明的写作技法,对文本的写作技法进行分析使文学阅读成为一个欣赏的过程,这带给学生美的感受。本书聚焦文本的艺术分析,即对文本的形式进行分析。文本的艺术分析关注两个方面:一是知其然——文本表现了怎样的美;二是知其所以然——作者通过怎样的艺术手法表现美,基于此,本书分为两辑:文本的美感分析和文本的形式分析。从这两个方面返璞归真地去引导学生体味文学的美。

 


发展心理学博士,供职于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参与多项基础教育课程改革重大项目,研究专长为学生评价、教师评价和学业质量监测。近10年来在全国各地做《教师素质提高与教师专业化》、《基于学生可持续发展的教育评价》、《中小学德育反思与实践》等讲座六百余场,受到教育行政人员和教师的欢迎。

前言

语文课文分为两类,一类是非文学性文本,另一类是文学性文本,包括诗歌、散文、小说、戏剧等。本书探讨如何对文学性文本进行艺术分析。

艺术是表现美的,是人类高贵的精神活动,文学是艺术的一个品类,语文教育因文学的存在而极富光彩。王国维在《论哲学家与美术家之天职》里说:“今夫人积年月之研究,而一旦豁然悟宇宙人生之真理,或以胸中惝恍不可捉摸之意境,一旦表诸文字、绘画、雕刻之上,此固彼天赋之能力之发展,而此时之快乐,决非南面王之所能易者也。”[1]艺术家的艺术天赋得以施展能得到无与伦比的大快乐,而一个人能够欣赏好的艺术作品,也是极大的幸事!朱光潜在《文学与人生》中写道:[2]

一般人嫌文学无用,近代有一批主张“为文艺而文艺”的人却以为文学的妙处正在它无用。它和其他艺术一样,是人类超脱自然需要的束缚而发出的自由活动。比如说,茶壶有用,因能盛茶,是壶就可以盛茶,不管它是泥的瓦的扁的圆的,自然需要止于此。但是人不以此为满足,制壶不但要能盛茶,还要能娱目赏心,于是在质料、式样、颜色上费尽机巧以求美观。……人不惮烦要做这种无用的自由活动,才显得人是自家的主宰,有他的尊严,不只是受自然驱遣的奴隶;也才显得他有一片高尚的向上心。

路遥的小说《平凡的世界》中有这样一段描写:

有一次他(指主人公孙少平,本书作者注)去润生家,发现他们家的箱盖上有一本他妈夹鞋样的厚书,名字叫《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他一下子就被这书迷住了。……保尔·柯察金,这个普通外国人的故事,强烈地震撼了他幼小的心灵。

天黑严以后,他还没有回家。他一个人呆呆地坐在禾场边上,望着满天的星星,听着小河水朗朗的流水声,陷入了一种说不清楚的思绪之中……他突然感觉到,在他们这群山包围的双水村外面,有一个辽阔的大世界。而更重要的是,他现在朦胧地意识到,不管什么样的人,或者说不管人在什么样的境况下,都可以活得多么好啊!在那一瞬间,生活的诗情充满了他十六岁的胸膛。他的眼前不时浮现出保尔瘦削的脸颊和他生机勃勃的身姿。他那双眼睛并没有失明,永远蓝莹莹地在遥远的地方兄弟般地望着他。

是文学,让这个在困苦中挣扎的少年体验到崇高美,看到了“一个辽阔的大世界”,让他有了精神的陪伴,让他知道他也可以活得更好!文学使心灵得到自由活动,情感得以健康地宣泄和怡养,精神得到完美的寄托,超脱现实世界所难免的秽浊而徜徉于纯洁高尚的意象世界,知道人生永远有更值得努力追求的东西在前面。[3]

文学表现美,同时蕴含着真和善。文学之美是真与善的聚合物,真和善是高贵之王——美——的两位贤明的臣佐。我们追求真,追求善,都是为了美化人生;我们得到了美,也就得到真和善了![4]亲近文学能让学生获得最丰厚、最优质的精神滋养。基础教育阶段学生身心发展最为迅速,他们不仅要获得知识技能,还要形成价值观和审美品味。学生需要从庄子那里看到任运自洽的闲适,从李白那里看到狂放飘逸的人生,从杜甫那里看到沉郁顿挫的情怀,从陶渊明那里看到质性自然的回归,从曹雪芹那里看到空悲警幻的世界,从鲁迅那里看到冷峻深刻的思考……学生因此而获得生命的启示、愉悦的美感、情感的寄托。基础教育阶段要充分利用语文课给予学生高质量的文学教育,为学生打下良好的审美基础,让学生在其一生中都可以从文学中获得力量、获得美的感受。

文本分析包括三方面的任务:内容分析、形式分析、背景分析。[5]笔者在2014年出版的《正本清源教语文:文本的内容分析策略》——聚焦文本的内容分析——与本书是姊妹篇,本书聚焦文本的艺术分析,即对文本的形式进行分析,这对学习文学性文本意义重大。一个真正懂得欣赏足球的人,绝不会满足于只知道一场精彩球赛的结果,球员在比赛过程中展现的高超技艺让他如痴如醉,让他感受到强烈的愉悦!竞技运动与文艺活动具有观赏性,根本原因是运动员及文艺工作者展现了高超的能力与技巧,这需要天赋加上长期的探索和实践,体现了从业者对竞赛或文艺表现规律的把握,其中所蕴含的智慧、勇气和努力让我们看到人类在某个领域能够达到的高度,这值得欣赏,让我们感到欣喜。因此,对于一部好的文学作品,不能只分析其思想内涵,还要关注作家高明的写作技法,正是通过这些技法,作家说出了我们说不出的话,表达了我们表不出的情,对文本的写作技法进行分析使文学阅读成为一个欣赏的过程,这带给学生美的享受。

文本的艺术分析关注两个方面:一是知其然——文本表现了怎样的美;二是知其所以然——作者通过怎样的艺术手法表现美。基于此,本书分为两辑:文本的美感分析和文本的形式分析。本书尝试将理论分析与教学实践相结合——清晰的理论框架配以以中小学课文为主的丰富案例,并用文本框将相关教学提示呈现出来。

语文教学是一个浩瀚无垠的领域,世界上任何一本书都是从某个角度、某个局部探讨语文教学的相关问题,而且每位教师面对的教学对象和所处的教学环境都有差异。因此,每一本书,包括本书,都只能起到提示的作用,教师仍然要根据这些提示参考更多的资料,作更多的思考。

写作这本书对我来说是一个有趣的探究,也是一项艰苦的工作。进行文本的艺术分析需要整合文学、美学、教育学、教育心理学、语文教学论等多方面的知识,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本书一定有很多不及之处。不揣谫陋,我希望藉这本书向各位读者、同行讨教,诚恳地希望得到各位的评价与指正。

赵希斌

2016.6

[1] 周锡山编校:《王国维文学美学论著集》,北岳文艺出版社1987年版,第36页。

[2] 朱光潜:《朱光潜全集(第四卷)》,安徽教育出版社1988年版,第159页。

[3] 朱光潜:《朱光潜全集(第四卷)》,安徽教育出版社1988年版,第182-183页。

[4] 钱谷融:《真善美的统一》,载《散淡人生》,上海教育出版社2001年版,第68页。

[5] 赵希斌:《正本清源教语文:文本的内容分析策略》,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4年版,前言第4页。

 



目录

CONTENTS

前言 001

第一辑 文本的美感分析 001

文学文本展现的美是多方面的, 用帮助学生抓住每种美的实质和关键表现, 引导学生发现、欣赏、理解文本的美。

001 美感的内涵与层次 004

听觉快感 004

精神愉悦 014

心灵快慰 022

002 美感的类型 040

喜悦美与伤感美 041

优美与壮美 045

熟稔美与新奇美 048

崇高美 053

悲剧美 057

幽默美 063

第二辑 文本的形式分析 073

作家凭借高超的文字功夫展现“有意味的形式”, 这是文学美的载体, 决定了文学文本的艺术品位, 其自身也极富审美价值。同时, 文学的内容和形式是一体的,

对文本的艺术形式进行赏析也有助于学生更深刻地理解文本内容的美。

001 情感分析 077

078

086

093

002 形象分析 101

103

110

115

003 文字分析 120

准确生动 121

125

131

004 谋篇分析 135

主题与题材 137

素材与结构 151

技法与策略 157

005 风格分析 169

风格的内涵 171

作者与风格 179

文体与风格 188

附录1 一个不是教案的理想教案 195

附录2 阅读教学中的艺术分析 201

后记 205

 

 


精彩书摘一

精神愉悦  p14-22

朱光潜认为阅读中存在五种形式的“低级趣味”:第一是猎奇故事。所有的人生来就有好奇心,猎奇故事满足了人的好奇心,但文学要感动心灵,这恰是一般猎奇故事所缺乏的。第二是色情描写。爱情中有性,但对性的描写应体现美,绝不应以刺激性欲为目的。第三是黑幕描写。一般人爱在这些作品中寻看残酷、欺骗、卑污的事迹,所贪求的就是那一点强烈的刺激。第四是风花雪月的滥调。发现自然风景的美,进而“即景生情”“因情生景”“情景交融”,这是重要的文艺表现手法,但如果连篇累牍地尽是月露风云,不表现任何情感,文字将变得空洞腐滥。第五是口号教条。文艺在创作与欣赏中都是一种独立自主的境界,不是任何其他活动的奴属。存心要教训人的文字假文艺的美名,做呐喊的差役,没有艺术价值。[19]这五种低级趣味的阅读中有四种都是满足感官刺激的需求。美起源于实用和感官愉悦,但感官愉悦不等于感官刺激,而且真正的美感超越了感官愉悦,只有进入精神和灵魂层面的快感才是美感。[20]朝向感官刺激的阅读会败坏学生的欣赏品味,语文教学要给予学生富有精神美感的文学熏陶,让学生体验精神层面的愉悦,这种愉悦源于以下三个方面。

提高学生的审美品位,学生区分产生感官刺激的阅读和获得精神愉悦的阅读。

第一,求真向善。

求真向善是美的本质,文学作品因为表达真和善而具有审美价值。李泽厚对此解释道:

人类在改造客观自然界的社会实践中,要认识、掌握和运用自然规律。我曾把自然界本身的规律叫做“真”,把人类实践主体的根本性质叫做“善”。当人们的主观目的按照客观规律去实践得到预期效果的时刻,主体善的目的性与客观事物真的规律性就交会融合了起来。真与善、合规律性和合目的性的这种统一,就是美的本质和根源。[21]

真——基于作者的经验、思考和智慧,好的文学作品向我们呈现了一个真实的、蕴含着真理的世界,这是去伪存真、去粗取精、透过表象把握本质的结果。教师要带领学生感受并欣赏文本所描绘的自然、人及社会中所蕴含的事实、规律、真理,欣赏求真这种思维过程的魅力与价值。

引导学生在文学作品中发现真和善,这是精神愉悦的来源之一。

善——表达了人们的向往和价值追求,也是与恶斗争、远离恶的过程。向善所蕴含的勇气和力量让人们感到振奋,形成美的感受。教师要引导学生在文学的形象世界中探索善的内涵,欣赏善的美好。

举例说来,《诗经·硕鼠》写道:“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汝,莫我肯顾。逝将去汝,适彼乐土。乐土乐土,爰得我所……”这首诗为什么有那么强大的生命力,千百年来一直给读者带来艺术的美感?最根本的原因就在于它所展现的求真向善。这首诗在问:为什么统治者可以不劳而获,霸占别人的劳动果实,而辛苦劳作的人们却要被统治、被剥削?提出这个问题、回答这个问题就是求真;诗人追求没有压迫剥削的乐土,表达了美好的向往,这就是求善。正是这样的思考和向往使我们超越本能的怨憎,从求真向善中生发精神的愉悦。再举一例,高中课文《老人与海》中有这样的描写:

对真和善的发现与理解需要整合历史、哲学等方面的知识,切忌空洞说教。

……这样做是一桩罪过(指杀死鲨鱼,本书作者注)。他想,别想罪过了吧。不想罪过,事情已经够多啦,何况我也不懂得这种事。……他想,你把鱼弄死不仅仅是为了养活自己,卖去换东西吃。你弄死它是为了光荣,因为你是个打鱼的。它活着的时候你爱它,它死了你还是爱它。你既然爱它,把它弄死了就不是罪过。不然别的还有什么呢?……他想,你倒很乐意把那条鲨鱼给弄死的。可是它跟你一样靠着吃活鱼过日子。它不是一个吃腐烂东西的动物,也不像有些鲨鱼似的,只是一个活的胃口。它是美丽的,崇高的,什么也不害怕。

《老人与海》凭借出色的动作和心理描写,呈现了一场惊心动魄的“人鱼之战”,但如果教师只让学生领略其中的惊险与刺激,就会沦为朱光潜所说的不高级的阅读。教师应当引导学生品味作品中的真与善,才能使其获得精神层面的美感。这个渔人不是一介莽夫,他有精神层面的追求和思考,这种思考多么矛盾又是多么痛苦啊!渔夫劝自己不要想这些复杂难解(甚至无解)的问题,却又禁不住要想这些问题,而且还想得那么细致:他觉得自己是一个打鱼的,把鱼弄死天经地义,可他又觉得这条鱼也是美丽的,也是有尊严的动物,自己有什么权力杀死它呢?他觉得杀死鱼是罪过,同时他又认为这是一个渔民的光荣;他认为自己是爱这条鲨鱼的,他为自己竟然要杀死它感到困惑,可他转念一想,既然爱它,杀死它就不是罪过了。渔夫思考的这些问题很重要,也很深刻!这不仅是他要思考的问题,也是我们整个人类都应该思考的问题。从生物学的角度看,作为食物链顶端的人类,杀死一条鱼作为食物有什么问题吗?可是,人不是被本能驱使的“动物”,人要通过求真向善为自己的行为、为自己与这个世界如何相处寻找一个合理的且让自己感到安然的解释。一个渔夫思考这些问题,表明他有一颗求真向善的心,这将引导一个人走向光明、正义而不致沉沦。正是在向真善之地挺进的过程中,人的精神在丰富、成长、蜕变,这给我们带来充实的美感。

第二,思索的乐趣。

如果求真向善是人类追求的目标,深入的思索就是实现目标的手段。文学是一种富有美感的、独特的思索方式。优秀文学作品的作者往往也是思想的大师,他们把自己对世界、对人生最深刻的思索以形象的方式呈现在世人面前,这样的作品因充满了思索的意味而富有魅力,值得我们反复品味。教师要给学生提供丰富的、多样的解读文本的背景信息,鼓励学生开放地、灵活地、富有创造性地追寻并欣赏作品中值得思索的问题,这是一个充满发现的旅程,学生通过文学的思索看到真和善的美景,从而生发精神的愉悦。以高中课文《三块钱国币》为例,文本的关键情节:佣人李嫂打碎了吴太太的花瓶,吴太太一定要李嫂赔,逼着李嫂当掉自己的铺盖。杨长雄为李嫂打抱不平,与吴太太展开唇枪舌剑的辩论,下面是二人的一段对话:

文学是独特的、富有美感的、对人生和世界的思考。

杨长雄 ……我的意见是:一个娘姨打破了主人的东西,不应当赔,主人不应该要她赔。完了。

……

吴太太 花瓶是不是我的东西?

杨长雄 是的。

吴太太 是不是李嫂打破的?

杨长雄 是的。

吴太太 一个人毁坏了别人的东西,应该不应该赔偿?

杨长雄 应该赔偿。

吴太太 好了,还要说什么?

文学的思索需要理性和逻辑,更需要形象和情感的介入。

杨长雄 啊,别忙,别忙,你说的是毁坏了别人的东西,可是你不是别人啊!我问你,李嫂是不是你的佣人?

吴太太 是的。

扬长雄 佣人应该不应该替主人做事?

吴太太 当然。

杨长雄 你的花瓶脏了,你要不要她替你擦擦?

吴太太 要她擦擦,是的,可是我没有叫她打破啊。

杨长雄 ……一个花瓶是不是有打破的可能?

吴太太 有的,谁可以把它打破?

杨长雄 是呀,谁可以把它打破?我请问你。

吴太太 花瓶的主人可以把它打破,拥有花瓶的人可以把它打破。

杨长雄

你这就错了,该有花瓶的人,不会把花瓶打破,因为他没有打破的机会。动花瓶的人,擦花瓶的人,才会把它打破。擦花瓶是娘姨的职务,娘姨是代替主人做事。所以娘姨有打破花瓶的机会,有打破花瓶的权利,而没有赔偿花瓶的义务。好了,还要说什么?

吴太太 胡说八道!

在这段对话前,杨长雄看到吴太太逼李嫂赔三块钱,还搜李嫂的身(只搜出三毛钱),便好言相劝:“太太,何必呢?一只花瓶,没必要让她赔。”这让吴太太大为光火,不依不饶、啰里八嗦地不断奚落杨长雄,杨长雄忍无可忍,上面那段对话就是他对吴太太的反击。

杨长雄的争辩看起来是在胡搅蛮缠,在逻辑上有不少漏洞,有时确实是

“胡说八道”。吴太太要李嫂赔打碎的花瓶,这有错吗?她虽然不是一个慈善的人,但她又错在哪里,坏在哪里?这是值得我们深入思考的问题。

这段对话的深意在于:一个热心人帮助一个可怜人,竟然只能用插科打诨、强词夺理的方式进行,而在所有人看来都不合情理的人和事,却稳稳地站在所谓正确的立场上。学习《三块钱国币》不能停留在对“吴太太们”的批判,而要朝向更深的思考——我们的社会规则合情合理吗?动物世界生存的法则是弱肉强食、适者生存,人类则通过法律、道德、习俗设立了种种规则,调节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可是这些规则还有很多漏洞,有时让人觉得很无力、很无奈。“吴太太们”被这些规则保护着,心安理得地享受这些规则赋予她们“应得”的一切,可是,另一部分人却因为这些规则在匮乏、困苦和绝望中挣扎。联系白居易的作品《观刈麦》,他在诗中刻画了农民艰辛的劳作,最后写道:“今我何功德?曾不事农桑。吏禄三百石,岁晏有余粮,念此私自愧,尽日不能忘。”农民的艰辛并不是白居易造成的,他也没有侵占农民的物产,他为什么感到愧怍呢?作者为自己的人类同伴受苦感到难过和无奈,这还是一种近乎本能的反应,但当他提出疑问:为什么一个不事农桑的人丰衣足食,而艰辛劳作的人却生活困顿?这种“吾将上下而求索”的思考展现了人们朝向进步和光明的力量,这会让我们感受极大的精神愉悦。

第三,生命的邂逅与感动。

中学课文宗璞的《紫藤萝瀑布》,描写了作者与紫藤萝邂逅,被紫藤萝坚韧、蓬勃、光彩的生命感动,一扫积压在心上多日的阴霾。学生在赏析这篇文章的过程中与作者和紫藤萝有了邂逅,也必将和作者一样,从这邂逅所带来的生命感悟中获得美感。

精神的愉悦源自精神的成长,求真向善和深入的思索分别是精神成长的目标和手段,生命的邂逅与感动则是精神成长的载体——文学通过感动人而改变人。王蒙说:“文学的特长是在于它发自作家的心灵深处,它关心着、感受着、理解着和表现着许多的人的命运和灵魂,从而打动着、潜移默化着千千万万读者的心,化为读者的内在的精神力量。”[22]好的文学作品塑造了富有魅力的文学形象,这些形象无论是人还是物,都是有生命的,这些生命能给人带来深切的启发与感动。在本书前言里,我们描述了《平凡的世界》主人公孙少平与《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主人公保尔·柯察金在文学中奇妙的邂逅。这邂逅给孙少平的生命带来巨大的感动,充实了他的精神力量,提升了他的精神境界,让他看到黑暗尽头的光亮,引领他穿越令人窒息的人生隧道。再看莫言小时候看“闲书”的往事:[23]

童年时看“闲书”成为我的最大乐趣。……我偷看的第一本“闲书”,是绘有许多精美插图的神魔小说《封神演义》,那骑在老虎背上的申公豹、鼻孔里能射出白光的郑伦、能在地下行走的土行孙、眼里长手手里又长眼的杨任,等等等等,一辈子也忘不掉啊。……后来又用各种方式,把周围几个村子里流传的几部经典如《三国演义》《水浒传》《儒林外史》之类,全弄到手看了。……后来又把“文革”前那十几部著名小说读遍了。记得从一个老师手里借到《青春之歌》时已是下午,明明知道如果不去割草羊就要饿肚子,但还是挡不住书的诱惑,一头钻到草垛后,一下午就把大厚本的《青春之歌》读完了。身上被蚂蚁、蚊虫咬出了一片片的疙瘩。从草垛后晕头涨脑地钻出来,已是红日西沉。

引发学生与文学作品中的生命形成真实而深刻的共鸣与感动。

丰富的食物保证了身体健康,多样的生命感悟则促进个体精神的健康成长。对于少年莫言来说,看了那么多“闲书”,其中有那么多鲜活的生命,这些生命陪伴、鼓励、感动着莫言,给他的人生带来极大的启发与慰藉,为一个少年的精神成长提供了充足的养料。中学课文《唐诗是早晨,不是下午茶》说唐诗是“生生不息的不死的心灵”(叶嘉莹语),可以提升人的人格,振作生命的活气:

唐诗的世界大得很,力量充沛得很,精神豪迈得很。

初盛唐的人要是失恋了,痛苦了,说的是“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何人不识君?”就会哂然一笑,心情好起来了。暂时经过苦难,重新克服困境,就会说:“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诗人要是曾经受大挫折,后来又东山再起,拨云见雾,就会说:“种桃道士今何在?前度刘郎又重来!”心里充满自豪的感情。诗人被压得喘不过气来了,他就会有这样的诗:“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那个“水穷处”,通往那个“云起时”,都是宇宙生生不息的气脉。“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这“青未了”三个字,不正是生生不息的春色天边无际地流淌么?“今夜偏知春气暖,虫声新透绿窗纱”,诗人的生命节奏,感通着宇宙的生命节奏。“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读起来舒服极了,通透极了,有一种生命与宇宙透气的感觉。“黄四娘家花满蹊,千朵万朵压枝低。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一种生意盎然之美,一种随处生春之美,读久了就觉得生命很亮丽,很新鲜,活泼有力。“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是不是宇宙就死掉了呢?没有!“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越是雪大风寒,越显得那个渔翁生命力十分强健。“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诗人半夜里被风雨声惊醒,但清晨又是一个春光明媚!人类社会,宇宙自然,正是这样,在风风雨雨中,花开花落中,永恒地往前生长,往前发展,任何东西也阻挡不了生命的生长。小小的一首唐诗,一共才不过二十个字,说的竟然是这样有益于人生,有益于生命的道理,敞开的竟然是这样一个无限的世界,你能说唐诗不是一个不死的心灵么?

(选入本书时略有改动和删节)

“观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亦如是”,文学中的人、动物、植物、山水都是有生命的,生命之间相互感发而激起情感的涟漪,我们在感动中或得到生命的启示,或抚平内心的伤痛,或消除生命的孤独,或焕发蓬勃的生机,或看到世界的真相……这会给学生带来巨大的喜悦。

 

 

精彩书摘

真诚  p78-86

 

“诚于中,形于外。”(《礼记·大学》)文学最重要的价值是以文字的形式将个人内在的情感表达出来。庄子说:“真者,精诚之至也。不精不诚,不能动人。故强哭者虽悲不哀,强怒者虽严不威,强亲者虽笑不和。真悲无声而哀,真怒未发而威,真亲未笑而和。真在内者,神动于外,是所以贵真也。”(《庄子·渔父》)抒发真诚的情感是文学乃至所有艺术最原初的动力,也是文学的根本意义所在。

真诚的情感源自作者内心涌动的、不可抑制的想要通过文字诉说的欲望,这是作者写作最重要的甚至是唯一的动力。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尼采谓:‘一切文学,余爱以血书者。’后主之词,真所谓以血书者也。”歌德在谈到《少年维特之烦恼》时说:“我像鹈鹕一样,是用自己的心血把那部作品哺育出来的,其中有大量的出自我心胸中的东西、大量的情感和思想。我当小心以后不要再读它,它简直就是一堆火箭弹!一看到它,我心里就感到不自在,深怕重新感受当初产生这部作品时那种病态心情。”福克纳在

1950

年接受诺贝尔文学奖时的演说中说:“作家在他的作品里只能有颠扑不破的真理和心头的真话,不能有恐惧或其他任何东西。没有爱、没有荣誉、怜悯、自尊、同情和牺牲等古老的普遍真理,写出来的故事注定失败,必然朝生暮死。”在教学中,了解作者的真诚、形成情感共鸣是文本赏析的前提,教师要引导学生体会文字中蕴含的作者真实炽热的情感。

好的文学作品所表达的情感一定是真诚的。教师要引导学生体会文字中蕴含的真实炽热的情感。

《孟子·告子上》说:“口之于味也,有同嗜焉;耳之于声也,有同听焉;目之于色也,有同美焉。至于心,独无所同然乎?”总有一些作品从古到今得到各种各样读者的共同喜爱,这些作品超越时间和空间而被人们“同嗜”“同听”“同美”,这显示了作者与读者情感分享的可能性与必然性——作者的情感表达是真诚的,就能够也必然会感动读者。陆机《文赋》说:“余每观才士之所作,窃有以得其用心。”“酒逢知己饮,诗向会人吟”,“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作者之所以要写作,是要在许多“同此心”的人们中取得“同此理”的印证。这印证有如回响震荡,产生了读者的喜悦,也增加了作者的喜悦。[10]作者是真诚的,而读者也看到了作者的用心,领受了作者的真诚,这是多么美好的阅读体验!真诚的情感能够感动读者,是因为真诚的情感拨动了读者的心弦,使读者产生了深切的情感共鸣——文学欣赏成为“追体验”的过程。“体验”是指作者创作时的心灵活动状态,读者对作品要一步一步地追到作者这种心灵活动状态,才算真正说得上是欣赏。[11]对文本进行赏析,教师首先就要引导学生“追体验”——理解作者真诚的情感,并且被这种情感感动,这是文本艺术分析的前提。

徐复观指出文学欣赏是一种“追体验”的过程,对这个说法教师要给予重视并落实在教学中。

如何表达真实热烈的情感?钱谷融提出评人论文的标准是“赤子之心”“童心”。他最看重的品格是正直与诚恳,无论做人还是为文都应如此。这既是最基本、最起码的,同时也可以说是最高的要求。[12]辛弃疾评价陶诗:“千载后,百篇存,更无一字不清真。”(《鹧鸪天》)元代诗人元遗山写诗称赞陶渊明:“一语天然万古新,豪华落尽见真淳。”陶渊明的作品为何流传千古?唯“真”也!情感的明澈、真诚是陶诗的特点,也是陶诗表情的典型形式。叶嘉莹评价陶渊明诗的“任真”:[13]

教学生明白作者要怀着“赤子之心”“童心”进行写作才能表达真诚的情感。

陶渊明并不是为了作诗而作诗,并不想和别人争个高低,也不想借作诗而留名千古,他只是内心有这么一种感受,就写出来了。既不怕写得太深让人家不懂,也不怕写得太浅让人家笑话。

“知音苟不存,已矣何所悲!”(陶渊明《咏贫士·其一》)把自己内心的情感真实地、原原本本地表达出来,期望有人能了解自己,但如果没有这样的人也就算了!这就是文学表情最高的境界、最本源的初衷!显现赤子之心的文字不扭曲、不造作,这是真诚情感的内核。

王国维指出,真诚的情感“不隔”,徐复观对这种说法的解释是:[14]

诗词的隔与不隔,先粗浅而概略的站在读者的立场说,作者所写的景、所言的情,能与读者直接照面,那便是不隔;若不能与读者直接照面,不仅须读者从文字上转弯抹角地去摸索,并且摸索以后还得不到什么,那便是隔。……不隔的,表现得真而完全;隔的,表现得不够真,因之也不完全。不隔的作品,可以把读者引到作者创作时同等的境界,与作者同其感动,与作者同其观照。

真诚的情感无论简单具体还是复杂抽象,都不加掩饰、不拐弯抹角、不模棱两可、不做作、不故弄玄虚,作者写的就是心里想的,文字呈现的就是想让读者了解的。直接的情感是自然流露乃至喷涌而出的,它首先感动了作者,作者又通过精妙的文字来打动读者。正如朱光潜所说:[15]

凡是第一流作家,从古代史诗悲剧作者到近代小说家,从庄周、屈原、杜甫到施耐庵、曹雪芹,对于他们的读者大半都持这种平易近人的态度。我们读他们的作品,虽然觉得他们高出我们不知若干倍,同时也觉得他们诚恳亲切,听得见他们的声音,窥得透他们的心曲,使我们很快乐地发现我们的渺小的心灵和伟大的心灵也有共通之点。“尚友古人”的乐趣就在此。

真诚的情感必须以质朴的形式表达出来。《易经》的《杂卦》说:“贲,无色也。”刘熙载的《艺概》说:“白贲占于贲之上爻,乃知品居极上之文,只是本色。”

刘勰在《文心雕龙》里说:“衣锦褧衣,恶文太章,贲象穷白,贵乎反本。”这些论述包含了一个重要的美学思想——最高的美应该是自然、朴素、本色的美。六朝的四六骈文、诗中的对句、园林中的对联,讲究华丽词藻的雕饰,固然是一种美,但向来被认为不是艺术美的最高境界。中国人作诗作文,讲究“绚烂之极,归于平淡”。所有这些,都是为了追求一种较高的艺术境界,即白贲的境界。[16]情感若是诚恳,就像白贲一样其自身一定是动人的。用文字表现诚恳的情感,其形式必须凸显情感的本真,而不应用任何华丽的技巧遮蔽、扭曲这情感。真诚的情感需要用一定的文学技巧表达出来,但这种技巧应像根雕时所用的技术,它发掘、表现出根自身的美,而不是造作出某种人工的美。

真诚的情感表达所用的形式一定是质朴的,让学生分辨文本表达情感所用的技法是否是必要的、质朴的。

在教学中,教师如何引导学生体验作品真诚的情感呢?高中课文,梁实秋先生的《记梁任公先生的一次演讲》中有这样一段描写:

我记得他开头讲一首古诗《箜篌引》:公无渡河。公竟渡河!渡河而死,其奈公何!这四句十六字,经他一朗诵,再经他一解释,活画出一出悲剧,其中有起承转合,有情节,有背景,有人物,有情感。我在听先生这篇讲演后约二十余年,偶然获得机缘在茅津渡候船渡河。但见黄沙弥漫,黄流滚滚,景象苍茫,不禁哀从中来,顿时忆起先生讲的这首古诗。……

教师在讲解文本时一定要投入真感情,激发学生面对文本中的情感形成真实、深刻的感动与共鸣。

先生的讲演,到紧张处,便成为表演。他真是手之舞之足之蹈之,有时掩面,有时顿足,有时狂笑,有时叹息。听他讲到他最喜爱的《桃花扇》,讲到“高皇帝,在九天,不管……”那一段,他悲从中来,竟痛哭流涕而不能自已。他掏出手巾拭泪,听讲的人不知有几多也泪下沾巾了!又听他讲杜氏讲到“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先生又真是于涕泗交流之中张口大笑了。……

听过这讲演的人,除了当时所受的感动之外,不少人从此对于中国文学发生了强烈的爱好。

西汉毛亨为《诗经》所作的《大序》里写道:“情动于中而行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咏歌之;咏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梁启超的演讲感情盈沸而手舞足蹈,这是“追”到了文本作者的情感体验之后自然而然的情感反应。教师把这种反应传递给学生,就会帮助学生“追体验”,让学生在被文本感动的基础上理解文本的情感、产生情感共鸣。语文教师王东开记述了他是怎么让学生在语文学习中形成情感共鸣的。[17]

刚做教师不久,有一次上《孔雀东南飞》,上到刘兰芝“举身赴清池”,焦仲卿“自挂东南枝”,我突然控制不住自己,在课堂上号啕大哭。

学生不明所以,面面相觑,不明白我的眼泪为何而流。

因为我们是两类人,两种生物,两个不同的频道。

那以后,有一段时间,我对上课产生了深深的恐惧,我常常梦见自己一个人在讲台上声嘶力竭,但换来的是学生的一脸茫然。我就像马戏团的小丑,上蹿下跳,无人喝彩,我感到了鲁迅陷入铁屋子中鬼打墙的悲哀。

后来,我在阅读鲁迅的过程中获得了新生。鲁迅说首先要唤醒国民的精神,那么我也要唤醒学生,唯有让学生和我一样亲近书,把书吻醒,在同样的书中,我们才会找到共同的语言密码,才会唱同一首歌。

我让学生阅读《希腊神话》和《圣经的故事》,这样学生就找到了整个西方文学的源头,了解了它们,就获得了进入西方文学殿堂的钥匙。我让学生看《苏菲的世界》,这是西方哲学的入门读本,然后,喜欢哪个哲学家就选哪个哲学家的书来看。为了提高学生阅读哲学的兴趣,我用文聘元博士的《西方哲学的故事》来做佐料。我让学生读《论语》《老子》,也读《傅雷家书》《美的历程》,我引导学生关注文化、教育、美学等方面的书籍。教育不仅是文字的,也是文学的、文化的。你不能深入到民族文化的土壤,就是一个无家可归的人。

引导学生大量阅读文、史、哲经典,为其理解文本的思想情感奠定基础;同时也要关注学生的经验和认知能力。

到了高三后期,我重上《孔雀东南飞》,学生很快就理解了我的眼泪,很多人情不自禁流下眼泪。

对文本的艺术分析不同于对自然科学的理性思考,一定要有情感的介入,学生能够被感动,能够与文本形成情感共鸣,这是理解文本的艺术形式的基础。很多教师都有一个感慨,自己很感动的文章学生没感觉,这种情况下学生不会觉得这篇文章有什么好,自然不会对文本的艺术手法有兴趣。这与学生的经验和阅历比较单薄是有关系的,王老师引导学生进行广泛而深入的阅读,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学生人生经验的不足。

学生的人生经验不仅是渐进式的积累,还呈现阶段性的特点。宗白华说:[18]

宋代范温说:“少年爱风花,老而厌之。”(《潜溪诗眼》)就是指一个人对于美的掌握,实际上是与其生命成长的历程、个人意识的发展相配合的。……蒋捷《虞美人》说:“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无论就生命情调或对外在环境的体会来看,蒋氏这阙词都点出了美感内涵与生命共同成长的道理。

这个道理,表现在文学欣赏的过程中,自然就会像梁启超读龚定庵诗那样,少年时读到“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简直着迷极了,觉得它哀感顽艳,无以复加。可是,年岁渐增、感慨渐深、阅历渐长以后,却觉得它太浅了。类似这样的例子,实在非常普遍。

优秀的文学作品中真诚的情感往往建立在作家极丰富、极深刻的人生经历之上,这对学生的“追体验”来说是一个挑战——学生往往缺乏类似的人生经历和体验。因此,教师在教学中要像王东开老师那样,引导学生大量阅读文、史、哲经典,这为学生理解文学作品中的情感奠定了基础。同时,也要考虑宗白华所提到的“美感内涵与生命共同成长”的现象,根据学生的年龄特点和人生经验,激发他们不同方向、不同层次的情感体验。

总之,要体验作品真诚的情感,教师一定要给学生辅助高质量的背景材料。下面以高中课文《小狗包弟》为例说明这个问题。

辅助高质量的背景材料对文本情感的解读是非常必要的。

《小狗包弟》是巴金《随想录》中的一篇文章。作者明示《随想录》的文章——包括《小狗包弟》——是用来反思和批判“文革”的,这是文本所载之“道”——对一场“人间浩劫”进行反思。笔者通过听课及在网络上查阅多份教案,发现很多教师在教学中大量呈现文艺界、科技界人士在“文革”中受迫害的材料,或者“文革”给中国带来的灾难的素材和数据。呈现这些材料是有必要的,但不能喧宾夺主,这些材料可以作为《小狗包弟》教学的背景,教师仍应将教学重点放在对文本的情感分析上。

巴金在《随想录》的前言中写道:

我准备写一本小书:《随想录》……这只是记录我随时随地的感想,既无系统,又不高明。但它们却不是四平八稳,无病呻吟,不痛不痒,人云亦云,说了等于不说的话,写了等于不写的文章。那么就让它们留下来,作为一声无力的叫喊,参加伟大的“百家争鸣”吧。

我明明记得我曾经由人变兽,有人告诉我这不过是十年一梦。还会再做梦吗?为什么不会呢?我的心还在发痛,它还在出血。但是我不要再做梦了。我不会忘记自己是一个人,也下定决心不再变为兽,无论谁拿着鞭子在我背上鞭打,我也不再进入梦乡。当然我也不再相信梦话!

……一百五十篇长短文章全是小人物的喜怒哀乐,自己说是“无力的叫喊”,其实大都是不曾愈合的伤口出来的脓血。我挤出它们不是为了消磨时间,我想减轻自己的痛苦。……可是把笔当做手术刀一下一下地割自己的心,我却显得十分笨拙。我下不了手,因为我感到剧痛。我常说对自己应当严格,然而要拿刀刺进我的心窝,我的手软了。我不敢往深处刺。……我们解剖自己,只是为了弄清“浩劫”的来龙去脉,便于改正错误,不再上当受骗。分是非、辨真假,都必须先从自己做起,不能把责任完全推给别人,免得将来重犯错误。

……我还有这样一种想法:发表那些文章也就是卸下自己的精神负担。……我边写、边想、边探索;愈写下去,愈认真也愈感痛苦;越往下写越是觉得笔不肯移动……我从来不是战士。而且就在《随想录》开始发表的时候,我还在另一本集子的序文中称“文革”为“伟大的革命”。……我的眼睛终于给拨开了,即使是睡眼矇眬,我也看出那个“伟大的”骗局。于是我下了决心:不再说假话!然后又是:要多说真话!开始我还是在保护自己。为了净化心灵,不让内部留下肮脏的东西,我不得不挖掉心上的垃圾,不使它们污染空气。我没有想到就这样我的笔会变成了扫帚,会变成了弓箭,会变成了解剖刀。要消除垃圾,净化空气,单单对我个人要求严格是不够的,大家都有责任。我们必须弄明白毛病出在哪里,在我身上,也在别人身上……那么就挖吧!

这是非常重要的背景材料,能帮助学生理解《小狗包弟》中复杂而又炽热的情感——悔恨、屈辱、矛盾、自责、茫然、惊恐等等,这样学生才能“动情”,才能与作者、与文本形成真正的情感共鸣,才能感受文本每个字背后深沉而浓郁的情感。每一份真诚的、能够感动万人万世的情感,其背后必然有深厚、强大的驱动力,这构成了情感表达的背景,要了解这份情感,就必须了解这个背景。教师在备课时,要充分收集与作品相关的史实、作者自述与著述、与他人的文字往来、作者的其他作品、高品质的作品批评等等,有了这些资料做背景,必然有助于学生更切近地理解作者情感表达的真诚。

 

 

 


编辑推荐

ü  继《正本清源教语文:文本的内容分析策略》,北京师范大学教授赵希斌再推全新力作。

ü  不仅要使学生获得知识技能,更重要的是培养学生的价值观和审美品位,这是此书的定位和追求。

ü  一部从美学角度出发,集文学、美学、教育学、文艺理论于一体的饱含人文情怀的著作。

 

 

编辑推荐篇章:

精神愉悦  p14-22

真诚  p78-86

 


联系方式
  • 电话:010-82275571
  • 传 真:010-82275048
  • 邮编:100029
  • E-mail:daxiakefu@163.com
  • 北京市朝阳区北土城西路7号元大都F座401室
大夏教育网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28539号-6  盛世阳光: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