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检索

教师用书

首页 > 图书 >
先生当年——教育的陈年旧事
《过去的课堂》编者王木春先生全新力作 寻味胡适、林语堂、鲁迅、孙梨等名家掌故 挖掘民国教育的“精神矿藏” 触摸触及灵魂的教育人生!
  • 作者: 王木春
  • 价格:¥35.00
可以由此购买:
  • 出版日期2017-01-01
  • 装帧平装
  • 印刷规格
  • 出版社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 页码228页
  • 纸张胶版纸
  • ISBN978-7-5675-5623-2/G·9771
  • 开本16开

本书勾勒了50余位中国近现代著名教育人物的那些陈年旧事,讲述了诸如胡适、林语堂、鲁迅、孙梨等名家的掌故,走近名家的心灵,倾听历史的余韵回声,从中剪选他们对教育的思考和探索,既让读者一睹名家的教育风采,又为今天和未来的教育实践提供有价值的参照。

 

福建省特级教师,首批福建省中小学教学名师。长期从事教育随笔写作。近年致力于民国教育文献的研究和编撰。著有《身为教师——一个特级教师的反思》,主编《民国名家谈作文之道》,选编《叶圣陶教育演讲》等。现为福建省漳州市东山一中语文教师。

 


 

001

序一 先生当年  001

序二 “过去竟然是这样啊……”  007

第一辑 当年教育

“打孩子”的古风  003

过去的学校仪式  005

民国教师的业余时间  008

一人教书,养活九人  011

“家贫无奈作先生”  014

“这样的教育十分有用”  017

民国的学校图书馆  020

严正的一课  023

父亲的教育  026

了不起的祖母  029

“智者的旅店”  033

“出气孔”里的寂寞  036

张伯苓的“三个一 ”教育法  039

“黄调”  042

陈独秀写“妙文”  045

好玩的数学  048

目 录

002

书在肚子里  050

土匪的字条  053

苏步青学外语  056

且看季羡林“赤条条地走上舞台”   059

办公桌的故事  063

黄侃与“有偿家教”  066

大学的“尊严”  070

第二辑 先生风骨

“硬汉教师”  075

程千帆的“损失”  078

“不将就”的吴组缃  082

李长之的手  086

“最后的一课”  090

退  款  093

朱东润“惹祸”  096

“复旦二周”  099

第三辑 先生气度

深深的体谅  105

陈西滢家有一尊石膏像  108

不争的柳诒徵  111

大师的“虚怀若谷”  114

胡博士题字  117

高锟校长有雅量  121

003

教育者的胸襟  123

从顾颉刚到葛剑雄  126

372 字的大师自传  129

“不居功”  132

第四辑 先生情怀

老北大的“酒先生”  137

“贾宝玉精神”  140

“真公子”张伯驹  143

叶圣陶两次“被冒名”  146

大学者的涂鸦  148

民国名家与胡子  151

大师的送客  154

傅斯年赠书  157

钱穆的无奈  160

启功的“恩”师  163

沈从文鲜为人知的恩人  166

冰心眼中的好男人  169

做小事的大人物  172

教授的书房  176

004

附录·先生教书生活

从苦雨愁城到长堤垂柳  213

“不务正业”的好老师  220

后 记  227

第五辑 先生命运

不过一书生  181

愁眉苦脸的顾颉刚  184

“为道文章不值钱”  187

名人与谶语  190

“命大”的史学家  193

忘了自己是谁  196

名人与“抄书”  198

读启功“1966 年日记”  201

差点儿成了邮政员  204

沈从文的“蛮劲”  207

语录的妙用  210

 

过去学校的仪式    p.005

 

闲翻《中华民国史档案汇编》,看到 1912 9 3 日北洋政府下发的《教育部公布学校仪式规程令》,颇觉有趣。该令规定了学校仪式的类别及确切日子,各仪式的礼仪程序和具体动作。

当时的学校仪式分四类:祝贺式,始业式(即开学典礼),毕业式,各种纪念日。

祝贺式类似于今天的升旗仪式,但北洋时期的祝贺式仅在元旦及民国纪念日才举行。议程有:立正、奏乐、唱国歌、校长致训词。跟今天的升旗仪式比,祝贺式的程序多了两个环节:唱完国歌,师生要行三鞠躬;校长致辞后,还要再一次奏乐、唱国歌。

始业式:师生齐集礼堂,学生向老师行一鞠躬礼,老师答礼,然后校长致训词。

毕业式就较为复杂:师生齐集礼堂,学生向老师行一鞠躬礼,老师答礼,学生就座;校长依次授予毕业证书,学生接证书后一鞠躬,退回原位;校长和来宾致训词毕,一学生代表答谢,然后行一鞠躬,退下。

最特殊的是纪念会式。纪念会式是各种纪念日的仪式,主要包括孔子诞日、本校成立日等。从“等”字推测出,一些地方性的纪念活动也可通过学校仪式举行。纪念日仪式程序由校长自定,但规定中强调一点:“拜跪及其他宗教仪式不适用之。”由此可见,校长在纪念日活动中拥有相当的自主权,这一点,我们现在的校长恐怕难以企及。我亲历某县一中举办校庆,仪式的程序乃至哪些人有资格坐主席台,都是县分管教育的官员一一裁定的。

从《规程令》里不难发现,学校的仪式次数不多,程序简洁,然而针对性很强,而且仪式全过程十分注重礼节(从每次活动中必有学生鞠躬、教师答礼看出),气氛庄重。没有今天层出不穷的各种主题仪式,也不动辄让师生签名、学生宣誓。

规程令》虽然条目比较详细,毕竟都是些纲要的规定,太抽象,至于具体操作结果如何,我不得而知。随后读到台湾老作家王鼎钧先生的《碎玻璃》一书,才有了现场感。王先生 1927 年生于大陆,1949 年去台湾,后居美国。他用一支生花妙笔,把旧时代一个小学的毕业典礼描绘得既真切又深挚感人。

那是上世纪三十年代山东省苍山某小城。城里唯一的小学就在一座大庙里。庙的大殿是礼堂,纪念周活动和毕业典礼都在此举行。

每年的毕业典礼是小城生活的大事。德高望重的老族长必定亲自来看新生的一代,他银发飘飘,满座肃然。典礼进行中,他眯着昏暗的眼睛看着每个人,一个细节都不漏过。典礼结束后,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仪式,也是个固定节目——老族长带着毕业生由城东走到城西,由城南走到城北,在每个有故事的地方都会逗留,向孩子们娓娓讲述祖先的嘉言懿行,以及小城那段“天降洪水”的古老传说。

王鼎钧小学毕业那年,老族长已垂垂老矣,走路要人搀扶。可老族长不顾校长的劝阻,坚持他那一年一度的“毕业旅行”。他说,我要让这些即将长大成人并且可能背井离乡的孩子,对自己的“根”有清楚深刻的记忆。他叮嘱校长:即使他一病不起,这个行走的仪式无论如何都不能“简免”,必须年年举行。

老族长确实老得走不动了,校长只好叫来一顶多年不用的旧轿子,众人抬着老族长继续出发。旧轿子载满小城的故事。小学生们跟在轿子。后面,望着起伏蜿蜒的轿顶,一路前行。一顶轿子,一行小小的队伍,走成一道独特的景观。

老族长停在一口井旁,用喑哑无力的声音告诉孩子们,这是祖先挖成的第一口井,就是这口井,繁衍了一代代的小城人,就是这口井,一次次把小城的人从厄运里拯救。

老族长虔诚的脸,苍老的话语,连同古井的传说,从此留在漂洋过海的王鼎钧的心里。这是王鼎钧先生五十多岁时写下的少年记忆。无名小城的无名破庙里,富于历史感和现实性的毕业仪式,把一个族群、一座城的全部记忆,打进孩子们的生命底色中。

这样一些沾满泥土气息的毕业仪式,在旧中国的大江南北,或许到处皆是。

到我上学的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此类仪式早已绝迹。每逢学校举行开学仪式,高音喇叭里只有一个又一个领导的声音。

2014.1.14

 

编辑推荐

²  中国当代著名知识分子傅国涌先生倾情作序。

²  《过去的课堂》的编者王木春先生的全新力作,为我们呈现出优秀分子的群像。

²  民国教育是丰富的,也是复杂的,此书不仅是对民国先生的致敬,更是对一个时代的致敬。

 

推荐文章

过去学校的仪式    p.005

“这样的教育十分有用”  p.017

教育者的胸襟    p.123

 

联系方式
  • 电话:010-82275571
  • 传 真:010-82275048
  • 邮编:100029
  • E-mail:daxiakefu@163.com
  • 北京市朝阳区北土城西路7号元大都F座401室
大夏教育网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28539号-6  盛世阳光: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