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检索

教师用书

首页 > 图书 >
杜威在华教育讲演
重温教育经典,聆听大师话语 全面了解杜威教育思想的范本之作!
  • 作者: 单中惠 王凤玉
  • 价格:¥49.80
可以由此购买:
  京东   当当
  • 出版日期2016-11-01
  • 装帧平装
  • 印刷规格
  • 出版社华东师范大学大学出版社
  • 页码400页
  • 纸张胶版纸
  • ISBN978-7-5675-5557-0
  • 开本16 开

杜威的哲学思想和教育理念在中国教育界备受关注、广为流传。本书收录了杜威19191921年在华期间61篇教育讲演录,包括教育哲学、社会教育、学校教育、平民教育、职业教育、大学教育、现代教育、伦理教育、学生自治、教师职责10个方面。

在每一部分前面,编者对该部分所汇集的讲演进行了初步的概括和归纳,可作为一个简要的导读。透过这些讲演,读者可以对杜威的教育思想有清楚而深刻的认识。

 


浙江绍兴人。华东师范大学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研究所教授、博导。曾任浙江大学教育学院签约教授和博导、南京师范大学教科院兼职博导,以及中国教育学会教育史分会副理事长、华东师范大学教育系主任。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师范学院访问学者(19821984)、英国赫尔大学教育学院高级访问学者(19921993)、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院高级访问学者(19971998)。主要研究领域:西方教育思想、外国教育问题史、外国基础教育政策等。主要学术成果:《在世界范围内寻觅现代教育智慧》《现代教育的探索——杜威与实用主义教育思想》《西方教育思想史》《西方教育问题史》《西方领导教育史》,以及主编“世界一流大学丛书”(4本)、“西方教育史经典名著译丛”(10卷)等。其中一些学术成果获省部级奖。

 

前言 杜威教育思想与近代中国教育

尽管现代美国教育家杜威(John Dewey18591952)作为一位具有世界性声誉的教育家,曾对世界上许多国家的教育产生了影响,但是,他的最大影响在中国。由于杜威亲自来中国访问和讲学,再加上他在哥伦比亚大学任教时的学生胡适、陶行知、陈鹤琴等人的宣传,使得实用主义教育思想在20世纪前半期的中国成为一种传播极广的教育思想,其影响超过了任何一种西方教育思想。胡适在《杜威先生与中国》一文中曾这样写道:“自从中国与西洋文化接触以来,没有一个外国学者在中国思想界的影响有杜威这样大。”[1]原北京大学教授、现代中国教育学者吴俊升在增订《杜威教授年谱》时也强调指出:“中国教育所受到外国学者影响之广泛和深远,以杜威为第一人。杜威所给予外国教育影响之巨大,也以中国为第一国。”[2]美国教育学者施瓦茨(B.

Schwartz)也指出:“在20世纪中国的学术史上,约翰·杜威与现代中国之间的交往是最吸引人的事件之一。”[3]总之,在教育界,西方著名学者中最熟悉中国的人当首推杜威,中国学者最熟悉的以及对近代中国教育影响领域最广、程度最深和时间最长的西方学者也当首推杜威。

 


 

001 前言 杜威教育思想与近代中国教育

教育哲学

005 关于教育哲学的五大讲演(在北京教育部的讲演)

068 教育与学校的几个关键问题(在南京高等师范学校的讲演)

社会教育

124 教育与社会的关系(在上海松江的讲演)

127 教育与社会进化之关系(在扬州的讲演)

130 专门教育之社会观(在上海同济学校的讲演)

133 社会进化(在上海青年会的讲演)

136 学校与社会(在苏州的讲演)

140 教育行政之目的(在苏州的讲演)

144 教育与社会之进步

147 美国教育会之组织及其影响于社会(在福建省教育会的讲演)

150 教授青年的教育原理(在女子高师的讲演)

153 教育之社会的要素(在济南的讲演)

157 学校科目与社会之关系(在济南的讲演)

161 中国学校的科目问题(在济南的讲演)

165 学校教育务必与社会生活联络(在济南的讲演)

学校教育

172 经验与教育之关系(在南京的讲演)

175 教育之要素(在南京的讲演)

178 “自动”的真义(在扬州的讲演)

180 智慧度量法的大纲(在常州的讲演)

183 造就发动的性质的教育(在杭州第一师范学校的讲演)

186 教材的组织(在徐州的讲演)

189 试验主义(在无锡的讲演)

192 自动的研究(在福州青年会的讲演)

194 天然环境、社会环境与人生之关系(在福州青年会的讲演)

197 教育之心理的要素(在济南的讲演)

平民教育

206 平民主义的教育(在上海的讲演)

212 平民教育之真谛(在浙江教育会的讲演)

218 平民主义之教育(在江苏教育会的讲演)

225 平民主义之精义(在南京的讲演)

227 公民教育(在上海浦东中学的讲演)

230 国民教育与国家之关系(在福州青年会的讲演)

职业教育

236 职业教育之精义(在中华职业教育社的讲演)

240 职业教育与劳动问题(在中华职业教育社的讲演)

243 工艺与文化的关系(在上海南洋公学的讲演)

245 普通教育与职业教育之关系(在上海沪江大学的讲演)

248 教育与实业(在苏州的讲演)

250 读书与工作结合(在福建省立蚕业学校的讲演)

252 教育与实业(在福州青年会的讲演)

大学教育

257 大学与民治国舆论的重要(在北京大学的讲演)

259 大学的旨趣(在厦门大学的讲演)

现代教育

266 现代教育之趋势(在北京美术学校的讲演)

280 学问的新问题(在北京尚志学校的讲演)

286 教育的新趋势(在徐州的讲演)

289 现代教育的趋势(在厦门集美学校的讲演)

293 小学教育之新趋势(在杭州的讲演)

伦理教育

298 教育答问(在南京高等师范学校的讲演)

302 品格之养成为教育之无上目的(在山西太原大学校礼堂的讲演)

305 伦理讲演纪略(在北京的讲演)

344 习惯与思想(在福州青年会的讲演)

347 自动道德重要之原因(在广州国立高等师范学校的讲演)

学生自治

354 学生自治的组织(在北京的讲演)

358 自动与自治(在福建第一中学的讲演)

364 学生会的宗旨与办法(在湖北学生会的讲演)

教师职责

370 与贵州教育实业参观团之谈话(在北京大学哲学教研室)

372 教育家之天职(在南京的讲演)

375 教育者的天职(在上海第二师范学校15周年纪念会上的讲演)

378 教育者之责任(在南通的讲演)

383 再说教育者的责任(在苏州的讲演)

386 教育者为社会领袖(在福建省立第一师范学校的讲演)

389 教师职业之现在机会(在北京高等师范学校的讲演)

394 教育者的工作(在济南的讲演)

399

 


精彩书摘

关于教育哲学的五大讲演》(在北京教育部的讲演)  p005

我开端先要提出两个问题:第一个是为什么要有教育?进一层说,为什么教育是不可少的?第二个是为什么要有教育哲学?进一层说,为什么教育哲学是重要的,是不可少的?

解答第一个问题,教育所以不可少的缘故,就是因为人类在婴孩时期自己不能生存,要是没有父母去教育他、扶助他,就不能成人了。有许多低等动物的教育,从小到大,不过都有偏于形体一方面的。人类却不能仅注重形体一方面,还有心理、知识、道德等各方面的教育也都应该注重的。因为人类的婴孩时期是个渐进的时期,什么人都要经过的。教育就是从这个婴孩时期渡到成人时期的一只摆渡船,所以,教育不是奢侈品,是必需品。简单说,教育所以不可少的缘故,就是因为“生”与“死”两件事。人类当生下来的时候,不能独立,必须依靠他人,所以有赖于教育;死去的时候,把生前的一切经验和知识都丢了,后世子孙倘要再去从头研究,岂非太不经济,甚至文化或可因此断绝。所以,因为人有死亡这一件事,也非有教育把他的经验和知识传之子孙不可。

解答第二个问题,我们并不是说教育哲学万不可少,不过是很重要。我们且从反面看,倘使人类没有教育哲学,对于教育事业必定不去研究、不去思想,但看人家怎么教,我也怎么教,从前怎么教,现在也怎么教;或学他人的时髦,或由自己的喜欢,成一种循环的、无进步的教育。这就是没有教育学说的流弊。教育哲学就是要使人知道所以然的缘故,并指挥人去实行不务盲从、不沿习惯的教育。

在一种保守的社会里,教育哲学是用不着的。从前的旧社会大概都持这种态度,最近二三百年来方才有点进步。社会学上有个笑话,说在以前石器时代,斧头都是用石做的,后来有一个人发明了铁也可以做斧头,于是那时候的人就用他所发明的铁斧把他杀死。这虽然是个笑话,但社会的进化的确如此,往往自己不喜欢进化,也不喜欢别人进化。

但是,另一种社会里,学说却是不可少。这种社会不但不反对变迁,并知变迁不可没有。故能欢迎变迁的潮流,预料变迁的趋势,设法去帮助改良的人物做改良的事业。当现在变迁很快的时代,多少潮流在外面激荡,我们应该去选择哪一种是对、哪一种是不对,辨别哪一种是重要、哪一种是次要。当这时代倘没有教育哲学的指挥,一定不能从这许多互相抵触、互相冲突的里面,选出哪一种是我们应该采取的潮流趋势来。

教育与长进(growth[1]是很有关系的,教育就是长进。没有教育,就没有长进。教育不进步,社会也不能进步。试看最下等的动物,其初生的婴孩与父母大致相同,所不同者形体之大小而已;等级渐高,婴孩时期也渐久。一直到最高级的人类,婴孩与大人便完全不同了。我们看了这个比例觉得很奇怪,以为阶级最高的人类,产生婴孩便应该立刻变成人,岂非可省许多事?讵知这正是人类的极大的利益。因为有了这一个很长的婴孩期,正可在此期内尽量地教育他。人类的进化全仗这婴孩期的长久。

再拿人类社会来看,也可以看出渐进的阶级。初民社会生活简单,教育也简单,不过在无形中的一种仿效罢了,就是现在的文明社会也大部分还是如此。他们没有学校的教育,只靠着直接的教育。一切人生日用的事,都是他们的教育。试看大多数的人,对于种种常识实在比我们多。他们虽然不曾受过有法式的教育,然我们不能说他们没有教育,不过他们所受的是“不文”(illiterate)的教育罢了。这种“不文”的教育,人类从前即使受到过也都是不知不觉的。后来渐渐进化,觉得一切知识的经验都不可不保存,使它传得远、传得久,于是文字也就发明了。

后世的人把文字当做一把钥匙,去从古人经验所得的知识库里面取出种种东西来应用,这实在是一件最便宜的事。

不过,有了文字教育以后,人渐渐与以前直接的人生日用的教育愈趋愈远了。文字的教育、学校的教育,我们固然承认它是必需的。因为没有它,便不能把古人的东西保存起来、传授下去。但是,这与人生日用愈趋愈远的流弊却也不少,大略说,可以分下列三种。

1)这种文字教育——学校教育——的结果,必定养成一种特别阶级。所谓读书人、文人、学者,都是从这种教育养成的。这种教育与旁的社会也很有关系。受这种教育的人大约只有三种:第一,是古时的祭司、牧师、握教育权的人;第二,是有权势的人,从前所谓治人的人;第三,是有资产的人。

2)这种教育的结果,渐渐趋于保守古训和文字的方面。古代保存下来的东西固然是最好的一部分,但是,大家把这保存下来的东西看得太重了,反把人类社会日用的教育看轻了,以为社会日用的教育不能算做正式教育的一部分。这就是第二个流弊。举一个很简单的例,譬如“culture[2]这个词,本来是栽种的意思,是一件人生日用的事物。后来,把受过教育能通几国文字的人,也叫做受过“culture”的了。这就是从实用方面趋于文字方面的一个例证。这种趋势很可以从历史上看出来。欧洲数百年前,自然科学早已发明了,学校里面却还不曾将它收到课程表里去,间或收了也不能占重要的位置。从一般人的眼光里看来,以为这种自然科学比较那讲文字、讲道德的等等高深学问下贱得多。从前古希腊文明发达到这般地步却是不重科学,现在欧洲重文轻实的趋势,也还是受了古希腊的影响。

3)这种教育的结果,使学校渐成独立的机关,与社会不生关系。社会上早已成为过去的东西,学校却还在那里教;社会上很有重大需要的东西,学校反不肯教了。大家看得教育当一件容易的事,以为只要一本书一般小孩子就办得到的,无所用其研究的。所以,学校变成了最古的东西、最守旧的东西。举一个西洋教育史上的例子:二三百年以前,欧洲商业很发达,那时候还没有轮船,所以商品都是大家合股装在帆船里运输的。因此,那时对于这件事的计算,如盈余分配等事非常重要,特在数学里面添了一门。现在轮船发明了,这种事实全没有了,但是,数学书里面关于这类计算盈余分配的算法,却想尽种种方法,不能把它废去。问他为什么呢,说是从前传下来的东西虽然没有用,也不能去掉的。

以上三种流弊,可以帮助我们知道教育哲学应该提出来要讨论的问题:(1)怎样可以使特别阶级的教育变成大多数、变成普及;(2)怎样可以使偏重文字方面的教育与人生日用的教育得一个持平的比例;(3)怎样可以使守旧的教育,一方面能保存古代传下来的最好一部分,一方面能养成适应现在环境的人才。这就是教育哲学应该提出来讨论的问题。

以上三个问题当中,第三个最为重要。我们是现代的人,是20世纪的人。以前保存下来的东西,当然是不够我们用的。我们应该想法子改造从前教育的目的、方法和材料,使它们适应现代的需要。

指挥教育、改造教育,好像驶一只船:装载货物固然应该持平,不要使它畸轻畸重;然装了以后,不能扬帆开驶,使满装了货物的船停在船坞里腐烂,当然是不行的。古代传下来的学问,就是装在船里的货物。现在的新潮流、新趋势,就是行船的风。我们应该使这满装货物的船乘风前进,不使它停在船坞里腐烂。

我开场从长进讲起,现在也用长进来结束。人类共同的组织,也从幼稚时代到长大时代。下等动物的繁殖,与它的父母没有分别。小猫大猫、小狗大狗,都差不多。两千年以后的猫,我们可以预料同现在一样;但是两千年以后的人类,我们可就不能知道了。所以,我们要是不喜欢暗中摸索、听其自然,就应该用教育哲学去指挥引导,按照我们预定的方针,达到我们希望的目的。因为人类的进化很难推测,若听其自然、暗中摸索,是非常危险的。教育所以重要,就是要使它免除这个危险。所以,教育不是个人的事业,是社会的、公家的、政府的责任,是人类社会进化最有效的一种工具。

我先把上次所讲的总括起来:教育之所以必要,因为儿童初生下来很弱、不能独立,与成人相差的距离太远了,所以要有这个长时期的抚养、教育和训练。这就是教育所以必要的缘故。

因此,我们可以得到今天所要讲的教育的三个要点:(1)儿童的方面;(2)将来儿童要进去做人的社会方面;(3)介乎二者之间的学校和教材。第三点最重要,因为它的目的是要使儿童进到成人社会里面去。教育哲学是指挥它联络儿童与社会两方面使它成一个过渡的桥或摆渡船。

因为教育是要把三方面调剂得宜,所以不是容易的事。

第一,要有对于社会生活的知识——社会的哲学——就是要对于社会有很明了的观察,知道它的趋势和需要,预备使儿童将来入哪一种社会最为适宜。然后可以定教育的目的。

社会生活的知识使我们可以定教育的目的,这是远的一端。那近的一端就是儿童。儿童的意志欲望等,总之,儿童的心理学是第二件要知道的。譬如驶船一般,它的目的地固然不可不知道,但船的本身和船中的货物也不可不知道。社会是教育的目的地,是远的方面;儿童就是教育的本身,是近的方面,都是应该知道的、注重的。

单有上述两大端,还不能够做教育事业,因为还有介乎二者之间的学校和教材等琐细的事。历史、地理和自然科学等学科都不可不知道的,而且还须懂得这种学科的意义,一方面对于儿童有什么意义,一方面对于社会有什么意义。三者联络起来,然后可以当得教师、讲得教育。

因为教育所包的范围如此之大,所以是很困难的事业;也因为它所包的范围如此之大,所以是很有趣味的事业。试问世间哪一种职业所涵的方面有这么多,一方可以知道社会进化的情形,一方有可以研究儿童发展的机会,而一方自己还可以得到学问。这不是很有趣味的事业吗?

将以上所讲记在心头,我们可以看出从前种种教育方法和教育哲学的失败,都由于三方面调剂不得其平。今天所要提出来讲的,是从前的人把介乎二者当中的学科看得太重而却把儿童与社会两方面看得太轻的流弊。

学科最容易脱离其他两方面而独立,因为学科是教师天天所见的东西。凡是近的东西天天见了,一定愈看愈大,并且能把其余的大东西都遮住了。正如拿千里镜来看近的东西一样。又如将一个手指放在眼前,可以把眼前的一切东西都遮住了。学科本来是联络儿童与社会的两岸的过桥,现在这过桥离了两岸而独立了。

把学科独立、与儿童实际生活脱离关系,其流弊有下列三大端。

1)第一个流弊可以分三步:①学科与真生活断绝,生活自生活,学科自学科。②学科变成纸上的假东西,不是真实的东西。③学科在实际上不能应用。

最显著的一个例,就是成人把自己的种种知识用尽方法缩成一小块,使儿童熟读背诵,或用韵语,或如西方宗教中用的问答体。一切道德都已改变了,文字也已改变了,他们都不去管它。久而久之,自然毫无意义了。

在创造这种制度的人,以为儿童将来一定能懂得的、应用的。其实终究不能懂得的,更不必说应用了。因为这种都是成人认为真理的东西,对于儿童本来没有意义。儿童的经验里面从来没有这些东西,自然不能懂得了。不能懂得,自然不能应用,自然对于行为不能发生影响了。儿童在未进学校以前,与他的母亲和他的同伴玩耍觉得很有意义,因为这些事都是他能懂得的、能用得的。一进学校便换了一个新天地,见的东西都是不曾见过的,听的东西都是不曾听过的。他于是以为学校里面这些东西本来与实际生活没有关系,本来只是骗骗先生的。我们费了多少时间、多少精力,在学校得了这样一个教的人和学的人都不希望实际应用的结果,这时间和精力不是完全白费了吗?

不但旧式的读经和宗教问答有这种坏结果,就是新式的各种科学,如历史、地理、物理、化学等,要是离开了人生日用去讲,其所得的结果也与旧式的教育完全一样。

譬如一个学化学的人,对于所学的东西只是认为化学科的东西、化学教室里头的东西,徒然记着许多符号、公式和种种实验的把戏。你若问他应用方面的,如肥皂怎样造法、为什么可以去衣服上面的污,他就不知道了。学植物、学动物的人也都如此。这种现象本来不能怪他,因为他本不知道所学的东西与人生日用有什么关系。所以,教育的人要是不把人生日用的实际生活放在心头,那么,无论什么学科都得到与旧式读经和宗教问答的同样坏结果。

这种结果还可以养成知行不合一。譬如某人学了许多学问,别人就名他为书生。这个书生的名字不是恭维他,是侮辱他,是表明他什么都不知道的意思。因为他所知的学问不能影响到他的行为,他的行为又不根于他所知的学问,于是养成人家看轻知识的一种习惯。实用教育之所以重要,就是这个缘故。说到实用教育,人家每每容易有一种误会,以为实用教育就是吃饭主义。其实不然。吃饭固然未始不重要,教师能教得学生得到饭吃,也是很好的。但是,这个实用教育的目的,是要使他用所学的东西,指挥他的一切行为;教的人能知道学科对于儿童和社会的意义,儿童也知道学科对于社会的意义。

2)从上面第一个流弊看来,学科先与真生活脱离,次变成纸上的假东西,再次不能实际应用。这种学科,要是学生能用心去学它,也未始不可略有所得。无如与人生日用太没有关系了,儿童一见便生畏怯。即使勉强学它,也是看做例行公事、骗骗先生罢了。这因为儿童对于它全然没有兴趣,没有兴趣自然觉得学起来困难,自然常常有逃学的事了。

儿童因为没有兴趣,所以视求学为困苦的事。一般人——有许多学者——不晓得这个道理,以为人类的天性是不喜欢求学的,而人类的生活是不得不求学的;于是想尽种种方法去训练他,使他不得不求学。讵知他学了仍然不能知道。这就是学的东西与人生日用社会没有关系的缘故。倘若人们把要学的东西与人生日用社会连贯起来,那么儿童绝没有不喜欢求学的,因为好学正是儿童的天性。

我们试看儿童在未进学校以前,与他的母亲或同伴在一起的时候,何等喜欢求学:忽而问这样,忽而问那样。可见,儿童对于求学本有很大的喜欢的趋向。就是间或有几个例外,也一定或是白痴,或是心理上起了变态。因此,我们可以知道,现在学校制度的不适用,非但能使儿童本来喜欢求学的变为不喜欢,且能使他一见学问便生畏惧。这种学校制度还不是天天在那里造成一种人为的白痴吗?

西洋某国的修身书里面有一课讲学校内的义务的,是个问答的体裁。问的是为什么不应该逃学?那答语是个譬喻,谓牙齿痛了,应该就医,能忍得住痛苦的,一会儿就医好了,倘忍不住这短期的痛苦,那便永远痛苦了。这可见它的用意是根本承认求学为一件很苦的事体。

固然,我们总免不掉到牙医那里去就医。但这是偶然的、不幸的事体,是消极方面的,不是积极方面的。求学也是如此。困难痛苦都是消极方面的事。要是我们能够把积极有用的一方面提出来,决不会没有趣味的。

我们不要说儿童对于求学的苦乐关系甚小,要知它的结果影响于社会者很大而且很久。因为儿童学了这种讨厌的东西,将来走出学校以后一定不能在社会里去应用,社会便因此受了很大很久的损失。所以,我们应该去掉它的困难痛苦的一部分,提出它的有用处有趣味的一部分。工夫既省了,社会上也得应用了,儿童也不感受困难苦痛了。

3)这种社会与学校分离的结果,其流弊在社会上是太不公平。一种书生是天生做的才具,能对于书本子上的学问有趣味。其余大多数的人,只知道五官接触的、能够实做的事体才有趣味,书本子上的趣味是没有的。结果,大多数的人遂没有求学的机会了。

加以书本子上的学问——文章、经传——在社会上很重要,于是,书生在社会上也占了重要的位置。其余大多数的人对于学问有没有趣味,却不去管它了。这还不是不公平吗?

因大多数的人对于学问没有趣味,所以我们应该改良学校的制度和教材,使他们也能感受教育的利益。倘是主张民治的教育——民治国家的教育——的,尤其应该注重大多数人的教育,使一般的工人、匠人、农人都能在民治国家、民治社会里尽一分子的责任。

今天所讲的多是消极的方面,下一次将提出积极的方面来讲。

第一次讲演的大要,是教育本于儿童的生长。儿童自婴孩以至成人,其生长有一定的程序,教育也随着他的生长,有一定的渐进的程序。第二次讲演的是教育应该一方与儿童的本能和经验、一方与社会的需要互相联络,否则不能收到教育的效果;并大略指出学科与儿童及社会两方面脱离关系的种种流弊。

教育的最大毛病,是把学科看做教育的中心。不管儿童的本能经验如何、社会的需要如何,只要成人认为一种好的知识经验便炼成一块,把它装入儿童心里面去。现在晓得这种办法是不对了。其改革的方法,只是把教育的中心搬一个家:从学科上面搬到儿童上面。依照儿童长进的程序,使他能逐渐发展他的本能,直到他能自己教育自己为止。譬如说,某人是受教育了,这并不是说某人从此不长进了;不过说,他受了教育到这个时候,从此可以利用他自己的机能向各方面充分发展罢了。

照以前所讲,成人社会是教育的目的,儿童是教育的起点,学校是二者之间一座过渡的桥。教育的目的,是要儿童走过这座桥,到成人社会里去做一个有用的分子。

第一个应该注重之点,是儿童在没有教育以前,有一种天生成的本能、情性和冲动。教育就应该以这些东西为根据、为基础,不然便没有教育可施。

从前我在美术学校讲演“现代教育的趋势”的时候,曾举儿童学话的事做个例。儿童学话由于他的本能,不是勉强可以教的。他一方面有听话的本能,一方面又有自己发音的本能。成人所可教的,不过中国人教他听中国话、说中国话,不要听英国话、说英国话这种方法罢了。要是自己没有本能,就是教也没有益处的。儿童所以能很自然,一方面因为有他自己的本能,一方面有父母的教育,一方面又有社会环境的需要。教育是利用他的本能及环境,使他朝我们所预定的方向去。

儿童不但有听音和发音的本能,还有一种同样的欲望。父母教他的时候,须将利用他的本能欲望,造成种种环境的条件,使他不得不用这种名词、这种文法,并必须使他用了有效。一切教育都是如此。这是拿天然的本能欲望做基础,造出一种环境,使他朝着所定某方向走去的一种方法。

我为什么再三申明天然本能的重要,因为有许多教育学者把这个不学而知的本能看得太轻了,以为儿童一定不能由婴孩一脚跳到成人的阶段。所以,他们总想把儿童期缩短,将成人的知识经验硬装进去。他们以为儿童期是完全白费了的,哪里知道这是真正的教育基础!

举两个理由,证明中国今日为什么应该格外注重本能的教育。第一,如果教育的目的是造成贵族的、专制的国家的,那么,用这种装进去的方法也就够了,因为学的人多少总可得到一点知识。但如果在民治的、共和的国家,那么,教育便应该人人有平等发展的机会,去做一个真正的民治社会、民治国家的分子。第二,如果在太平时代,这种旧法也未始不可勉强过去。然在今日变迁活动的时代,又不能不变迁、不能不活动的时代,格外应该注重这种本能的教育。因为成人的性情已经固定、很难变迁,儿童的本能却是软的、易变的、可方可圆的,我们可以利用它朝着最新的、最适当的方向走去。

以上所讲的是个绪论,不过很长了。今天所要提出来讲的是“游戏”和“做工”与训练本能的关系。游戏与工作,对于身体的机能本来很有关系的。东洋诸国对于体育向不注意。西洋以前也是如此,以为身体是精神的仇敌,须先把身体镇服下去,然后可以有精神的发展。教育者先有了这一个根本观念,所以对于儿童一意要他静止、不准活动,然后把他认为宝贝的东西硬装下去。这种根本观念与新教育的精神恰恰相反。我有一次在美国讲演教育,说中国的教师教儿童均须高声朗诵,这种教育固然不好,但身体上总还有一部分的发展,比较西洋只准静坐并声音都不许一发者,还略为好些。教育倘不注重身体机能,是一定没有好效果的。游戏与工作便是最与身体机能有关系的东西。游戏是儿童喜欢向那一方面发展的活动,并不是坏的玩耍。倘能让它自由发展,我们可以看出它的许多种类。然大概是模仿成人的举动居多。研究社会学的人谓,就在野蛮社会里也是如此。西洋儿童的游戏种类很多,如设为主客的往来,我请你吃饭,你请我吃饭,以及煮饭、烧菜等等动作。小女孩则玩洋娃娃,为它穿衣脱衣。靠近城市的小孩子,则有火车装运货物等游戏。可见,这些大概全是模仿成人的。

小孩子有这种模仿成人社会的活动,我们可以利用它造出许多有意义的游戏,用最容易的方法输入社会实用的知识。幼稚园发明者德国人福禄培尔(Froëbel[3]就是应用这种方法的。我因此重新引用以前两句话:中国今日实在有拿人家发明的东西到本国来应用的好机会。虽它的细目自然也有不同的地方;而它的普通的方法,究竟是人家费几百年的心力发明的,拿来应用岂不很好。

这种幼稚园的制度,固然可以利用儿童模仿成人的一性,使他做有意义的活动;然还有一件事很重要,就是女教员的问题。这种初等教育断不是老年人或粗心男子所能胜任的。女子最能细心体会儿童的性情,倘能把幼稚园的教育移到她们手里,定可使她们做母亲而兼做教师的。理会福禄培尔的学理,将它所需要的恩物、唱歌等等东西,用中国的材料,照中国的情形,造成一种新的幼稚园制度。倘能于我回国的时候做到这一层,我就很满意了。

游戏场上有组织的运动游戏,其对于体育方面、官能方面的好处不用说了。还有重要的是能发生一种社会的性质:一方能养成领袖的人才,一方又能养成辅助的人才。最重要的是能有一种通力合作的“teams[4]的精神。

其他还有道德方面的训练。第一,可以养成一种好汉(sportsman)的态度。好汉能主持公道,什么诡计作弊等等的事都是好汉所不取的。第二,能有对于运动本身的一种兴趣:不为卖钱,不为卖名,而对于运动自有很大的兴趣。这很可以养成尚武的精神。从前拿破仑[5]被惠林吞[6]战败滑铁卢的时候,惠林吞曾说,这一次的胜利并不是战场里得来的,是球场里得来的。这话虽然或系那种踢球的人造出来的也未可知,然其中确有道理。就看这一次的大战,英美军队平素并没有像大陆方面的训练,然竟能打得胜仗,这就因为他们的训练在运动场上面的缘故。法国人因英美人喜欢运动,特为他们造了许多运动场。现在法国人自己也晓得运动的重要,添造了不少的运动场。

现在我们要讲到做工了。凡是真有价值的手工,一定含有一点游戏的动作。儿童不但喜欢模仿成人的动作,还有一种喜欢制造的天性。因此,我们可以利用这种天性,使它变为有用。第一,训练他的官能。第二,使他随机应变。第三,最重要的,是有输入知识教育的价值。

何以说有输入知识教育的价值呢?譬如木工里的锯、锤、刨这种东西,用久了都是要发热的。人类几千百年前对于这件事已习见了,等到近来始发明力学上“能力永存”的道理。然这道理是很抽象的、很高深的,要是不能在这种锯锤发热的浅近事物上面引他进去、对他说明,儿童一定很不容易懂得的了。其余如烧饭的时候,可以讲化学的道理;种花的时候,可以讲植物学的道理。这种都是手工上可以输入知识的极大价值。

最后举一个例,5月里我初到南京的时候,南京高等师范的附属幼稚园正在养蚕。他们从选择蚕子和保存蚕子做起,渐渐用桑叶饲养,让它做茧;待我到时,已在抽丝的时候了。这种层次渐进的训练,倘抽象地看来,不过很有趣味罢了,其实在知识上有极大的价值。小孩子从蚕子看起,进而幼虫,再进而做茧,变为飞蛾,几个礼拜以内看出生物的全套变迁,一定能得到许多生物学上的知识。再讲实业方面,从选择蚕子入手,一直到丝的价值、绸的好坏,都可以使儿童知道。蚕丝为中国南方出产大宗,儿童从这里得到这许多循序渐进的知识,都可在社会应用。这种灌输知识的价值还不大吗?

最后还有很重要的,就是今天所讲的,千万不要误会,以为这种游戏、运动、手工不过是因为恐怕小孩子学得太苦了,给他一点有趣味的东西,像那吃苦东西的时候,给他一点饴糖一样。要晓得这并不是搁糖的教育方法。这是以本能为基础、使儿童能利用本能得到应得的知识的教育方法。

我前次讲过教育的三大部分。第一是社会,就是教育的目的;第二是学校和学科,就是中间一座过渡的桥;第三是儿童的生活和本能,就是教育的起点。并述这三部分当中,教的人每每容易偏重第二部分,而看轻第一、第三两部分,使学科成为孤立的东西,与将来的社会无关,与现在的儿童生活也无关。上一次提出方法来,第一用游戏和第二用有组织的运动引起儿童的兴趣和本能,使他能自由发展。今天继续再提出两种方法,就是第三“做戏”(dramatization)、第四“工作”(work),并说怎样能使它们与学校联在一起。

先讲“做戏”。儿童的心理与戏很有关系。人类的意思影像当中,有一种要向外表现的趋势。即成人也是如此。喜了要笑、悲了要哭,除了故意镇静以外,平常没有不向外表现的。儿童的意思、观念、影像都是具体的居多,所以,格外容易于他的言语上、指使上、容貌上表现出来。游戏是用动作表现心理,做戏也是用动作表现心理,不过较有条理一点。儿童的心理每于言语、指使、容貌上表现出来,所以我们可以利用它,使它表现某种知识、意志或感情。

从学科里面选出几种最容易用做戏来帮助的,如文学、历史及人文地理,都是与人类社会很有关系的学科。文学中的小说和故事都可以用戏做出来的。人文地理中的人情、风俗、习惯,也可以用戏做出来的。至于历史,更没有不可用戏做出来的了。不过我用“做戏”这个名词,似乎太重一点。因为平常人总以为一出一出、一幕一幕的才可以算“做戏”。其实“drama”这个词,在希腊文里本来不过是“做”字的意思。倘儿童的程度,够得上把有头有尾的戏做出来,也未始不好。不过我所讲的做戏,却近于希腊文的原意思,是广义的做戏,并不是限于一出一出的。这不过是把历史事实分别担任、逐段演出来罢了。故事、小说、人情、风俗都是如此。总之,要使书本子上的东西能有一种动作的表现,使儿童把自己看做书中事物的一部分。并不是说狭义的、一出一出的平常戏剧家所演的戏。

用演戏的方法帮助学科,具最显明的利益就是使儿童有趣味。我上次已经讲过,我们这种教育方法并不是怕他学得苦了加点糖的教育方法。所以,使儿童有趣味还不是重要的目的。最重要的是,使它有知识方面的作用。第一能使他设身处地知道他自己就是戏中的人物,戏中的悲欢离合仿佛是他自己的悲欢离合。我们成人平常看戏也是如此。看好的戏,往往好像台上台下合而为一。所以,儿童在做戏的时候,做的人固然自以为戏中的一部,就是看的人也自以为戏中的一部。这时候,古代的人都仿佛当做同时的人,历史上的事也都仿佛当做自己的事。这种输入知识的方法,比那空讲日球、月球这种干燥的东西自然觉得格外亲切有味。就讲道德方面,从前的种种格言式、教训式的方法收效很少。倘能用演戏的方法输入道德教育,收效一定比那种纸上空谈的道德教育为大。我从前讲过,道德教育应该要先从行为做起。现在不得已而思其次,从做戏的行为上,也可以养成道德的习惯。第二个知识方面的作用,是可以引起儿童有选择的能力和安排的能力。一段故事里面,并不是都可以演出来的,于是选择出最精彩的一部分。这一部分当中,又不是个个人相宜的,于是你做这个、我做那个。但这还是个人方面,等到选择定了,于是大家商量怎样安排、怎样说法、怎样做法;哪一句话、哪一件事,应该要、应该不要;然后做成连贯的戏。这不但是个人方面,还能使他们有选择安排的能力及共通的精神了。倘弄坏了,大家负责。这样,不但使儿童有被动的吸收,并能养成自己活动的和选择连贯的能力。

第三个作用,可以使儿童的知识影像格外明了、正确。平常教习发问,儿童照书中回答,即使不错,也是很容易的。但倘要他实地做出来,那就非懂得一字一句的意义和名词所代表的事物、动词所代表的动作不可了。

最后第四个作用,就是能养成社会的、共同生活的习惯。课堂中你做卷子、我做答案,都是单独的。一到演戏的时候,大家的言语动作都要互相照应;成功失败是大家的事,不是一个人的事。所以,它能养成通力合作的精神,不但浅而易见地使儿童有趣味罢了。

次讲“工作”。工作也可以利用来使与儿童的生活经验发生关系。我们先问问工作是什么?工作与游戏的区别是什么?我们所以叫它工作,不叫它游戏,其根本不同的地方就是它的目的在要造成一种看得出的、可以留存的出产品,不像游戏的单使儿童有兴味、有动作罢了。儿童倘有想留下一点结果的意思,不单玩玩就算了,那就是从游戏时代进到工作时代来了。不过工作与游戏,在儿童眼里区别不大甚严。往往我们成人认为极苦的事体,如煮饭、烧菜等,大家都不要干,要使厨师去干的,在儿童却极喜欢并极有趣味,当做一种游戏去干。这一点也是应该注意的。

刚才讲过“工作”与“游戏”的区别。此刻再要讲的,就是“工作”与“功课”也略有不同。“功课”也是“work”,但它有自上而下的意思、有用教习的威权压逼出来的意思。我所谓工作是自动的、与儿童的心理连贯的,能产生一种出产品的工作。这与自上而下用教习的威权压逼出来的工作截然不同,又与强迫要做、不做要罚的“苦工”(drudgery)也截然不同。

这种不但有兴味、有动作并且有结果的工作,在教育上的利益,据我看来,第一,因为有实在的出产品,就是开始教儿童做事要有目的。一切动作都集中在目的上,一切精神都贯注在目的上。第二,教儿童对于材料要有选择的方法和手段,处处须与他的目的互相照应。这可以养成一种判断的能力。现在的学校里造出许多无用的人才,就都因为没有判断力,而且他的方法手段与目的不能互相照应的缘故。他们倘能经过这种工作,一定于知识上有很大的益处。

不但如此,我所最注意的是在借此输入有用的知识,甚而至于高深的科学知识。譬如植物学,现在中学里教的总是科学家最后研究的结果,例如学名什么,普通名词什么,属于什么类、什么门、什么种、什么族。这种枯燥无味的教授当然不能在小学里教,即使教了,至多也不过使儿童记得许多名词,或再多也不过拿到真的植物能辨别哪一类、哪一门、哪一种、哪一族罢了。我们倘借工作的方法输入知识,儿童一定很有趣味。例如,种花、种树这等事,儿童都是极喜欢的。有许多植物,在短期内可以看出它的发芽、长成、开花、结子;教习便可随时随地教以种种有用的知识,甚而至于复杂繁难的科学知识。

譬如种花,拿种子放在泥土里,或湿棉花里,或吸水纸里,都会抽芽;但种在湿棉花里的芽便比种在泥土的短,种在吸水纸里的又比湿棉花里的短。后来吸水纸上、湿棉花上的,待养料耗尽,都渐渐地枯了,而种在泥土中的却发生滋长,以至开花结果。因此,可以教他们所以然的道理,如日光、水分、热度、土性的肥瘠以及肥料选择,等等。这种都是与人生日用很有关系的科学知识,平常不能用以教中学以下的学生,一用工作方法便很容易输入了。

再举一个高深点的例子。前几年,有个科学家考察生物的生长要费掉多少能力,于是,他在一株正在生长的南瓜外面套上一只木箱,上置计算重量的码子,看它穿破箱盖的能力有多少。这种试验,儿童看了,以为植物生长的时候竟能举得起多少重,自然觉得很有兴味。因此,可以教他们凡是营养料能制造出很大的能力的道理;再推及于人类的能力,也由于营养料造成的。又如植物在生物界是怎样一个地位,它怎样靠营养料生长,人又怎样当它做营养料。这都是很高深的学问,借了工作的方法便可以尽量输入了。

科学的教授,在高级学校里,这百年来经历了一大革命,就是添出一种“试验室”的新方法。物理、化学等等学科都有试验室,可以实地试验。它的根本道理与我们所讲的道理完全一样,就是要使学的人不但得到书本子上的学问,还要使他自己的动作参加在试验里面,看出某种试验是否能得与某种学理相合的效果。这就是用试验的结果来证明学理的方法。既然高级学校添了试验室,得了很大的进步,我们可以觉悟,幼稚园及小学也应该与高级学校打通,有一种试验的精神。我很奇怪,人类发生自然科学何以这样的晚。人类的四周都是自然现象,本来早可以发生自然科学了,何以一直要等到最近的百年呢?据我看来,自然科学所以发生这样晚的理由,在于人类观察事物有了一点常识便不肯再去观察,只是用耳朵当眼睛去听别人家讲的道理,或自己闭了眼睛去想出道理来。要补救这种弊病,我想倘能懂得或利用我们所讲,常常用结果证明学理的试验方法或者科学的发达,因此可以格外有点进步罢。

以上所讲四种方法——游戏、有组织的运动、演戏、工作——我们已经把利用儿童的本能和生活做基础的道理讲完了。但这还是教育三大部分之一。以后再讲社会与学科两方面。

我再请诸君回想上几次讲过教育的三大部分:第一,儿童,就是教育的起点;第二,学校与学科,就是一座过渡的桥;第三,社会生活,就是教育的目的。第一部分前面已讲过了,并且略及第二部分。今天及下一次讲第三部分,就是社会的一部分。

总括说,教育的目的——民治国家尤其如此——是要养成配做社会的良好分子的公民。详言之,就是使社会各分子能承受社会的过去或现在的各种经验,不但被动地吸收,还须每人同时做一个发射的中心,使他所承受的及发射的都贡献到别的公民的心里去,也来加入社会的活动。

做一个好的公民,这句话看去仿佛有点政治的意味。人每以为所谓好的公民,总是指着对于选举等事能尽公民的职责、有忠心没有欺诈而言。这一部分固然也重要,在民治的国民尤其重要。因为不但自己不用欺诈卑劣的手段,还贵能互相监督、互相纠察,使大家做一个良好的公民。

但做这种用知识参与政治、监督政治的良好公民,还是很浅近、很明白的一方面。还有那非政治的一方面:第一,乃是要做一个良好的邻舍或朋友,因为人是共同生活的,一切公共娱乐以及图书馆等等都很重要。进一层,第二,不但我受别人的益处,还要别人受我的益处。第三,经济方面应该做一个生利的、出产的人,不要做分利的人。第四,应该做一个好的消费家。生利固然不容易,消费也不容易。譬如各种货物,要监督它使它没有假冒,便是极不容易的事;所以,我说应该要做一个好的主顾或消费家。我因此连带想到女子教育的重要。女子与消费的接触最多,因为女子总不能与家庭脱离关系的。要是女子有了教育,便可以随时限制、随时鉴别消耗品的好坏,做一个良好的消费家。西洋女子就是大家在那里注意消费品的监督或限制。最后一层,第五,较为肤泛,便是应该做个良好的创造者或贡献者。

我对于做良好公民的意义,举几个例,不过要表示说明教育的目的并不是要造成一班学者或读书人,只有了书本子上的学问便可完事。它的真正目的是要造就社会的有用分子。所以,良好的国民不是单纯能读几本书。他们一定还能对于社会有所贡献。倘学校要造成这种良好的国民,可以有三部分下手的功夫:(1)使儿童有对于社会尽义务的兴趣或心愿不是强迫的,是从感情发生的。(2)知识方面,使他知道社会生活和社会需要是什么。(3)单知道他的需要还没有用,还要训练出一种本领去适应社会的需要。所以,教育者又应该从技能一方面下手。

现在要问,应该用什么方法可以做到这社会的目的?说起来方面很多。我且举几种最重要的。

第一,保存过去的成绩和经验,从语言文字下手。儿童学话的时候,已经把许多大人的经验都灌输进去了,但范围很窄,一用文字那范围便格外广了。虽然是千百年的东西,也可借此保存下去。

用语言文字保存过去的成绩——这一层非常重要;但大家都知道,而且都看得太重了,竟当它做学校的惟一目的,所以也不必慎重地提出来。语言文字还有社会的作用一方面,平常往往把它看得很轻,所以不可不提出来请大家注意。因为要是不注意这一层,便是抛却儿童的、社会的天趣。倘能随时注意利用他的谈话、使他常做演戏等事,或不至于流于没有用的语言文字的教育。

我看见报载中国的全国教育会议通过用白话做教科书的议案,我非常高兴。因为我虽然不大晓得中国的情形,然能用国语做教科书,总算是教育的一大进步。我刚才讲过,教育并不是要造成许多用不着的专家。所以,教育应该格外注意社会方面的用处。有许多人把保存和传授误为抄袭,不知所谓保存、传授者,其材料虽然不变,其形式本不妨常变。他们因为把历史看做循环的,不看做向前进步的,所以有这种错误了。我们应该注意的是,要使古代传下来的死东西活转过来,能在现在的社会里应用。

耶稣《新约书》里有个寓言,很可以拿来证明这个道理。有一个主人,把许多钱分给三个仆人,自己出门去了。第一个仆人拿了主人的钱去做生利的事业,赚了一倍;第二个赚了好几倍;第三个恐怕钱弄坏了,尽力地把它保存起来,不敢动它。过了几年,主人回来算账,知道这事,遂赏了第一、二两个人而罚了第三人,因为他把主人所给他的钱不曾发生一点效果的缘故。古代的学说也与钱是同样的道理。倘把它藏起来,不加一些利息上去,仍旧把原物奉还古人,这非但一方面我们自己不能拿来应用,一方面也太对不起古人了。

以上是第一层方法。至于第二层方法,就是选择社会的哪些部分对于儿童有需要。社会各部分并不都是好的、都是有用的。所以,全赖有选择的效用,使现在、过去、将来种种事业都集中于学校,做个儿童的工具。要使他不但保存古代已往的成绩,还能于现在及将来的社会有选择的能力。

社会的改良全赖学校。因为学校是造成新社会的、去掉旧弊向新的方面发展的且含有不曾发现的能力预备儿童替社会做事的一大工具。许多旁的机关都不及它。例如,警察、法律、政治等,也未始不是改良社会的东西,但它们有它们根本的大阻力,这个阻力惟有学校能征服它。

有两个理由可以证明,别的机关虽然也是职在改良习惯,而一定不能做到与学校同样的地步,就是别的机关无论有多大的能力,它的效果一定不及教育。第一,因为这种机关是管理成人的。成人的习惯早已固定了,很不容易使他改变;即使他们受了教育的影响,当时承认

编辑推荐

ü  深入了解杜威在华讲演全貌、窥视近代中国教育发展状况的经典之作;

ü  61篇讲演,皆由近代著名教育学者根据现场讲演翻译而成,原本地保留了杜威教育思想的原貌;

ü  阅读一篇篇讲演,仿佛亲临现场,不仅可以跟随大师在近代中国教育的特色中沉浮,而且可以从当时的教育问题、教育趋势中略窥中国现代教育的发展源流。

编辑推荐篇章:

《前言:杜威教育思想与近代中国教育》p001

《关于教育哲学的五大讲演》(在北京教育部的讲演)  p005

《教育与学校的几个关键问题》 (在南京高等师范学校的讲演) p068

《伦理讲演纪略》(在北京的讲演) p305

 


联系方式
  • 电话:010-82275571
  • 传 真:010-82275048
  • 邮编:100029
  • E-mail:daxiakefu@163.com
  • 北京市朝阳区北土城西路7号元大都F座401室
大夏教育网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28539号-6  盛世阳光: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