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检索

教师用书

首页 > 图书 >
《定义语文》
著名教育专家成尚荣先生力作; 让教师和儿童在语文世界里站立、闪耀起来……
  • 作者: 成尚荣
  • 价格:¥45.00元
可以由此购买:
  亚马逊   当当   京东
  • 出版日期2017-09-01
  • 装帧平装
  • 印刷规格
  • 出版社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 页码223页
  • 纸张胶版纸
  • ISBN978-7-5675-6625-5
  • 开本16 开

定义语文不是界定语文,而是一个文化理解过程。本书从专业的眼光、语文的世界眼光、语文教育家和知识分子、种诗的人等角度全面阐释了作者的语文观、语文教育观。语文是专业的,同时又不能脱离世界,需要具有世界的眼光,因此,语文教师应该是教育家和知识分子,是诗人,能够用汉字、用母语向世界讲述中国的故事,把语文教育置于世界中,置于人类发展的历程中。

 


成尚荣,194112月生,南通人。江苏省教科院研究员。做过小学语文教师,担任过小学校长,省教育厅处长、主任,江苏省教科所所长,《江苏教育研究》主编、《基础教育课程》执行主编。第七届国家督学。现为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改革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小学教材审查委员、中国教育学会学术委员会顾问。研究方向:课程教学、儿童文化、教师发展。

 


自序

在更大的坐标上讲述自己的故事

曾经犹豫很久,不知丛书的自序究竟说些什么,从哪里说起,怎么说。后来,我想到,丛书是对自己人生的第一次小结,而人生好比是个坐标,人生的经历以及小结其实是在坐标上讲述自己的故事。于是自序就定下了这个题目。

与此同时,我又想到故事总是一节一节的,一段一段的,可以分开读,也可以整体地去读。因此,用“一、二、三……”的方式来表达,表达人生的感悟。

一、尚可:对自己发展状态的认知

我的名字是“尚荣”二字。曾记得,原来写的是“上荣”,不知何人、何时,也不知何因改成“尚荣”了。那时,家里人没什么文化,我们又小,改为“尚荣”绝对没有什么文化的考量,但定有些什么不知所云的考虑。

我一直认为“尚荣”这名字很露,不含蓄,也很俗,不喜欢,很不喜欢。不过,现在想想,“尚荣”要比“上荣”好多了,谦逊多了,也好看一点。我对“尚荣”的解读是“尚可”,其含义是,一定要处在“尚可”的认知状态,然后才争取从尚可走向尚荣的理想状态。

这当然是一种自我暗示和要求。我认为,人不能喧闹,不能作秀,更不能炫耀(何况还没有任何可以炫耀的资本)。但人不能没有精神,不能没有思想,我一直要求自己做一个有追求的人,做一个精神灿烂的人。正是“尚可”“尚荣”架构起我人生的坐标。尚可,永远使我有种觉醒和警惕,无论有什么进步、成绩,只是“尚可”而已;尚荣,永远有一种想象和追求,无论有什么进展、作为,只不过是“尚荣”而已。这一发展坐标,也许是冥冥之中人生与我的约定以及对我的承诺。我相信名字的积极暗示意义。

二、走这么久了,才知道现在才是开始

我是一只起飞很迟的鸟,不敢说“傍晚起飞的猫头鹰”,也不愿说“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说起飞很迟,是因为61岁退休后才安下心来,真正地读一点书,写一点小东西,在读书和写作中,生发出一点想法,然后把这些想法整理出来,出几本书,称作“文丛”。在整理书稿时,突然之间有了一点领悟。

第一点领悟:年龄不是问题,走了那么久,才知道,原来现在才是开始。人生坐标上的那个起点,其实是不确定的,任何一个点都可以成为起点;起点也不是固定的某一个,而是一个个起点串联起发展的一条曲线。花甲之年之后,我才开始明晰,又一个起点开始了,真正的起点开始了。这个点,就是退休时,我在心里默默地说的:我不能太落后。因为退休了,不在岗了,人一般会落后,但不能太落后。不能太落后,就必须把过去的办公桌,换成今天家里的那张书桌,书桌告诉我,走了那么久,坐在书桌前,才正是开始。所以,年龄真的不是问题,起点是自己把握的。

第二点领悟:人生是一首回旋曲,总是要回到童年这一人生根据地去。小时候,我的功课学得不错,作文尤其好。那时,我有一个巴望:巴望老师早点发作文本。因为发作文本之前,总是读一些好作文,我的作文常常被老师当作范文;也常听说,隔壁班的老师也拿我的作文去读。每当那个激动人心的时刻来临,我会想入非非:总有一天要把作文登在报刊上,尤其是一定要在《新华日报》上刊登一篇文章。童年的憧憬和想象是种潜在的力量。一个人童年时代有没有一点想入非非,今后的发展还是不同的。和过去的学生聚会,他们也逐渐退休了,有的也快70岁了。每每回忆小学生活,总忆起那时候我读他们的作文。文丛出了,我似乎又回到了自己的童年时代。童年,那是我人生的根据地;人总是在回旋中建构自己的历史,建构自己的坐标,总得为自己鸣唱一曲。

第三点领悟:人的发展既可以规划又不能规划,最好的发展是让自己“非连续发展”。最近我很关注德国教育人类学家博尔诺夫的“非连续”教育理论。博尔诺夫说,人是可以塑造的,但塑造的观点即连续性教育理论是不完整的,应当作重要调整和修正,而非连续性教育倒是对人的发展具有根本的意义。我以为,非连续性教育可以迁移到人的非连续性发展上。所谓非连续性发展,是要淡化目的、淡化规划,是非功利的、非刻意的。我的人生好像用得上非连续发展理论。如果你功利、浮躁、刻意,会让你产生“目的性颤抖”。人的发展应自然一点,“随意”一点,对学生的教育亦应如此,最好能让他们跳出教育的设计,也让名师的发展跳开一点。只有“尚可”,才会在不满足感中再向前跨一点。

三、坐标上的原点:追寻和追赶

文丛实质上是我的一次回望,回望自己人生发展的大概图景,回望自己的坐标,在坐标上讲述自己的故事。回望不是目的,找到那个点才最为重要。我要寻找的是那个坐标上的原点,它是核心,是源泉,是出发点,也是回归点。找到原点,才能架构人生发展的坐标,才会有真故事可讲。

那个点是什么呢?它在哪里呢?

它在对人生意义的追寻中。我一直坚信这样的哲学判断:人是意义的创造者,但人也可以是意义的破坏者。我当然要做意义的创造者。问题是何为意义。我认定的意义是人生的价值,既是个人存在和发展的价值,也是对他人对教育对社会产生的一点影响。而意义有不同的深度,价值也有不同的高度。值得注意的是,人生没有统一的深度和高度,也没有统一的进度和速度,全在自己努力,不管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努力了,达到自己的高度才重要,把握自己的进度才合适。而所谓的努力,对我来说就是两个字:追赶。因为我的起点低,基础薄弱,非“补课”不可,非追赶不可。其实,追赶不仅是态度,它本身就是一种意义。

我追赶青春的步伐。路上行走,我常常不自觉地追赶年轻人的脚步,从步幅到步频。开始几分钟,能和年轻人保持一致,慢慢地赶不上了。过了几分钟,我又找年轻人作对象,去追赶他们的脚步,慢慢地,又落后了。追赶不上,我不遗憾,因为我的价值在于追求。这样做,只是对自己的要求,是想回到青年时代去,想再做一回年轻人,也是向年轻人学习,是向青春致敬的一种方式。有了青春的步伐,青春的心态,才会有青春的书写。

我追赶童心。我曾不止一次地引用作家陈祖芬的话:人总是要长大的,但眼睛不能长大;人总是要变老的,但心不能变老。不长大的眼是童眼,不老的心是童心。童心是可以超越年龄的,只要有童心,就会有童年,就会有创造。我自以为自己有颗不老的童心,喜欢和孩子说话,喜欢和年轻人对话,喜欢看绘本,喜欢想象,喜欢天上云彩的千变万化,看到窗前的树叶飘零了,我会有点伤感。追赶童心,让我有时激动不已。

我追赶时代的潮流。我不追求时尚,但是我不反对时尚,而且关注时尚。同时,我更关注时代的潮流,课程的,教学的,教育的,儿童的,教师的;经济的,科技的,社会的,哲学的,文化的。有人请我推荐一本杂志,我毫不犹豫地推荐《新华文摘》,因为它的综合性,让我捕捉到学术发展的前沿信息。每天我要读好几种报纸,报纸以最快的速度传递时代的信息,我会从中触摸时代的走向和潮流。读报并非消遣,而是让其中一则消息触动我的神经。

所有的追赶,都是在寻觅人生的意义。人生坐标,当是意义坐标。意义坐标,让我不要太落后,让我这只迟飞的鸟在夕阳晚霞中飞翔,至于它落在哪个枝头,都无所谓。迟飞,并不意味着飞不高飞不远,只要是有意义的飞翔,都是自己世界中的高度和速度。

四、大胸怀:发展的坐标要大些

人生的坐标,其实是发展的格局,坐标要大,就是格局要大。我家住傅厚岗。傅厚岗曾住过几位大家——徐悲鸿、傅抱石、林散之,还有李宗仁。我常在他们的故居前驻足,见故屋,如见故人。徐悲鸿说,一个人不能有傲气,但一定要有傲骨;傅抱石对小女傅益瑶说,不要做文人,做一个有文化的人,重要的是把自己的胸襟培养起来。徐悲鸿、傅抱石的话对我启发特别大。我的理解是:大格局来自大胸怀,胸怀大是真正的大;大格局不外在于他人,而是内在于人的心灵。而胸怀与视野联系在一起。于是,大视野、大胸怀带来大格局,大格局才会带来大一点的智慧,人才能讲一点更有内涵、更有分量的故事。这是我真正的心愿。

大胸怀下的大格局,是由时间与空间架构成的坐标。用博尔诺夫的观点看,空间常常有个方向:垂直方向、水平方向和点。垂直方向引导我们向上,向天空,向光明;水平方向引导我们向前;点则引导我们要有一个立足点。无论是向上,还是向前,还是选择一个立足点,都需要努力,都需要付出。而时间则是人类发展的空间。时间特别引导人应当有明天性。明天性,即未来性,亦即向前性和向上性。所以,实践与空间构筑了人生的坐标,这样的坐标是大坐标。

五、对未来的慷慨:把一切献给现在

在这样的更大坐标中,需要我们处理好现实与未来的关系。我非常欣赏这样的表述:对未来的慷慨,是把所有的一次都献给现在。其意不难理解:不做好现在哪有什么未来?因此想要在更大的坐标上讲述故事,则要从现在开始,只有着力讲好今天的故事,才有明天的故事。有一点,我做得还是比较好的:不虚度每一天,读书、读报、思考、写作成为一天的主要生活内容,也成了我的生活方式。有老朋友对我的评价是:成尚荣不好玩。意思是,我不会打牌,不会钓鱼,不会喝酒,不喜欢游山玩水。我的确不好玩。但我觉得我还是好玩的。我知道,年纪大了,再不抓紧时间读点书写点什么,真对不起自己,恐怕连“尚可”的水平都达不到。这位老朋友已离世了,我常默默地对他说:请九泉之下,仍继续谅解、宽容我的不好玩吧。真的,好不好玩在于自己的价值认知和追求。

六、首先做个好人,一个有道德的人

讲述的故事不管有多大,有一个十分重要的主题,那就是做个好人。做个好人真不容易。我对好人的定义是:心地善良,有社会良知,谦虚,和气,平等对人,与人为善,多站在对方的位置上想想。我的主要表现是:学会“让”。让,不是软弱,而是不必计较,不在小问题上计较,不在个人问题上计较。所谓好人,说到底是做个有道德的人。参与德育课程标准的研讨,参与道德与法治教材的审查,参与学生发展核心素养的论证,我最大的体会是:道德是照亮人生之路的光源,人生发展坐标首先是道德坐标。我信奉林肯的论述:“能力将你带上峰顶,德行将让你永驻那儿。”我还没登上峰顶,但是道德将成为一种攀登的力量和永驻的力量。我也信奉,智慧首先是道德,一如亚里士多德所言,智慧就是就那些对人类有益的或有害的事采取行动的伴随着理性的真实的能力状态。我又信奉,所谓的退、让,实质上是进步,一如插秧歌:“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六根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我还信奉,有分寸感就不会贪,有意志力就不怕,有责任心就不懒,有自控力就不乱。而分寸感、意志力、责任心、自控力无不与道德有关。

在更大的坐标上讲述故事,是一个反思、梳理、提升的过程,学者称之为“重撰”中的深加工。文丛试图对以往的观点、看法作个梳理,使之条理化、结构化,得以提升与跃迁。如果作一些概括的话,至少有三点体会。其一,心里有个视角,即“心视角”。心视角,用心去观察问题、分析问题。心视角有多大,坐标就可能有多大;心视角有多高,坐标就可能有多高。于是,我对自己的要求是,对任何观点对任何现象的分析、认识看高不看低,往深处本质上去看,往立意和价值上去看。看高就是一种升华。其二,脑子里有个思想的轮子。思想让人站立起来,让人动起来、活起来,人的全部尊严在于思想。思想是从哪里来的?来自哲学,来自文学,来自经典著作。我当然相信实践出真知,但是实践不与理论相结合,是出不了思想的。思想好比轮子,推着行动走。倘若文章里没有思想,写得再华丽都不是好文章。我常常努力地让思想的轮子转动起来。发展坐标是用思想充实起来、支撑起来的。其三,从这扇门到那扇门,打开一个新的天地。读书时,我常有种想象,我把这种阅读称作“猜想性阅读”。这样的阅读会丰富自己原有的认知框架,甚至可以改变自己原有的认知框架。写作则是从这扇门到那扇门,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由浅及深,是新的门窗的洞开。

七、把坐标打开:把人、文化,把教育的关注点、研究点标在坐标上

更宽广的视野,更丰富的心视角,必然让坐标向教育、向生活、向世界打开。打开的坐标才可能是更大的坐标。我对专业的理解,不囿于学科,也不囿于课程,而要在人的问题上,在文化的问题上,在教育改革、发展的一些大问题上有些深度的阐释和建构,这样的专业是大专业。由此,对教师的专业发展我曾提出“第一专业”的命题。对教师专业发展如此,对教育科研工作者也应有这样的理解与要求。基于这样的认识,文丛从八个方面梳理、表达了我这十多年对有关问题思考、研究的观点:儿童立场、教师发展、道德、课程、教学、语文、教学流派以及核心素养。我心里十分清楚:涉及面多了,研究的专题不聚焦,研究的精力不集中,在深度上、在学术的含量上达不到应有的要求。不过,我又以为,教育科研者视野开阔一点,视点多一点,并不是坏事,倒是让自己在多样性的认知与比较中,对某一个问题发现了不同的侧面,让问题立起来,观察得全面一些,也深入一些。同时,研究风格的多样化,也体现在研究的方向和价值上。

坐标打开,离不开思维方式和打开方式。我很认同“遮诠法”。遮诠法是佛教思维方式。遮,即质疑、否定;诠,即诠释、说明。遮不是目的,诠才是目的;但是没有遮,便没有深度、独特的诠;反过来,诠让遮有了更充足的理由。由遮到诠是思维方式,也是打开、展开的方式。

遮诠法只是我认同并运用的一种方式,我运用得比较多的是“赏诠法”。所谓赏,是肯定、认同、赞赏。我始终认为,质疑、批评、批判,是认识问题的方式,是指导别人的方式,而肯定、认同、赞赏同样是认识问题的方式,同样是指导别人的方式,因为肯定、认同、赞赏,不仅让别人增强自信,而且知道哪些是认识深刻、把握准确、表达清晰的,需要保持,需要将其放大,争取做得更好。对别人的指导应如此,对自己的学习和研究也应这样。这样的态度是打开的,坐标也是打开的。打开坐标,研究才会有新视野和新格局。

打开,固然可以深入,但真心的深入应是这一句话:“根索水而入土,叶追日而上天。”我对自己的要求是:向上飞扬,向下沉潜。要向上,还要向下,首先是“立起身来”。原来,所有的坐标里,都应有个人,这个人是站立起来的。这样的坐标才是更大的坐标。

八、打开感性之眼,开启写作之窗

不少人,包括老师,包括杂志编辑,也包括一些专家学者,认为我的写作是有风格的,有人曾开玩笑地说:这是成氏风格。

风格是人的影子,其意是人的个性使然,其意还在风格任人去评说。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写作风格究竟是什么,只知道,那些文字是从我的心里流淌出来的,大概真实、自然与诗意,是我的风格。

不管风格不风格,有一点我是认同的,而且也是在努力践行的,那就是相信黑格尔对美的定义:美是用感性表达理念和理性。黑格尔的话与中国文化传统中的“感悟”,以及宗白华《美学散步》中的“直觉把握”是相同的,相通的。所以,我认为,写作首先是打开感性之眼,运用自己的直觉把握。我自觉而又不自觉地坚持了这一点。每次写作,总觉得自己的心灵又敞开了一次,又自由呼吸了一次,似乎是沿着一斜坡向上起飞、飞翔。心灵的自由才是最佳的写作状态,最适宜的写作风格。

当然也有人曾批评我的这一写作风格,认为过于诗意,也“带坏”了一些教师。我没有过多地去想,也没有和别人去辩论。问题出在对“诗意”的理解存在偏差。写作是个性化的创造,不必去过虑别人的议论。我坚持下来了,而且心里很踏实。

九、讲述故事应当有一个丰富的工具箱

工具的使用与创造,让人获得了解放,对工具的使用与创造已成为现代人的核心素养。

讲述故事也需要工具,不只是一种工具,而且要有一个工具箱。我的工具箱里有不少的工具。一是书籍。正如赫尔博斯所说的,书籍是人类创造的伟大工具。书籍这一工具,让我的心灵有了一次又一次腾飞的机会。二是艺术。艺术是哲学的工具。凭借艺术这一工具我走向哲学的阅读和思考。长期以来,我对艺术作品及其表演非常关注。曾记得,读师范时,我有过编写电影作品的欲望,并很冲动。现在回想起来,有点好笑,又非常欣慰。因为我那电影梦,已转向对哲学、伦理学的关注了。三是课程。从目的与手段的关系看,课程是手段、是工具。课程这一透镜,透析、透射出许多深刻的意蕴。四是教科书。我作为审查委员,对教材进行审查时,不是审查教材本身,而是去发现教材深处的人——教材是不是为人服务的。工具箱,提供了操作的工具,而工具的使用,以及使用中生成的想象,常常帮助我去编织和讲述故事。

十、故事让时间人格化,我要继续讲下去

故事可以提供一个可供分享的世界。不过,我的目的,不只在与世界分享,更为重要的是,通过故事让时间人格化,让自己的时间人格化。讲述故事,是对过去的回忆,而回忆时,是在梳理自己的感受,梳理自己人格完善的境脉。相信故事,相信时间,相信自己的人生坐标。

我会去丰富自己的人生坐标,在更大的坐标上,继续讲述自己的故事。

2017115

 


目录

自序 在更大的坐标上讲述自己的故事  001

写在前面 语文的定义与意蕴:语文的断想  011

核心观点 母语教育与民族文化认同  017

第一辑 用专业的眼光看语文

用专业的眼光看语文  003

文化隐喻:语文教育的重构  005

小学语文应该是“大语文”——对“小语姓小”的质疑与厘清  014

不要淡忘了课改的使命——语文教学改革主导思想的追问  021

语文特质·语文素养·语文实践——课标核心概念及其内涵解读 026

语文教学再“语文”一些——语文教学改革的突破与平衡  035

语文教学应当有更高的追求——语文本色的坚持与追问  042

精彩观念:语言文字里长出灵魂  051

华文教育的文化责任与改革走向  053

在比较中发现和借鉴——东南亚小学华文阅读教学研讨会的一个视角 059

目 录

002 定义语文

第二辑 语文的世界眼光

开启语文“世界的眼光”  069

莫言获奖:语文教学的好建议  071

放大眼孔读书,站稳脚跟做人  082

让汉字教育成为盛大的文化节日  086

我对“文本细读”的几点想法  088

想象:从合理到合情  093

从作文的不同命运看作文的评判尺度  095

《爱的教育》与作文教学  105

接地气——以三年级学生作文起步为例  109

“双语教学”的本义及其他  111

一次有意义的试验与探寻——张康桥《望月》教学的启示  114

《走近李白》教学中的创造性  119

情智田野里绽放的一朵奇葩——评述孙双金《儿童诗》教学  125

003

第三辑 语文教育家和知识分子

洪宗礼:站在学术的高地上  133

王栋生:真正的知识分子和语文教育家  139

黄厚江:本色的“语文品质”  146

唐江澎:“体悟教学”的意义  152

曹勇军:用隐喻探索语文教育的哲学  159

蔡明:语文教育“心的指南针”  165

严华银:语文身份的坚守与明亮  171

第四辑 种诗的人

宽广的自由  179

语文要“轻轻的来,轻轻的走”  181

站在哪里看风景  183

永远站在春天里——语文教学应当有更深刻的变革  185

004 定义语文

“吻醒”?“唤醒”?——观《白雪公主》演出时引发的思考  187

文化:在丰富和深刻的阅读中  189

把学校建在图书馆里  191

期待“小花”的开放  193

用猜想定义阅读  195

洪氏语文的魂与支柱  197

12 岁以前的语文:孩子们幸福的礼物  199

语文教学的“好声音”  201

开放式阅读教学的规范与创新  203

语言:意义、风格与儿童  205

附 录

成尚荣从书里获得一双翅膀  209

真正的大师  217

致 谢? 221

 


精彩书摘

《母语教育与民族文化认同》p017

一、全球化进程中的重要命题

前些日子,报载两则消息,一则说2005年高考,广东考生在古文翻译中竟有一万多人得零分,一些学生的作文或照抄流行歌曲的歌词,或抄录作文要求说明中的文字,评卷老师唏嘘不已。另一则消息是,复旦大学举行汉语言文字大赛,夺得第一名的不是中国学生,竟是一支外国留学生队。记者说,国人大跌眼镜。确实,这是国人的一种尴尬,当然也是一种信号。

其实,事情绝非偶然,也绝非个别,汉语教育的被轻慢、汉语水平的下滑已几近趋势,其严重性已不是大跌眼镜的问题,也不是几声唏嘘叹息的问题。问题的表象可以用“外热内冷”来概括。一是外语热,尤其是英语热,而汉语冷。社会上的就业招聘、大学和职称的考级都有英语的要求,中小学还有双语教学的要求,而且要求越来越高,高过了对汉语的要求。现在,世界上的各种声音,尤其是英语的声音在华夏大地都有回响,但是,对汉语呼唤的声音却如此单薄和微弱。二是外国人学汉语热,国人学自己母语的热情却日趋冷淡。据说,全球有3000多万学生在中国以外的地方学习汉语,世界上100个国家的2500余所大学和越来越多的中小学开设了汉语课程。很有意思的是,我在写拙文的时候,中央电视台《实话实说》正在播出“超级汉语”节目,几位嘉宾正是在汉语大赛中夺魁的选手。他们用汉语侃侃而谈,并且说,学汉语不是“难”,而是“难免”——学汉语是中国的强盛所引发的必然趋势。外国人学汉语“难免”,国人学汉语却为什么难呢?什么时候,在我们自己的国度里汉语也成为“超级”的呢?新加坡《联合早报》将两条消息合在一起报道,不仅是内容的近似,而是用“冷”与“热”的反差与对比引发我们的思考:我们的母语教育究竟怎么了?我们该怎么办?这是一种警示!

英语的强势、汉语的落伍不是一个孤立的现象,其“外热内冷”的背后实际上是一个深刻的时代背景问题,那就是全球化。自从全球化的命题提出以来,全球化和反全球化的声音都有,但不管你的态度如何,全球化已来到我们中间,全球化已经实际展开。所以,母语教育实质上是全球化进程中一个十分重要的命题。

全球化应该是有预设的,全球化的展开引发了人们对一些问题的深入讨论。其一,全球化是一个与多样性、多元化同时进行的过程。在全球化过程中有各种力量的参与,包括处于不同文明中的群体和个体,但是参与的各种力量并不是均衡的。因此,“全球化既可以成为一个宰制性的霸权,也可以创造一个人类生命共同体”[1]。值得注意的是,英语正在成为“宰制性的霸权”,如克鲁克罗所言:英语成了全球经济的语言和国际普通话。这种外来语的强势企图颠覆母语的地位。但是,“全球化不是同质化”,“全球化和地方化是同步的,有全球化就一定有地方化”。[2]美国波士顿大学的社会学家彼得·伯格有一本书,书名就叫《多种多样的全球化》。事实证明,人类社会的发展从来都不是毫无个性的普遍主义,而多样性则是人类繁荣的必要条件,文化也正是这样,文化的生存需要语言的多样性。一种语言的出现,代表着人类某一方面智慧的生长,语言消失了,文化的多样性也就消失了,人类社会就不可能丰富多彩。正是在全球化与本土化的矛盾与冲突中,我们发现了语言多样化发展的张力。威廉·詹姆斯曾说道,没有个人的激情,共同体将是一潭死水;没有共同体的共鸣,个人的激情终将消退寂灭。尽管他说的是个人与共同体的关系,但完全可以引喻为全球化与本土化的关系:没有本土化的激情,全球化将是一潭死水;没有全球化的共鸣,本土化的激情终将消退寂灭。显而易见,加强母语教育正是为了推动民族文化的本土化,而加强民族文化的本土化,又将推动完整的全球化。当前,那种消退母语、削弱母语教育的认识与做法,完全是对全球化的片面误读,也完全可能使民族文化在全球化浪潮中寂灭为一潭死水。

其二,全球化引发文化认同。文化认同是全球化的又一重要预设。毋庸讳言,现代是一个普遍化和趋同化的时代,全球化只不过是这种趋势的一个必然结果。“然而,只要还不存在一个统一的全球民族,这个过程必然会在全世界引起认同危机和认同追求。这就是为什么‘民族主义和民族认同话语在这个愈益全球化的世界上看来仍然会保持其重要性(的原因)’。”[3](括号内容为笔者所加)全球化的进程不是无需认同,而是恰恰需要认同,认同危机和认同追求的存在才可能保持民族的独立性和独特的价值。认同就是不断地认识自己、发现自己,进而坚守自己;同时,认同也是不断地认识别人、发现别人,进而吸纳别人。因此,在融入多元文化潮流的过程中,如果没有认同追求,就有可能消退自己,甚至丧失自己,同时不能学习别人,也就不能丰富自己、发展自己。母语是民族的元素,是文化的符号,是一个国家的标志。显然,认同母语就是认同民族、认同民族文化,加强母语教育就是增强民族文化的认同感,增强民族的自豪感。就中华民族来说,加强母语教育,为的是让我们,尤其是让青少年不断地反问自己:在全球化时代,是什么使中国人成为中国人?成为中国人意味着什么?中国文化在世界多极文化的谱系里有什么价值?中国人在人类发展的坐标里处于何种位置?当然,在提问的时候,必然会涉及母语和母语教育。提问是认同的过程,也是成熟的标志。认同正是增强民族自信心和民族使命感的过程。

如此看来,在全球化的背景下,母语教育联结着文化认同,联结着文化的本土化。警惕母语的下滑绝不是危言耸听,增强对母语的教育意识,就是对母语的一种支援,甚至是一种捍卫,这也绝不是言过其实。

二、母语的根源性及母语教育的使命

本不想涉及母语的界定,因为,我想什么是母语,是不言而喻的。但是,当下对母语的定义还有不少的争论,看来,在母语的界定上有一个初步的认同,还是相当重要的。我基本的想法是,首先要搞清楚母语的基本属性,同时要把母语的基本属性与母语的价值区分开来。

1.

根源性:母语的基本属性。《辞海》里注明:“母语,指儿童习得的第一语言,多为本民族或本国语言。”洪宗礼先生主持的中外母语教材比较研究组认为:“母语,一个人最初学会的一种语言,在一般情况下是本民族的语言或某一方言。如果某一民族的标准语是所在国人民共同使用的语言,那它就是国语了。”[4]毋庸置疑,汉语是中华民族的标准语言、共同使用的语言;而汉语又是在与各少数民族母语的互动中发展、繁荣起来的。强调对汉语这一母语的教育,并不排斥对少数民族母语的教育,更不否定中华民族文化是汉文化与各少数民族文化的结合,决非仅指汉文化。

以上表述中,有两个关键词:第一语言、最初学会。《辞海》里注明:“母,根源,……泛指能有所滋生的事物”,所以,我以为母语的基本属性应是根源性。有人把母语比作酵母、种子,是不无道理的。母语这一根源性的属性,实际上是在向我们宣告如下内容:第一,她向我们宣告,母语是民族文化之源。正是母语在被使用的过程中滋生了文化,创造了文化。若要发展民族文化,必要发展母语,加强母语教育。可以这么认为,放弃母语就是消逝和丧失本民族的文化。第二,她向我们宣告,母语是民族形成的基本要素。一个民族是依靠她的文化站立起来的,而文化又是在母语中创生的。母语代表着一个民族,象征着一个国家。正因如此,日本著名文化学家岸根卓郎在《文明论——文明兴衰的法则》一书中如是说:“放弃母语,就是通向亡国(毁灭文明)的捷径。”第三,她向我们宣告,一个民族有应该有根的意识。母语是我们共同的源头,是我们民族的根。记住母语,我们才会有民族记忆、历史记忆,我们才知道,自己是谁,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习得母语,就是获得了民族的文化基因和文化胚胎。第四,她向我们宣告,母语是我们的精神家园。海德格尔说,“语言是存在的家”[5]。母语是我们存在的精神家园,在“家”里我们才会获得人生关怀,才不会似浮萍四处飘零,才会找到自己和我们这个民族的内在根基。母语的根源性向我们宣告了很多,我们倾听她的宣告,才会真正懂得什么是母语。

2.

言说、表达的方式:母语的深层定义。海德格尔对语言有很深刻的见解,他多次说:“语言在生存论及存在论上的根基是言说……”,“言说表出的方式就是语言……言说是生存论上讲的语言”。[6]海德格尔其实是在谈论母语,即母语是一个民族言说表出的方式。事实证明,不同的民族有不同的言说表出方式,不同的言说表出方式往往代表着不同的母语。这是事实,但这一简单的事实几乎不曾被认真思考过。明确了这一点,我们可以搞清楚不少问题。一是加强母语教育,是不是只编只教只读我们民族自己的文学作品?国外的文学作品能不能进入我们的教材?这样的教材算不算母语教材?这样的教育算不算母语教育?国外的作品通过我们母语的翻译,在保留其本义和风格的同时,已经在用我们的言说方式在表出和传达,显然,已经进入了我们的母语教育的畴域。二是加强母语教育,不只是会识字、会写字、会读书、会作文,更为重要的是要学会言说表出的方式。“在全世界几千种语言当中,汉语是很特殊的一种语言。”[7]中国文化的特点之一,是语言系统在概念与形式上的独一无二。这势必要求我们潜心研究和体验表达的独特性,通过表达方式的体验、把握和运用,真正学会用汉语表达我们的思想。如此看来,在母语教育中要把表达方式的学习和训练提到更高的地位上来。三是要伤害母语,必定伤害母语的表达方式,要颠覆母语的地位必先颠覆它的表达方式。值得注意的是,当下的一些网络语言、聊天语言、动漫语言等正在随意地改变着我们母语的表达方式,这些语言追求时尚、新奇、刺激,其间杂糅着奇怪的表述。因此我们必须提高警惕,加强母语的规范性,纯洁祖国的语言文字,别让强势外语从改变母语的言说方式上打开颠覆的缺口。

3.

发展自己,丰富人类文化:母语教育的使命。一个民族往往把自己全部的精神生活痕迹都珍藏在语言里,一个民族的语言总是体现着这个民族的精神。母语是一个民族的精髓,可以说就是民族本身,是民族生命的一部分。于漪说,母语对外是一道屏障,而对内却是粘合剂。海德格尔说,语词乃供出者,它给我们什么呢?是啊,母语给我们什么呢?母语里充满着人文价值,她给了我们人文教养的尺度,给了我们终极关怀;母语里凝练着传统和历史的精粹,而传统往往是一种力量,她给了我们民族赓续的血脉,给了我们民族的魂魄;母语里蕴藏着智慧,她给了我们流淌着的思想、灵动着的智慧以及快乐、娱悦、幸福的智慧表情。……世界正在关注着中国的崛起,可以说,母语是我们这个民族自立于世界先进民族之林的文化源头和动力。

然而,母语不仅仅是属于这个民族和国家的,也是属于人类的,她不仅是民族生命的一部分,也是人类文明的组成部分;母语对外是一道屏障,但也应是与人类沟通对话的平台。捍卫母语,就是在捍卫人类文化与文明;加强母语教育,就是在促进人类的进步。这些就是母语教育的崇高使命。

三、关于“认同”的认同及对母语教育的建议

全球化强化着认同的意识。什么是认同?对“认同”首先有一个认同的问题。认同是一个抽象的概念,但包含了丰富的内容。“根据西方学者的研究,认同有微观和宏观两个层面。在微观层面上,认同是人类行为与动力的持久源泉,它坚定了人们对自己的看法,又从人们与他人的关系中,派生出生命的意义。在宏观层面,认同是一个更深的个人意义的代码,它将个人与最一般层面的社会意义相联系。”[8]从这一解读中,我以为可以认同以下一些观点,并由此派生出对母语教育的基本建议。

1.

认同首先是一种定位,为的是获得归属感。这种归属感,在政治学上是国家认同和民族认同,是国家和民族的定位。而这种定位首先体现在文化认同上,而文化认同又体现在母语的认同上。因此,民族语言一旦消失,这个民族也就不复存在了。反之,“亡了国当了奴隶的人民,只要牢牢记住他们的语言,就好像拿着一把打开监狱大门的钥匙”。都德在《最后一课》中借语言教师韩麦尔说的这句话,道出了母语在民族和国家定位中的重要作用。由此,我们自然想到,母语教育就是让学生在母语中认识自己的民族和祖国,确认自己的民族身份和国家身份,培育民族性格和民族精神,确立为中华民族复兴而奋斗的志向。母语教育让学生手握的那把“钥匙”,不断去打开民族文化宝库和人类文明之窗。在任何时候,母语教材建设的这一使命都不能有任何松懈,否则,母语的这种失责其实是民族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丢失。

这种归属感,在社会学上就是让每个人在社会的共同体和群体中认识自己,找到自己的社会角色和身份,培育起涂尔干称之为的“集体良知”,进而把各个个体凝聚在一起。关照当下的母语教材和母语教育,在面向每一个学生的同时,开始关注“这一个”,关注“这一个”,为的是让学生的主体性和个性得到充分发挥。但与此同时,也让对学生的集体责任感的教育显得苍白无力。所以要让学生认同家庭责任感、集体责任感、社会责任感,甚至人类责任感,让责任感伴随着学生的成长,唯此,学生才会真正学会感动和感谢。

2.

认同是一个开放的系统,要让学生认识世界和人类。认同始终存在于关系之中,失掉关系就会失掉认同。民族认同不是狭隘的民族主义情怀,不是以排斥外来文化的方式来界定。民族文化应该向所有人类文化开放。用这一观点来审视母语教材和母语教育,就会发现我们的视野还比较狭窄。母语文化是民族的、国家的,也是人类的,民族文化是在与人类文化的互动中发展起来的。对母语的崇拜,理应包含对人类文化的崇拜,包含对多元文化的尊重与接纳。所以要赋予母语整个人类文化的色彩,赋予母语教育世界眼光和全球胸怀。我们不仅要研究本国母语教育的经验,还要研究和借鉴其他民族和国家加强其母语教育的经验,从中获得启发。其实,各国的母语教育都得到加强了,才有可能在均势条件下的真正对话。有人说,这种本土与世界的关系,行动上是本土的,而思考是全球的。我们的母语教育不仅要学会母语的思维方式,而且要逐步适应和学会其他语言的思维方式。思维的开放是最广阔的开放,思考着去认同才会有深度。

3.

认同不是目的,认同是为了参与。通过认同,获得归属感,找到自我位置,认清了自己,也发现了别人;认同为的是参与,这种参与是积极的创造过程。用这种认同理念和认同追求去反思母语教材建设和母语教育,其中有两个聚焦点。一是对传统母语教育经验的汲取与创造。我国的母语教育有着非常优秀的传统,累积了许多宝贵的经验,至今都有强大的生命力,因此我们不能背对历史,必须继承和弘扬。多读多写,体会汉语的声文之美、形文之美和意义之美。意义之美是一切语种的文学所共同的,形文之美和声文之美则各与其文字的特性紧密相依。汉字比之拼音文字更易于造成多样的形文之美和声文之美。在审美追求上,我们“主张和而不同,差异、对立造成的和谐,是最佳的和谐”[9]。因此汉语的特性决定着母语教育需要引导学生在吟诵与写作中体验、感悟和生成。二是在汲取优秀文化传统中需要进行新的解释。认同不是文化乡愁,也不是怀古复旧,当然更不是倒退,而是在新的起点上迈步。母语教材和母语教育要引导学生在理解原义和本义的基础上,赋予传统新的解释,使传统价值成为现代价值。这种积极的参与是一个创造的过程。放眼全球,不少国家也正用自己的母语和价值来诠释儒家的经典,于是有了所谓“波士顿儒家”等。[10]时代的脚步永远是向前的,认同总要伴随着时代的脉搏,唯此,母语教育才会在深厚的底蕴中透发新的价值气息。

4.

文化认同的关键是文化自觉。文化自觉表现在对民族文化的热爱、对外来文化的尊重;表现在对民族文化价值的理解,对文化资源的保护、开发和使用;表现在文化能力的提升,用自己的眼睛去做文化观察,用自己的嘴和笔去表达和传播。文化能力的核心是思维能力和创造能力,这始终是我国母语教育的软肋。如果缺乏对文化现象的思考、分辨,缺乏对新文化的接纳与创造,那么,文化能力只能是纸上谈兵,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也将会停止发展的脚步。

全球化背景下文化认同对母语教育发出了多少信息啊,我们的任务不该是叹息,而应是去建设——面对多元文化,我们不是无能为力的。

[1] 杜维明:《对话与创新》,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

[2] 同上。

[3] 张汝伦:《经济全球化和文化认同》,选自《中国大学学术讲演录》,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

[4] 中外母语教材比较研究课题组:《中外母语教材比较研究论集》,江苏教育出版社2001年版。

[5] [德]海德格尔著,郜元宝译:《人,诗意地安居》,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

[6] 同上。

[7] 王先霈:《国学举要•文卷》,湖北教育出版社2002年版。

[8] 张汝伦:《经济全球化和文化认同》,选自《中国大学学术讲演录》,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

[9] 王先霈:《国学举要•文卷》,湖北教育出版社2002年版。

[10] 张汝伦:《经济全球化和文化认同》,选自《中国大学学术讲演录》,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

语文既要守卫自己的边界,

完成独当之任,

又要善于打开边界,

向其他课程学习,

构造课程共同体,

为学生搭建更宽更高的平台。

 

 



编辑推荐

•本书系《大夏书系•成尚荣教育文丛》首部力作。

•作者在书中全面阐述了自己的语文教育观、语文立场。定义语文不是界定语文,而是阐释语文,理解语文的课程性质,明晰语文的文化使命。

•本书内容深入浅出,,对今天的语文教育提出高屋建瓴式建构的同时,又不乏脚踏实地的扎实实践,为广大一线语文教师、语文研究者提供了借鉴的元素。

 

推荐文章:

《写在前面 语文的定义与意蕴:语文的断想》

《母语教育与民族文化认同》p017

《文化隐喻:语文教育的重构》p005

《语文教学应该有更高的追求——语文本色的坚持与追问》p042

《想象:从合情到合理》p174

 


联系方式
  • 电话:010-82275571
  • 传 真:010-82275048
  • 邮编:100029
  • E-mail:daxiakefu@163.com
  • 北京市朝阳区北土城西路7号元大都F座401室
大夏教育网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28539号-6  盛世阳光: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