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检索

教师用书

首页 > 图书 >
《如何应对校园欺凌》
全球畅销著作! 国内第一本关于校园欺凌的图书。 详细、全面介绍——从学龄前到高中后,如何打破学校暴力循环!
  • 作者: 芭芭拉·科卢梭
  • 价格:¥52.00元
可以由此购买:
  京东   亚马逊   天猫
  • 出版日期2017-08-01
  • 装帧平装
  • 印刷规格
  • 出版社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 页码256页
  • 纸张胶版纸
  • ISBN978-7-5675-6581-4/G.10436
  • 开本185mm*260mm
这是一本非常实用的、帮助父母和老师及学生应对欺凌现象的书。书中详细分析了欺凌现象中的三种角色:欺凌者、被欺凌者和旁观者,他们各自的行为表现、心理状态以及可能的成因,阐述了每种角色可以如何做出改变,父母和老师可以提供怎样的帮助和指导。
芭芭拉·科卢梭(Barbara Coloroso)是著名的国际畅销书作者,并在过去45年中被世界公认为养育、教育、冲突解决和疗愈方面的演讲家和顾问。
多年的社会学、特殊教育学、哲学的学习与训练,以及担任教师、大学导师、工作坊领导者、卢旺达的志愿者等的实践和经历,使她拥有独特、有效的养育和教学策略。
她是“欧普拉脱口秀”、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美国广播公司、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美国国家公共电台等的节目嘉宾,也多次被《纽约时报》《时代》《新闻周刊》等著名媒体报道。她写作了包括本书在内的四本国际畅销书。
我会铭记并将永生难忘。
星期一:我的钱被抢走;
星期二:我被辱骂;
星期三:我的校服被扯烂;
星期四:我的身体血流如注;
星期五:这一切都结束了;
星期六:自由。
这是13岁的维杰·辛格日记的最后一页。星期日,他的尸体被发现悬挂在家中楼梯的扶手上。
——尼尔·马尔(Neil Marr)和蒂姆·菲尔德(Tim Field)
《欺凌式自杀,死于玩乐时光:由欺凌导致的儿童自杀事件曝光》
(Bullycide, Death at Playtime: An Expose of Child Suicide Caused by Bullying)
欺凌是一个生死攸关的问题。它给孩子们造成了极大的伤害,而我们却常常对其掉以轻心。我们成年人不可以再继续轻视、不予理睬或否认这种伤害的存在了。每天,成千上万的儿童带着恐惧和忧虑来到学校;一些儿童为了避免在去学校的途中或者在校园、走廊以及卫生间里被嘲弄或攻击而假装生病在家;另一些则在校园里装病,以免在更衣室中受到骚扰。被欺凌的儿童为了避免再次受到伤害而不得不花费大量的时间去想办法,这使他们缺乏精力去学习、去参加有意义的活动或是去与同学们建立健康的人际关系。
事实上,并非只有被欺凌的儿童才会承受欺凌的后果。某些在儿时对同伴实施过直接身体欺凌的孩子,在他们成长到十几岁时,会将这种残酷行为多样化和扩大化,包括约会暴力或者对他们的同伴进行恶意种族主义攻击。很多实施过欺凌的孩子将这种习得性行为延续到成年。可怕的是,他们更有可能欺凌自己的孩子,无法维持良好的人际关系,失业,他们当中的一些人最终还将被送入监狱。
欺凌行为的旁观者同样会受到影响。他们或对欺凌行为视而不见,默默走开;或加入欺凌;或主动干预,帮助被欺凌的孩子。但是,这所有的行为都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打破这种暴力循环需要的不仅仅是识别和阻止欺凌行为或为被欺凌者提供建议。它要求我们调查儿童为何和如何成为欺凌者或被欺凌者(有时一个儿童身兼两种角色),以及那些旁观儿童在维持这种暴力循环中起到何种作用。同时,我们必须考虑,家、学校以及社区的文化氛围可能滋生了欺凌行为,强化了并不那么无辜的旁观者们丧失良知的行为,直接或间接地伤害了被欺凌儿童,阻碍了勇敢的见证者、反抗者和守卫者去见义勇为,保护被欺凌儿童。
最糟糕的组合莫过于欺凌者总是可以对被欺凌者予取予求,被欺凌者却没有勇气把自己遭受的境遇告诉他人,那些并不无辜的旁观者不是冷眼旁观,就是参与欺凌,抑或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而就此离开,而成年人们却把这种儿童之间的欺凌行为当作调侃而非折磨——“他们还是孩子嘛”,他们脱口而出。在他们眼中,这些欺凌不是掠夺性的攻击行为,它们是成长道路上的必经阶段,而非阻碍。
近来所发生的案例已足以使我们确信,如若上述这种三位一体的关系不能从根本上得到纠正,那么困扰和危害我们社会的就将不只是欺凌者。有些受害者,他们求救的呼声被置若罔闻,他们所遭受的痛苦被视而不见,他们的苦恼因为无处释放而持续累积,直到有一天,他们那些不被旁人理解的恐惧和悲伤变成了一把反击的利剑,肆无忌惮地报复我们的社会。另外一些受害者则像维杰·辛格一样,对生活彻底失去了希望,他们将所承受的暴力转化为自我攻击,以自杀而终。他们无法摆脱欺凌者施加给他们的痛苦和折磨,感到无处求助、无人倾诉,而他们的生命也就此悲剧离场:
  1999年1月;英国,曼彻斯特市:8岁的玛丽·本瑟姆因感到无法再继续忍受校园欺凌,用跳绳在卧室上吊自尽。玛丽被认为是英国本土年龄最小的欺凌自杀者。
  1995年1月;北爱尔兰,贝尔法斯特市:玛丽亚·麦戈文在饱受欺凌后服药过量自杀。她留下的日记记载着她的同学如何日日欺辱她的血泪史。
  1997年4月;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纳奈莫市:一名4年级男孩对另一名嘲弄他的学生掏出了一把刀。持刀学生的母亲说,男孩已被他的同学欺凌了一年之多。“他放弃了所有的运动项目,完全无法做他的功课,并且最终不得不退学——他自始至终都无比愤怒。他被欺负了,就是这样。家是他唯一不会被欺负的地方。”
持刀事件发生之后,男孩和他的家人被要求参加情绪管理课程,而学校却没有立即对那些曾经欺负他的孩子采取任何管教措施。
  1997年8月;新西兰,因弗卡吉尔市:15岁的男孩马特·鲁登克劳自杀。根据验尸报告的陈述:“导致男孩自杀的重要原因是近几个月来他所遭受的欺凌和伤害。”
  1997年11月14日;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维多利亚市:14岁的里纳在被同学诱拐、受到攻击和殴打致不省人事后死亡。她的胳膊、脖子和后背被蓄意折断后,尸体被丢进了乔治湾(Gorge
  Inlet)。在此之前,里纳曾不遗余力地试图融入杀害她的同学群体中,她是如此渴望被接纳。然而,那些同学却经常奚落和嘲讽她的棕色皮肤和体重。最令人发指的是,在有人向警局告发前,数百名学生都知道她长期被欺辱的事实,甚至她死亡的消息。
两位将里纳诱拐到水边并将其围攻致死的女孩被判处一年拘留,缓刑一年。其中一名14岁的女孩声称她对里纳的气愤来源于她认为里纳在四处散播关于她的谣言,而另一名16岁的女孩对里纳不满则是由于她相信里纳与自己的男友关系亲密。
  1999年4月20日;科罗拉多州,利特尔顿市:埃里克·哈里斯和迪伦·克莱博德使用攻击性武器和自制炸弹围攻了他们的高中。两名男孩杀害了12个同学和1位老师,造成了另外18个年轻人受伤,他们随后自尽。
据悉,两位男孩生前在学校长期受到奚落和嘲弄。曾有学生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匿名指控埃里克和迪伦在校期间携带大麻,导致两位男孩的私人物品被无端搜查。随后发生的另一件事情则比搜查事件更具侮辱性。“同学们围住他们,用成包的番茄酱喷射得他们全身都是,嘲笑他们,并骂他们是蠢货。我们的老师目睹了全过程却置之不理。他们无力反击。整整一天,直到他们回家的时候,还全身沾满着番茄酱。”
埃里克在绝命书中写到,他和迪伦很显然被同学们孤立和欺负了,而如今,“以牙还牙”的时间到了。
  1999年4月;亚伯达省,坦纳市:一位14岁的“在家上学”(由于害怕到学校去,他的学校功课都是在家进行)的男孩走进他所在的中学的走廊,持枪击毙了一名17岁的学生,又在缴枪服罪前重伤了另一名学生。同学们形容他平日里是“我们大家最好的出气筒”。一名学生说:“有时候,他们会把他挤到更衣室中进行搜身。挑衅他,试图跟他打架,但是他都忍了。他们知道他一定不会还手的。”
枪击案发生前的那个夏天,在一次集体出游活动中,这位“小镇上的新学生”被困在一块尖角的岩石上动弹不得,上不去也下不来。面对他的困境,同学们非但没有伸出援手,反而在一旁嘲笑和贬损他。
  2000年3月;不列颠哥伦比亚省,萨里市:14岁的哈姆德从保罗桥(Patullo
  Bridge)上纵身跳下,结束了他年轻的生命。他为家人留下了整整五页的遗书,里面详细描述了导致他自杀的那些欺凌和嘲弄:“妈妈,学校所有人都取笑我,我的校友、同班同学,甚至我的朋友也取笑我。他们总是叫我四眼、大鼻子,他们还说我是怪胎。”哈姆德的妈妈说,在他最终的心愿中,有一个是希望人们不要再欺负彼此了。他希望人们能意识到:嘲弄真的会伤人。
哈姆德的朋友们对于阻止他被嘲弄这件事感到力不从心。“每个人都被欺负过,只是这次的事情有些过火了。我们支持他了,但是其他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件事的过分之处,这把他推向了不归之路。”然而,哈姆德在他的绝命书中描述其他同学欺辱他的时候,写道:“我的朋友们从来没有帮助过我,他们只是在一边笑。”
  2000年11月10日;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米申市:14岁的玛丽亚在她的卧室中用拴狗的皮带上吊自杀。她的绝命书中点名提到她学校的三个女孩,说是她们的欺凌把她逼向死亡之路:“如果我寻求帮助,事情会变得更糟。她们是很难搞的女孩,总能找到新的目标并对其进行痛击。如果我告发她们,她们可能会被停学,但却没有任何人能阻挡她们继续欺负人。我好爱你们,爱你们所有人。”信中提到的三个女孩事后被停学,并被控告故意伤害罪。
  2001年1月;科罗拉多州,霍利约克市:14岁的米兰达在自己家中用枪自杀。她的父母对校方提出了诉讼,声称校方没有“严肃认真地处理女儿遭受的性骚扰事件和其造成的后果”,他们指控学区“未能为他们的女儿提供一个安全稳定、无性骚扰危害的学习环境”。
根据诉状,事发当时米兰达是一名12岁的学生。她向校方报告说,一个在她所在的乡村社区颇有名气的16岁学生运动员强奸了她。那位16岁的学生运动员最终承认了自己的所作所为,服罪于二级强奸罪、四年缓刑和延期判决。(这位男生后来又被指控强奸另一名女孩并使其怀孕,亲子鉴定显示他是女孩所生孩子的父亲。)
米兰达的父母宣称校方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阻止其他学生和老师侮辱和侵扰他们的女儿。米兰达被骂作“荡妇”和“妓女”。她作为强奸案件的受害者,却一直被指责和羞辱,只因为强奸她的是位明星学生。与此同时,她的父母说学校没有对强奸米兰达的男孩进行任何管教措施,反而是他们的女儿米兰达收到了禁令。在他们的诉讼案中,这对父母指出,有一位老师(米兰达的篮球教练,曾很明确地表示支持那位男生)无视禁令上此男生不能出现在米兰达视线范围内的要求,在课堂上强迫米兰达站在强奸她的男生旁边。校方否认了指控中的所有过失。
  2001年3月5日;加利福尼亚州,桑蒂市:一名15岁的高中新生安迪持枪到学校,击毙了两名同学,另有13名同学和几位成人受伤。
安迪的朋友们说他经常被欺负。“他太瘦了,以至于一些人会喊他‘厌食的安迪’。”他的哥哥说安迪已经习惯被嘲笑了。“他的耳朵很大,而且他真的非常瘦。人们都喜欢欺负他,从我记事起就是这样了。”
“他总是被欺辱。他骨瘦如柴,特别弱小,”他的朋友尼尔说,“人们认为他很蠢。最近,他的两个滑板车被偷了。”另一个年轻人也承认:“我们会经常虐他,我是说,口头的。我也曾经有一次叫他‘蠢货’。”
  2001年3月7日;宾夕法尼亚州,威廉斯波特市:一名14岁的8年级学生伊丽莎白将她父亲的枪带到学校,射伤了一个据说背叛了她并转而加入欺凌者的行列来攻击她的朋友。
  2001年11月;日本,东京市:一名小学生男孩刺伤了欺凌者。他试图用这种方式来结束(发生在他身上)持续了几个月的欺凌。
  2002年4月8日;加拿大诺瓦斯科舍省,哈利法克斯市:一个颇受欢迎的14岁男孩埃米特在卧室中持枪自杀。埃米特是个外向活泼的学生。他的遗书中说他再也无法承受同伴们对他的欺凌。据悉,埃米特曾经遭受到来自其他年轻人的各种勒索、威胁和殴打。
  2011年10月;日本,大津市:在经受了几个月同学们持续不断的欺辱之后,一个13岁的男孩跳楼自尽。他生前曾被迫进食纸张和死蜜蜂。他的同学们捆绑着他并用胶带封着他的嘴,还强迫他“练习”自杀。就在临死的前一刻,他给欺凌者们发了语音和文字消息说,“我要去死了”。欺凌者们的回复是:“你早该死了。”
从我首次出版这本书至今已有十余年了。不幸的是,在这十余年中所发生的上述类似事件还可以列举出许多页;其所发生的地域并不仅限于上述的几个国家,而是遍布世界各地。在短短的数月内,14岁女孩上吊自杀;19岁青年跳河自杀;13岁学生持枪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另有一个孩子大量口服了他父亲的药物(服药过量致死)以逃避继续被凌辱的伤痛;人们在17岁女孩的卧室窗户外发现了她悬挂着的尸体;还有两个11岁的男孩在10天内相继自杀。2012年12月14日,一个年轻的持枪者在康涅狄格州纽敦市的桑迪胡克小学(Sandy Hook Elementary School)射杀了20个孩子和6个老师。而在此之后,全美又发生了74起校园枪击案。在这74起案件中,至少10名枪杀者(全是男孩)留下了详细的血泪记录,描述了他们被自己的同伴侮辱和奚落的事实——铁证如山,对此我们找不到任何借口,因为根本就无借口可寻,但这些事件发生的原因却是我们不得不去探究的。
这些案件有一个共性,即案件中的孩子们遭受的都是持续性的欺凌;并且在大多数案件中,欺凌行为没有引起公愤,没有人对这些行为提出实质性的反对,更没有人干预或介入到
目   录
译者序001
前 言003


第一部分 欺凌者,被欺凌者和并不无辜的旁观者

第一章 三种角色和一部悲剧003
悲剧的场景 005
第二章 统计:演出背后的数据011
体重欺凌:“身体不丑陋,丑陋的是欺凌” 015
性欺凌 017
网络欺凌 020
第三章 欺凌:什么是欺凌,什么不是024
同理心,同情心和仁慈之心 025
轻蔑是关键 027
欺凌的定义 029
欺凌的四种因素 030
欺凌的类型和形式 031
欺凌的三种形式 047
伪装的骗术 053
喜剧并非悲剧的前奏——调侃并非嘲弄 057
少许是因为性,更多是因为轻蔑——性欺凌 060
种族主义欺凌:双重打击 066
什么不是欺凌 069
仇恨犯罪——刑事欺凌 072
错误定性 073
我们中间的大猩猩 074
第四章 欺凌者076
欺凌者的性格 077
第五章 被欺凌者081
羞愧,秘密和懊悔 088
欺凌式自杀和故意伤害罪 093
青少年暴力行为的预警标志 096
第六章 不无辜的旁观者102
暴力循环——友谊的陷阱 104
“好鸟俱乐部” 111
第七章 勇敢的心——见证者,反抗者和守卫者113
“我还会这样做” 114
粉色衬衫 115
从欺凌对象到反抗者 116
挺身而出 118


第二部分 打破暴力循环,创建充满关爱的社区环境

第八章 家庭教育环境123
三种家庭教养模式 124
第九章 你家里有欺凌者吗?142
立即管教,干预欺凌 146
创造“做好事”的机会 151
培养同理心 151
教授交友技巧 154
密切关注孩子的活动 156
帮助孩子参加更有建设性、娱乐性和有活力的活动 159
培养孩子“始终做正确的事” 160
了解自我 161
第十章 你家里有被欺凌者吗?162
重申警告信号 163
应做和不应做的事 165
辨别告诉和告密 168
对抗欺凌的四种良药 171
强烈的自我意识 172
戈尔曼的世界 175
死党,朋友,以及曾经的陌生人 176
协商和冲突解决技巧 180
摆脱愤怒,平息情绪 183
自我防卫 186
第十一章 从旁观者到勇敢的人189
她用谣言伤害了她 191
没有无辜的旁观者 192
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行 193
始终做正确的事 194
分享,关怀,帮助和服务 195
另一个仁爱而有勇气的善举 198
做一个挽救生命的反抗者 199
冒险告诉成人 200
一个承诺 201
第十二章 让年轻人在网络社区保持参与、联系和安全203
“移民”,“本地人”和“专家” 204
制止网络欺凌 206
帮助网络欺凌的受害者 207
旁观者 210
从旁观者到证人 211
三个P:政策(Policy)、程序(Procedures)和项目(Programs) 212
红帽工程 212
破译编码 215
一些基本术语 216
第十三章 学校关心,社区参与218
三个P 219
优秀的项目 223
当心:零容忍可能会造成零思考 227
学校氛围和文化 229
派系 230
被欺凌 232
转还是不转 234
家门口的欺凌者 235
当欺凌成为了犯罪 236
涉及学校的社区事件 238
后院的欺凌者 239
重写剧本 241
附录1 应对网络欺凌242
附录2 互联网和社交媒体专用词汇247
附录3 应对色情报复250
感 谢252
参考资源253
悲剧的场景
欺凌者、被欺凌者和并不无辜的旁观者是一部有着相同主题而被改写成不同版本的系列演出。每个版本都由不同的演员饰演,其道具和台词也不尽相同。
场景布置:
  鼓励和支持对权威盲目顺从的环境;残酷是惯例,“卑劣”是道德基准;个体被认为不值得尊重,常常被诋毁和非人性化地对待。
  奖赏欺凌者和责备被欺凌者的文化氛围。
  学校假装欺凌问题不存在;在学生团体中建立了完善的等级制度;针对欺凌问题没有任何有效的规章制度或处理程序。
  家长在家中示范和(或)教授欺凌。
  成人看不见——或者选择视而不见——被欺凌儿童的痛苦呐喊。
第一幕:观察环境
欺凌者观察操场的环境,试图通过对其他角色的试探来确定欺凌目标。同时,他把目光投向观众席,看是否有观众在专心观看。
潜在欺凌目标正对着校舍的墙壁玩球,没有注意到或仅依稀注意到有人在观察他。旁观者在一边的篮筐投篮,彼此开怀地享受着朋友的陪伴,然而,在无意识的状态下,一种“我们—他们”的想法已深植于他们的观念中。
第二幕:小试牛刀
欺凌者假装无心地碰了欺凌目标一下,并暗暗观察欺凌目标和旁观者对这一举动的反应。随后,他使用粗鲁无礼的语言贬损欺凌目标。
被欺凌者无奈地耸耸肩,他感到心神不安,虽然心有畏惧却不知何去何从。
不无辜的旁观者们要么转移目光假装什么都没看到,要么就在旁大笑。他们的做法为欺凌行为带来了默许和无言的支持。对于他们其中的一部分人来说,旁观欺凌成为了一种娱乐,一种建立在被欺凌者痛苦之上的娱乐。
第三幕:开始行动
欺凌者并不把被欺凌者看作同伴或是与之平等的人。在他眼中,被欺凌者只是一个可以被轻易嘲笑或污蔑的对象。他猛地撞向被欺凌者,一把抢过其手中的球,扔向球场的另一边。
被欺凌者为自己所遭受的攻击感到自责,他用语言贬低自己(“我是个笨蛋,我啥也不是,我太弱了”),因自己的不足而备受打击。面对欺凌者,他感到无能为力,便试图说服自己欺凌者并不是要有意伤害他。
一些旁观者假装什么都没有看见和听见,带着一丝没有阻止欺凌行为的自责离开现场。他们感到无助,并害怕自己会成为下一个被欺凌的人。另一些不无辜的旁观者在一旁为欺凌者加油打气。他们甚至加入欺凌行列,用语言嘲讽被欺凌者,把被欺凌者的球踢来踢去。在这种残酷行为的影响下,欺凌者和旁观者双方都会进一步地对被欺凌的孩子造成更严重的侵害。
第四幕:胆大包天
欺凌者找到了新的方法来嘲弄和折磨被欺凌者。他使用更激进的肢体动作和更严厉的恐吓以便使被欺凌者感到更加恐惧。面对被欺凌者时,他感到自己强大有力。这种感觉给他带来了莫大的愉悦。
被欺凌的孩子则用上课的时间来思考和寻找避免自己继续被欺凌的方法。他完全无法将注意力放在学习上;开始感到身体不适;找寻各种避免去操场、卫生间以及午餐室的理由。他感到无助和绝望。
旁观者再次分为两个阵营:一部分旁观者对欺凌者心存畏惧,他们与欺凌者划清界限,避免与之产生任何冲突;另一部分则有些崇拜欺凌者,并随后加入到欺凌行列中来。无论身处哪一类,所有的旁观者都在尽量说服他们自己不会成为下一个被欺凌的人。为了使这种想法更加真实合理,他们便认为发生这一切都是被欺凌者自找的,因为他懦弱无能,自作自受,而这种人是不应该在他们所关心的范畴中的。
第五幕:痛苦至极
欺凌者越来越歹毒,他持续地折磨和伤害着他的欺凌目标。他逐渐地在“欺凌者”这个角色上定了型;没有能力再去建立健康的人际关系;无法从他人的角度去看问题;失去了同理心、同情心和仁慈之心;并且,他视自己为强大有力和备受欢迎的人——不得不说,在一些同伴甚至成人的眼中,他确实被看作领导能力强的“好孩子”。他的权力意识、党同伐异,以及对排斥他人的热衷反而给他带来了声望。
被欺凌者在持续被侵害的环境下没有任何喘息的机会,他开始变得抑郁并向那些欺负他的人进行反击。他被同伴和成人们认为是个“大麻烦”。由于他总是缺课且在课堂上无法集中精力,他的成绩开始下滑——这给他带来了更大的压力和羞辱。他无法找出建设性的方式来恢复正常生活,于是,他开始花时间想办法去报复。他可能会加入另一群“不良分子”,和他们一起计划图谋一场复仇;又或者,面对欺凌他一退再退,试图用隔绝一切和放任自己的态度来减轻痛苦。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变得越来越像欺凌者试图把他塑造成的样子。
不无辜的旁观者的举动无外乎以下四种:
1.抱着对欺凌的恐惧,继续把欺凌现象归咎于被欺凌者罪有应得;
2.加入欺凌行列,从旁观者上升为欺凌者或欺凌者的支持者和追随者;
3.由于看到没有任何人干预欺凌行为,他们耸耸肩,认为自己对此也无能为力;
4.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第六幕:尾声
伴随着不良的自我意识、自我膨胀、贫乏的社交技巧,以及对挑衅和怠慢的过激反应,欺凌者逐渐长大。恃强凌弱成了他个人、社交和工作的生活方式。由于把欺凌看作太平常不过的事,他常常用各种理由和借口去无视欺凌行为的危害,并将这种危害合理化。
拥有较高社会地位的欺凌者则会受到社会文化的支持。他的行为被视为“规范”。而这种支持的作用仅仅是为他夸张的价值感和权力意识、自我优越感和要求身边人无条件顺从的期望提供了养分。他往往会成为他所在的高中、大学、社区,或商业、政治舞台的大人物。在后果并不明显的条件下,他会折腾和捉弄那些看上去不如他的,或者对他社会地位有威胁的人。
被欺凌者陷入更深的抑郁和(或)愤怒中。他对自己感到愤怒,对欺凌他的人、对那些旁观者,以及对所有不会或不能帮助他的成人感到愤怒。由于不再相信成人会对他伸出援手,加上生活中早已没有纯真的友谊,为了摆脱痛苦,他将无所不用其极。压抑已久的愤恨化作暴力向外爆发,欺凌过他的人、所有看似支持过欺凌行为的人、那些对欺凌行为装聋作哑的人和所有未能好好保护他的人都成为了他的攻击目标。另一种情况是被欺凌者将这种愤怒向内爆发,用结束自己生命的方式来摆脱痛苦。第三种情况则是综合了前两种情境,也是我们当下再熟悉不过的一种情况,即被欺凌者先狂暴地杀害许多人,之后以自杀或入狱的结局了此终生。
不无辜的旁观者要么是身处欺凌事件中,为自己没能挺身而出而深感内疚,要么变得对眼前的暴力行为麻木不仁,他们将这些行为大事化小,解释为童年生活的一部分——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孩子成长过程中的一点磨炼而已。
舞台重置。
复演
悲剧刚刚落下帷幕,欺凌者和他的追随者们就迫不及待地要求再演一遍。实际上,他们这样做,并非是因为他们明目张胆地认为自己的欺凌行为或要求继续实施欺凌是合理的,而是因为他们觉得根本没有发生过欺凌,他们从未凌辱和责难过被欺凌者。他们声称这一切都是因为被欺凌者自身存在问题,他自己的或他人做的任何事都是其自身问题所造成的。在种族欺凌的案例中,被欺凌者常常被指责太敏感了。在性侵害的案例中,被侵犯者经常在事件发生后受到二次伤害,她会被贴上“过错者”的标签,被人指责为共犯或是她自己要求被侵犯的。
如果将“他”换成“她”,将身体欺凌换作言语欺凌、孤立和流言蜚语,将造成被欺凌孩子被欺凌的原因改变为——诸如种族、国籍、性别、性取向、性别认同、信仰、身体特征、心智能力、体重、身高、过敏反应、社会地位——我们将得到一场全新的演出,而这场演出与之前的演出有着相同的主题和扮演内容,以及相同的悲剧结尾。
这场悲剧已上演了太久。
在第一部分接下来的章节中,我们会就以下问题进行探讨:什么是欺凌而什么不是,统计资料——演出背后的数据,三种主要角色——他们的装扮、台词和行为,他们彼此之间的影响,以及他们共同制造的暴力循环和一些造成这个循环生生不息的谬见。第二部分,我们会探寻家庭、学校和社区在这场悲剧中扮演着什么角色,他们是如何将欺凌悲剧的舞台搭起,如何将孩子们分配了角色安置到演出中去。最重要的是,我们会寻找一些方式,使三方共同努力打破这个暴力循环,并创造出更富有关爱的社区环境使我们的孩子茁壮成长。
我们有这样的倾向,即用简单的原因来解释问题并由此幻想解决问题的方式也可以是简单的……当你审视校园暴力时,会发现造成其愈演愈烈的原因是众多的——家庭暴力、暴力的电视节目、欺凌和被欺凌,以及一个鼓励将暴力作为为自己争取利益的最有效方式的文化环境。摆在我们面前的局面不是由某个单个原因造成的,而是以上所有因素的集合体。
——霍华德·斯皮瓦克(Howard Spivak)博士
霍华德·斯皮瓦克博士是塔夫斯大学医学院儿科及社区健康教授,首个有关校园欺凌的全国性大样本研究社论的作者,其社论发表于2000年4月的《美国医学协会杂志》(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编辑推荐

推荐语:

1.作者是著名的国际畅销书作者,被世界公认为养育、教育、冲突解决和疗愈方面的演讲家和顾问。
2.作者基于自己在世界各国几十年的的教育实践与经历,提供了清晰、具体又实用的解决方案。
编辑推荐篇章:


推荐文章

P 5    悲剧的场景
P 180  协商和冲突解决技巧
联系方式
  • 电话:010-82275571
  • 传 真:010-82275048
  • 邮编:100029
  • E-mail:daxiakefu@163.com
  • 北京市朝阳区北土城西路7号元大都F座401室
大夏教育网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28539号-6  盛世阳光: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