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检索

教师用书

首页 > 图书 >
倾听着的教育
《重建教师的精神宇宙》作者李政涛最新力作; 以教育的方式,思考、言说与实践“倾听”
  • 作者: 李政涛
  • 价格:¥42.00元
可以由此购买:
  亚马逊   当当   京东
  • 出版日期2017-07-01
  • 装帧平装
  • 印刷规格
  • 出版社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 页码210页
  • 纸张胶版纸
  • ISBN978-7-5675-6551-7
  • 开本16 开168mm*230mm

教师是否有倾听的敏感、意识,具有什么样的“倾听能力”和“倾听习惯”,是教育能否成功的关键所在。知名教育学者李政涛从倾听的教育意蕴、名师的倾听之道、教师的倾听能力、学生倾听能力的培养、大时代的倾听之难等五个方面,系统阐释了倾听的教育价值,揭示了教师提升倾听能力的有效路径和方法。要想真正走进学生内心,促进学生成长成才,请从倾听开始!


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德国柏林洪堡大学访问学者。现任中国教育学会中青年教育理论工作者分会副理事长,中国教育学会教育基本理论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华东师范大学新基础教育研究中心主任。2005年获得全国百篇优秀博士学位论文奖,2009年入选“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著有《教育常识》《教育科学的世界》《做有生命感的教育者》等。

教育从倾听开始

如果用一句话概括写作本书的宗旨,无非是:以教育的方式,思考、言说与实践“倾听”。

多年以前,我写过一篇《倾听着的教育》,这可能是我已发表文章中引用率最高的。现在想来,这些文字之所以被许多人关注,触动了众人的心弦,或许在于它引发了“共生体验”。倾听是教育生活的一部分,也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是我们每个人生活的一部分。谁不在倾听和被倾听,谁不对倾听有所回应,谁就不在“生活”,甚至,谁就没有真实地“活着”。

多年以后,当我经历了生命的重重迷雾和万千坎坷,当我亲历了更多细致入微的教育现场、教育事件和教育现象,忽然发现,我对教育的言说,依然无法绕过“倾听”,仍旧需要再次回到这一原点,重新出发。

倾听,是教育的原点,也是教育思想的原点。

我对倾听的敏感和注重,来自于自身的生命体验。在我的少年时代,因为学习成绩好,做了学生干部,自然受到老师和同学的“宠爱”,与其他同龄孩子相比,我说出的话,表达的看法,更容易为老师所重视。很明显,一旦我站起来发言,老师的表情是专注和关切的,同学的眼神则是羡慕或嫉妒的……这些都给予我更多主动表达、主动展现自我的勇气,当然,也有了“自我感觉良好”和“神气活现”的资本。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研究生阶段便急转直下。在上海,在华东师大这样的高校里,精英荟萃、高手云集,身边的人,几乎个个都是“人精”,我昔日的优势荡然无存。特别是自己的生理特征,那种异常瘦弱、文弱甚至给人衰弱感的书生长相,加上相对温和宽容或者不够“霸道”的习性,很难被人正眼相待,尤其容易被官员们、各种“长们”甚至同辈们轻视。即使已经人到中年,只要置于一个陌生的场合,总是容易被忽略、被遗忘。即使在熟人社会中,也常常遭遇选择性遗忘……强烈的前后反差,越来越多的寂寞、无奈、苦涩的累积,促使我转而反省自己的教育经历:在我的教育生涯中,是否也有一些学生因为我的不愿倾听或缺乏倾听,失去了前行和向上的动力,从而陷入被湮没的自生自灭的境地?这样的反省时常让我额头冒汗,内心激荡不已……

在当下,所谓教育中的“关键事件”、“生命成长中的重要他人”等,往往都与倾听相关。我能够师从叶澜先生,就与她对我的倾听有关。在那段孤独艰难的研究生岁月里,她是少有的能够通过倾听表达对我的关注和关爱的老师。叶老师有一个记录习惯:在任何一个场合,只要有人发言,她总会记个不停。我很少见到当别人发言的时候,她在旁边看短信、回短信和刷微信的情形,她始终以一种专注的姿态对待每个人的言说,这是一种倾听的姿态,不是表演和作秀,而是来自于内心的自发和自觉。我在她的“教育原理”课上的第一次发言,就享受到了久违的“被倾听”的待遇,她的每一个眼神、动作和姿态,都向我传递了一个清晰明确的信息:她在倾听我的发言,她在捕捉我所传达的信息。通过这种方式,她表达了对我的尊重,让我有了尊严感,尽管我在一群“人精”当中,如此不起眼,如此落寞不堪……也正因为如此,她引发了我对“教授”的尊重和敬意,使我形成了对身为教师、作为学者的评价标准:不仅看他有多少显赫的头衔和身份,也不只是看他有多大的学问和能力,还会从一个至关重要的细节去观察——他是否能够不加选择地耐心倾听他人的话语和吁求,是否能够对学生,以及其他比自己地位低的人平等相待,有尊重之意和尊重之行,是否会对不相识不熟悉的学生或地位比自己低微的同事的信函、短信、邮件进行回复,而不是只对上级,对能够为自己带来资源、利益的人有“快速反应”且“呵护备至”……如果一位所谓的“名师”,不能引发我发自内心的尊重,常常是因为他缺乏对别人的倾听,其根源在于“傲慢”,来自于资历、荣誉和地位的傲慢,由此导致对他人的轻慢、拒听和不能倾听,这可能就是人生的常态。

我如此言说,并不代表自己是一个很会倾听的人,我所经历的各种非议和挫折,往往来自于自己的“闭目塞听”,来自于不会倾听,不能倾听,以及时常出现的各种“漏听”、“误听”等。

源于我自身的“教育倾听失败”和对他人不能倾听的“在意”,“倾听”成为我思考教育的起点。其依据在于,“倾听”是生命成长与发展的本体性要求:人人都有倾听和被倾听的需要。

我们的教育能不能尊重并着力去发现“倾听需要”,呵护、满足和提升“倾听需要”,我们的教师是否有倾听的敏感、意识,具有什么样的“倾听能力”和“倾听习惯”,是教育能否成功的起始所在和关键所在。


序:教育从倾听开始 / 001

 

第一辑 倾听的教育意蕴

教育的过程是教育者与受教育者相互倾听与应答的过程。当这一过程被阻断或者处于混乱无序状态的时候,师生之间的交往和沟通就将陷入困境,教育的危机也会随之出现。对此,教育者应负主要责任。

倾听着的教育 / 003

终身教育,终生倾听 / 015

作为“核心素养”的倾听 / 018

教师倾听中的爱与怕 / 021

倾听之难与教育之难 / 024

什么是“认真倾听” / 027

 

第二辑 名师的倾听之道

至少在倾听的意义上,每个人都可以成为自己的孔子。我们不妨通过倾听孔子的倾听之道,带着“倾听自信”,进入属于自己当下的真实具体的课堂,像孔子那样倾听学生、回应学生和引导学生。

跟着孔子学倾听 / 033

孔子的倾听之道与教育之道 / 038

苏格拉底的“产婆式倾听” / 044

苏霍姆林斯基的眼神 / 049

苏霍姆林斯基如何培养学生的倾听能力 / 054

苏霍姆林斯基眼中的音乐与倾听 / 058

陶行知的“邀请式倾听” / 063

 

第三辑 教师的倾听能力

只有让学生通过教师无微不至的倾听,感受到教师与他同在共在,我们的教师才更能够感染学生、打动学生、改变学生和发展学生,才能充分展现出教育的伟力。

教师的倾听力与教育力 / 071

积极式倾听与消极式倾听 / 075

封闭式倾听与开放式倾听 / 079

独白式倾听与对话式倾听 / 082

预设式倾听与生成式倾听 / 087

教师的现场倾听力 / 095

如何炼成教师的倾听能力 / 101

倾听与教师的思维品质 / 104

 

第四辑 学生倾听能力的培养

倾听是一种多感官交织融通的行为,它不只是“听”,也包括了“看”,更涉及到了“想”和“思”。尤其是后者,它表明:倾听拥有思维的内涵,具有“思维的含量”。认真倾听的过程,也是思维运作的过程,更是思维能力提升的过程。

不要干扰学生的倾听 / 111

激发学生倾听兴趣的六大法宝 / 115

教给学生倾听的方法 / 125

让倾听成为伴随一生的习惯 / 131

对学生进行倾听训练 / 136

在审辩式倾听中提升学生思维能力 / 143

以教育戏剧的方式培养倾听能力 / 155

 

第五辑 大时代的倾听之维

技术的创新及使用,为今天教育生活中的倾听,为人的倾听能力的培养与发展,铺设了新的路标,打开了一条道路。在倾听的意义上,新的技术,就是新的倾听道路,新的倾听路标……

技术时代的倾听之路 / 167

图像时代,倾听何为 / 173

慕课时代,如何倾听 / 182

 

参考文献 / 199

后记:倾听之后,必有回响 / 203


终身教育,终生倾听

 

在我的人际交往世界里,最怕的是两类人,一是年龄比我大很多的人;二是地位比我高很多的人,尤其是官员。他们常常让我“望而生畏”。前者是因为他们身上的岁月积淀,及其背后的经验与资历积累带来的“沉重感”,后者则是因为各种身份、头衔、权力带来的“压迫感”……不善于与这两类人打交道,常常被视为我的“交往无力症”或“交往缺失症”的主要症候,也因此构成了我的“书生气”的一部分。

阅读《里尔克:一个诗人》,这本杰出的传记让我惊讶地发现,里尔克,这位我最喜欢的诗人之一,不仅有写诗的本领,还有钻“贵族圈”的本事,他几乎一生都在各种名门望族中穿梭游走,这让我自叹不如,也对这位我一向心仪的“孤独诗人”有了全新的认识和了解。

我需要有所改变吗?在与自我的对话与倾听中,一个声音逐渐清晰:主动与他们交往,不一定是为了某种外在利益的索取和获得,而是拓展自己的交往视野,打开更大的思想与生活的疆界,在与他们的交往中汲取和转化更多的生命能量。我不是在反复提醒自己,不要画地为牢,不要自我封闭、自我固化、自我板结吗?

这样的自我期许和自我调整,并不是轻而易举的,时常会触碰到坚硬的现实。

曾遇到一位老者,在某一领域里长年耕耘,成果丰硕,特别是培育了大批弟子,遍及基础教育学科界,因而德高望重,备受尊崇。我有幸与其同桌吃饭、同台亮相,并且很快为他的气场所震慑。凡是他出场的地方,一定会有大批“粉丝”围观与合影,并且对他的每一个观点均“频频点头”或者“飞快记录”,激动与欣喜之情溢于言表……这种常态无须多言,我观察的重心则是这位老先生对年轻人的态度,发现他几乎只对赞同之言、赞美之声和恭维之语有所反应或呼应,除此之外,就是“静默中的庄严”和“不屑中的漠然”了。

若以倾听之眼观之,就是不倾听与自己的经验和视野不合的观念,始终以教育者、指导者、批判者的角色和身份,去教育他人、指导他人和批判他人。这是年龄带来的结果,更是身份和地位养成的习惯。

我十分尊重这位老先生的学术造诣,并且心向往之,但与他的隔膜与疏离感也油然而生。我的老毛病又犯了,开始在内心悄悄撤退,驻足远望,踌躇不前……

由此我恍然了自己的标准:对于老者、长者和高者,是否有发自内心的尊重,不仅在于其年龄、地位,也不仅在于他的职业成就,还在于他在高龄和高位之际,是否还有主动倾听后辈的意识、能力和习惯,是否还能容纳与自己长年累月形成的根深蒂固的视角和眼光不同的声音。

这或许也是衡量一个人是否具有终身教育和终身学习能力的重要标尺。这里的终身教育不是面向他人的教育,而是面向自我的教育。阻碍人的自我终身教育的障碍,常常在于自我堵塞、自我关闭了倾听的通道。

西方古代有一位武士,能征善战,屡立战功,国王赏赐他一副盔甲,是金子打造的,武士十分喜欢,常常穿着这副金灿灿的盔甲四处炫耀,从早到晚都穿着,甚至晚上睡觉都舍不得摘下……几年以后,儿子不答应了,忍不住提了一个要求:“爸爸,你总是穿着盔甲,我都有好长时间没有看到你的真容了,能不能把盔甲卸下来,让我看一看啊?”爱子心切的武士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但却发现这副盔甲怎么卸都卸不下来了,赶紧去找铁匠、金匠,他们也无能为力。此后的漫长岁月里,武士遍寻高人,终于得一法师指点,让他经历三个城堡:沉默之堡、知识之堡和勇气之堡。

沉默之堡,象征着:要静下来聆听自己,在安定中聆听内心的智慧。知识之堡,意味着:学会放下过去,突破既定的框框,去经历,但要放下已有的经验。勇气之堡,代表着:唤醒真正的力量,突破生命中的各种恐惧。经历三大城堡之后的武士,盔甲终于卸了下来……

包括我在内,人人都可能成为穿戴盔甲的武士,经验是盔甲,资历是盔甲,职称是盔甲,身份是盔甲,荣誉是盔甲,地位是盔甲,财富是盔甲,甚至年龄也是盔甲,年龄慢慢会风化为硬壳,一层层地包裹日渐衰迈的身躯,进而成为束缚生命的盔甲,阻碍自身朝向新的世界……

这种种盔甲不仅会遮盖真身、真容,更会封闭我们的耳朵,将一个更广大的世界与我们隔离开来,进而使人误以为盔甲包裹的世界,就是全部世界。

在我看来,卸下盔甲的钥匙,就是倾听,三个城堡的实质都是倾听之堡:在沉默之堡中,倾听自我的声音,寻找最真实的声音;在知识之堡中,倾听与己不同的声音,包括非议的声音,质疑的声音,甚至斥责的声音,让他者的声音丰富和充实自己的声音;在勇气之堡中,直面自己的生命,倾听生命中的忧虑与恐惧之声,包括年长者常有的被后辈超越和忽略的恐惧,位高权重者、荣誉等身者常见的对权力旁落、名誉丧失,以致被冷落、被排斥、被打入冷宫的恐惧……用倾听,发现它们,捕捉它们,进而压倒和催伏它们……

这样以倾听为底蕴和根基的生命,就是能够不断除却盔甲的生命,因而就是在终生自我教育中持续蜕变和发展的生命。

归根到底,终身教育,就是终生倾听。


编辑推荐

《重建教师的精神宇宙》作者、著名教育学者李政涛最新力作,每位老师都必须补上的“倾听课”!终身教育,便需要终身倾听,倾听已成为教师的一项核心素养。

“倾听”是生命成长与发展的本体性要求:人人都有倾听和被倾听的需要。我们的教育能不能尊重并着力去发现“倾听需要”,呵护、满足和提升“倾听需要”,我们的教师是否有倾听的敏感、意识,具有什么样的“倾听能力”和“倾听习惯”,是教育能否成功的起始所在和关键所在。

 

推荐文章

终身教育,终身倾听(P15

作为“核心素养”的倾听(P18

陶行知的“邀请式倾听”(P63

激发学生倾听兴趣的六大法宝(P115


联系方式
  • 电话:010-82275571
  • 传 真:010-82275048
  • 邮编:100029
  • E-mail:daxiakefu@163.com
  • 北京市朝阳区北土城西路7号元大都F座401室
大夏教育网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28539号-6  盛世阳光: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