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检索

教师用书

首页 > 图书 >
《儿童立场》
教育名家成尚荣先生儿童研究力作! 儿童研究是教师发展的“第一专业”; 儿童研究应立足国家课程,基于儿童视角,尊重儿童的可能性
  • 作者: 成尚荣
  • 价格:¥58.00元
可以由此购买:
  京东   淘宝   当当
  • 出版日期2018-05-01
  • 装帧平装
  • 印刷规格
  • 出版社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 页码236
  • 纸张胶版纸
  • ISBN978-7-5675-6627-9/G·10465
  • 开本16开

成尚荣先生多年来致力于儿童教育研究。本书从理论与实践、儿童本身与教师视角,阐释了作者的儿童立场,即儿童研究是教育研究的母题,是教育的基本立场。

儿童研究是教师发展的“第一专业”,它超越学科,为教师专业发展提供基本概念和基本理论;儿童是一种可能性,教育的视野要从关注现实性向关注可能性转移;儿童研究的主题是重新认识和发现儿童,因为儿童对于我们,是熟悉的陌生者。

儿童期是人一生中的关键时期,儿童阶段所受的教育会成为影响一生的关键因素,从这本书中,不管是儿童研究的专家还是普通的一线教师都可以找到研究和日常教学的若干连接口,为自己的职业发展注入新的积极元素。


成尚荣,194112月生,南通人。江苏省教科院研究员。做过小学语文教师,担任过小学校长,省教育厅处长、主任,江苏省教科所所长,《江苏教育研究》主编、《基础教育课程》执行主编。第七届国家督学。现为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改革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小学教材审查委员、中国教育学会学术委员会顾问。研究方向:课程教学、儿童文化、教师发展。

 


 在更大的坐标上讲述自己的故事

 

曾经犹豫很久,不知丛书的自序究竟说些什么,从哪里说起,怎么说。后来,我想到,丛书是对自己人生的第一次小结,而人生好比是个坐标,人生的经历以及小结其实是在坐标上讲述自己的故事。于是自序就定下了这个题目。

与此同时,我又想到故事总是一节一节的,一段一段的,可以分开读,也可以整体地去读。因此,用一、二、三……”的方式来表达,表达人生的感悟。

尚可:

对自己发展状态的认知

我的名字是尚荣二字。曾记得,原来写的是上荣,不知何人、何时,也不知何因改成尚荣了。那时,家里人没什么文化,我们又小,改为尚荣绝对没有什么文化的考量,但定有些什么不知所云的考虑。

我一直认为尚荣这名字很露,不含蓄,也很俗,不喜欢,很不喜欢。不过,现在想想,尚荣要比上荣好多了,谦逊多了,也好看一点。我对尚荣的解读是尚可,其含义是,一定要处在尚可的认知状态,然后才争取从尚可走向尚荣的理想状态。

这当然是一种自我暗示和要求。我认为,人不能喧闹,不能作秀,更不能炫耀(何况还没有任何可以炫耀的资本)。但人不能没有精神,不能没有思想,我一直要求自己做一个有追求的人,做一个精神灿烂的人。正是尚可”“尚荣架构起我人生的坐标。尚可,永远使我有种觉醒和警惕,无论有什么进步、成绩,只是尚可而已;尚荣,永远有一种想象和追求,无论有什么进展、作为,只不过是尚荣而已。这一发展坐标,也许是冥冥之中人生与我的约定以及对我的承诺。我相信名字的积极暗示意义。

走这么久了,

才知道现在才是开始

我是一只起飞很迟的鸟,不敢说傍晚起飞的猫头鹰,也不愿说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说起飞很迟,是因为61岁退休后才安下心来,真正地读一点书,写一点小东西,在读书和写作中,生发出一点想法,然后把这些想法整理出来,出几本书,称作文丛。在整理书稿时,突然之间有了一点领悟。

第一点领悟:年龄不是问题,走了那么久,才知道,原来现在才是开始。人生坐标上的那个起点,其实是不确定的,任何一个点都可以成为起点;起点也不是固定的某一个,而是一个个起点串联起发展的一条曲线。花甲之年之后,我才开始明晰,又一个起点开始了,真正的起点开始了。这个点,就是退休时,我在心里默默地说的:我不能太落后。因为退休了,不在岗了,人一般会落后,但不能太落后。不能太落后,就必须把过去的办公桌,换成今天家里的那张书桌,书桌告诉我,走了那么久,坐在书桌前,才正是开始。所以,年龄真的不是问题,起点是自己把握的。

第二点领悟:人生是一首回旋曲,总是要回到童年这一人生根据地去。小时候,我的功课学得不错,作文尤其好。那时,我有一个巴望:巴望老师早点发作文本。因为发作文本之前,总是读一些好作文,我的作文常常被老师当作范文;也常听说,隔壁班的老师也拿我的作文去读。每当那个激动人心的时刻来临,我会想入非非:总有一天要把作文登在报刊上,尤其是一定要在《新华日报》上刊登一篇文章。童年的憧憬和想象是种潜在的力量。一个人童年时代有没有一点想入非非,今后的发展还是不同的。和过去的学生聚会,他们也逐渐退休了,有的也快70岁了。每每回忆小学生活,总忆起那时候我读他们的作文。文丛出了,我似乎又回到了自己的童年时代。童年,那是我人生的根据地;人总是在回旋中建构自己的历史,建构自己的坐标,总得为自己鸣唱一曲。

第三点领悟:人的发展既可以规划又不能规划,最好的发展是让自己非连续发展。最近我很关注德国教育人类学家博尔诺夫的非连续教育理论。博尔诺夫说,人是可以塑造的,但塑造的观点即连续性教育理论是不完整的,应当作重要调整和修正,而非连续性教育倒是对人的发展具有根本的意义。我以为,非连续性教育可以迁移到人的非连续性发展上。所谓非连续性发展,是要淡化目的、淡化规划,是非功利的、非刻意的。我的人生好像用得上非连续发展理论。如果你功利、浮躁、刻意,会让你产生目的性颤抖。人的发展应自然一点,随意一点,对学生的教育亦应如此,最好能让他们跳出教育的设计,也让名师的发展跳开一点。只有尚可,才会在不满足感中再向前跨一点。

坐标上的原点:

追寻和追赶

文丛实质上是我的一次回望,回望自己人生发展的大概图景,回望自己的坐标,在坐标上讲述自己的故事。回望不是目的,找到那个点才最为重要。我要寻找的是那个坐标上的原点,它是核心,是源泉,是出发点,也是回归点。找到原点,才能架构人生发展的坐标,才会有真故事可讲。

那个点是什么呢?它在哪里呢?

它在对人生意义的追寻中。我一直坚信这样的哲学判断:人是意义的创造者,但人也可以是意义的破坏者。我当然要做意义的创造者。问题是何为意义。我认定的意义是人生的价值,既是个人存在和发展的价值,也是对他人对教育对社会产生的一点影响。而意义有不同的深度,价值也有不同的高度。值得注意的是,人生没有统一的深度和高度,也没有统一的进度和速度,全在自己努力,不管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努力了,达到自己的高度才重要,把握自己的进度才合适。而所谓的努力,对我来说就是两个字:追赶。因为我的起点低,基础薄弱,非补课不可,非追赶不可。其实,追赶不仅是态度,它本身就是一种意义。

我追赶青春的步伐。路上行走,我常常不自觉地追赶年轻人的脚步,从步幅到步频。开始几分钟,能和年轻人保持一致,慢慢地赶不上了。过了几分钟,我又找年轻人作对象,去追赶他们的脚步,慢慢地,又落后了。追赶不上,我不遗憾,因为我的价值在于追求。这样做,只是对自己的要求,是想回到青年时代去,想再做一回年轻人,也是向年轻人学习,是向青春致敬的一种方式。有了青春的步伐,青春的心态,才会有青春的书写。

我追赶童心。我曾不止一次地引用作家陈祖芬的话:人总是要长大的,但眼睛不能长大;人总是要变老的,但心不能变老。不长大的眼是童眼,不老的心是童心。童心是可以超越年龄的,只要有童心,就会有童年,就会有创造。我自以为自己有颗不老的童心,喜欢和孩子说话,喜欢和年轻人对话,喜欢看绘本,喜欢想象,喜欢天上云彩的千变万化,看到窗前的树叶飘零了,我会有点伤感。追赶童心,让我有时激动不已。

我追赶时代的潮流。我不追求时尚,但是我不反对时尚,而且关注时尚。同时,我更关注时代的潮流,课程的,教学的,教育的,儿童的,教师的;经济的,科技的,社会的,哲学的,文化的。有人请我推荐一本杂志,我毫不犹豫地推荐《新华文摘》,因为它的综合性,让我捕捉到学术发展的前沿信息。每天我要读好几种报纸,报纸以最快的速度传递时代的信息,我会从中触摸时代的走向和潮流。读报并非消遣,而是让其中一则消息触动我的神经。

所有的追赶,都是在寻觅人生的意义。人生坐标,当是意义坐标。意义坐标,让我不要太落后,让我这只迟飞的鸟在夕阳晚霞中飞翔,至于它落在哪个枝头,都无所谓。迟飞,并不意味着飞不高飞不远,只要是有意义的飞翔,都是自己世界中的高度和速度。

大胸怀:

发展的坐标要大些

人生的坐标,其实是发展的格局,坐标要大,就是格局要大。我家住傅厚岗。傅厚岗曾住过几位大家——徐悲鸿、傅抱石、林散之,还有李宗仁。我常在他们的故居前驻足,见故屋,如见故人。徐悲鸿说,一个人不能有傲气,但一定要有傲骨;傅抱石对小女傅益瑶说,不要做文人,做一个有文化的人,重要的是把自己的胸襟培养起来。徐悲鸿、傅抱石的话对我启发特别大。我的理解是:大格局来自大胸怀,胸怀大是真正的大;大格局不外在于他人,而是内在于人的心灵。而胸怀与视野联系在一起。于是,大视野、大胸怀带来大格局,大格局才会带来大一点的智慧,人才能讲一点更有内涵、更有分量的故事。这是我真正的心愿。

大胸怀下的大格局,是由时间与空间架构成的坐标。用博尔诺夫的观点看,空间常常有个方向:垂直方向、水平方向和点。垂直方向引导我们向上,向天空,向光明;水平方向引导我们向前;点则引导我们要有一个立足点。无论是向上,还是向前,还是选择一个立足点,都需要努力,都需要付出。而时间则是人类发展的空间。时间特别引导人应当有明天性。明天性,即未来性,亦即向前性和向上性。所以,实践与空间构筑了人生的坐标,这样的坐标是大坐标。

对未来的慷慨:

把一切献给现在

在这样的更大坐标中,需要我们处理好现实与未来的关系。我非常欣赏这样的表述:对未来的慷慨,是把所有的一切都献给现在。其意不难理解:不做好现在哪有什么未来?因此想要在更大的坐标上讲述故事,则要从现在开始,只有着力讲好今天的故事,才有明天的故事。有一点,我做得还是比较好的:不虚度每一天,读书、读报、思考、写作成为一天的主要生活内容,也成了我的生活方式。有老朋友对我的评价是:成尚荣不好玩。意思是,我不会打牌,不会钓鱼,不会喝酒,不喜欢游山玩水。我的确不好玩。但我觉得我还是好玩的。我知道,年纪大了,再不抓紧时间读点书写点什么,真对不起自己,恐怕连尚可的水平都达不到。这位老朋友已离世了,我常默默地对他说:请九泉之下,仍继续谅解、宽容我的不好玩吧。真的,好不好玩在于自己的价值认知和追求。

首先做个好人,

一个有道德的人

讲述的故事不管有多大,有一个十分重要的主题,那就是做个好人。做个好人真不容易。我对好人的定义是:心地善良,有社会良知,谦虚,和气,平等对人,与人为善,多站在对方的位置上想想。我的主要表现是:学会。让,不是软弱,而是不必计较,不在小问题上计较,不在个人问题上计较。所谓好人,说到底是做个有道德的人。参与德育课程标准的研讨,参与道德与法治教材的审查,参与学生发展核心素养的论证,我最大的体会是:道德是照亮人生之路的光源,人生发展坐标首先是道德坐标。我信奉林肯的论述:能力将你带上峰顶,德行将让你永驻那儿。我还没登上峰顶,但是道德将成为一种攀登的力量和永驻的力量。我也信奉,智慧首先是道德,一如亚里士多德所言,智慧是就那些对人类有益的或有害的事采取行动的真实的、伴随着理性的能力状态。我又信奉,所谓的退、让,实质上是进步,一如插秧歌: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六根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我还信奉,有分寸感就不会贪,有意志力就不怕,有责任心就不懒,有自控力就不乱。而分寸感、意志力、责任心、自控力无不与道德有关。

在更大的坐标上讲述故事,是一个反思、梳理、提升的过程,学者称之为重撰中的深加工。文丛试图对以往的观点、看法作个梳理,使之条理化、结构化,得以提升与跃迁。如果作一些概括的话,至少有三点体会。其一,心里有个视角,即心视角。心视角,用心去观察问题、分析问题。心视角有多大,坐标就可能有多大;心视角有多高,坐标就可能有多高。于是,我对自己的要求是,对任何观点、任何现象的分析、认识看高不看低,往深处本质上去看,往立意和价值上去看。看高就是一种升华。其二,脑子里有个思想的轮子。思想让人站立起来,让人动起来、活起来,人的全部尊严在于思想。思想是从哪里来的?来自哲学,来自文学,来自经典著作。我当然相信实践出真知,但是实践不与理论相结合,是出不了思想的。思想好比轮子,推着行动走。倘若文章里没有思想,写得再华丽都不是好文章。我常常努力地让思想的轮子转动起来。发展坐标是用思想充实起来、支撑起来的。其三,从这扇门到那扇门,打开一个新的天地。读书时,我常有种想象,并把这种阅读称作猜想性阅读。这样的阅读会丰富自己原有的认知框架,甚至可以改变自己原有的认知框架。写作则是从这扇门到那扇门,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由浅及深,是新的门窗的洞开。

把坐标打开:

把人、文化,把教育的关注点、研究点标在坐标上

更宽广的视野,更丰富的心视角,必然让坐标向教育、向生活、向世界打开。打开的坐标才可能是更大的坐标。我对专业的理解,不囿于学科,也不囿于课程,而要在人的问题上,在文化的问题上,在教育改革、发展的一些大问题上有些深度的阐释和建构,这样的专业是大专业。由此,对教师的专业发展我曾提出第一专业的命题。对教师专业发展如此,对教育科研工作者也应有这样的理解与要求。基于这样的认识,文丛从八个方面梳理、表达了我这十多年对有关问题思考、研究的观点:儿童立场、教师发展、道德、课程、教学、语文、教学流派以及核心素养。我心里十分清楚:涉及面多了,研究的专题不聚焦,研究的精力不集中,在深度上、在学术的含量上达不到应有的要求。不过,我又以为,教育科研者视野开阔一点,视点多一点,并不是坏事,倒是让自己在多样性的认知与比较中,对某一个问题发现了不同的侧面,让问题立起来,观察得全面一些,也深入一些。同时,研究风格的多样化,也体现在研究的方向和价值上。

坐标打开,离不开思维方式和打开方式。我很认同遮诠法。遮诠法是佛教思维方式。遮,即质疑、否定;诠,即诠释、说明。遮不是目的,诠才是目的;但是没有遮,便没有深度、独特的诠;反过来,诠让遮有了更充足的理由。由遮到诠是思维方式,也是打开、展开的方式。

遮诠法只是我认同并运用的一种方式,我运用得比较多的是赏诠法。所谓赏,是肯定、认同、赞赏。我始终认为,质疑、批评、批判,是认识问题的方式,是指导别人的方式,而肯定、认同、赞赏同样是认识问题的方式,同样是指导别人的方式,因为肯定、认同、赞赏,不仅让别人增强自信,而且知道哪些是认识深刻、把握准确、表达清晰的,需要保持,需要将其放大,争取做得更好。对别人的指导应如此,对自己的学习和研究也应这样。这样的态度是打开的,坐标也是打开的。打开坐标,研究才会有新视野和新格局。

打开,固然可以深入,但真心的深入应是这一句话:根索水而入土,叶追日而上天。我对自己的要求是:向上飞扬,向下沉潜。要向上,还要向下,首先是立起身来。原来,所有的坐标里,都应有个人,这个人是站立起来的。这样的坐标才是更大的坐标。

打开感性之眼,

开启写作之窗

不少人,包括老师,包括杂志编辑,也包括一些专家学者,认为我的写作是有风格的,有人曾开玩笑地说:这是成氏风格。

风格是人的影子,其意是人的个性使然,其意还在风格任人去评说。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写作风格究竟是什么,只知道,那些文字是从我的心里流淌出来的,大概真实、自然与诗意,是我的风格。

不管风格不风格,有一点我是认同的,而且也是在努力践行的,那就是相信黑格尔对美的定义:美是用感性表达理念和理性。黑格尔的话与中国文化传统中的感悟,以及宗白华《美学散步》中的直觉把握是相同的,相通的。所以,我认为,写作首先是打开感性之眼,运用自己的直觉把握。我自觉而又不自觉地坚持了这一点。每次写作,总觉得自己的心灵又敞开了一次,又自由呼吸了一次,似乎是沿着一斜坡向上起飞、飞翔。心灵的自由才是最佳的写作状态,最适宜的写作风格。

当然也有人曾批评我的这一写作风格,认为过于诗意,也带坏了一些教师。我没有过多地去想,也没有和别人去辩论。问题出在对诗意的理解存在偏差。写作是个性化的创造,不必去过虑别人的议论。我坚持下来了,而且心里很踏实。

讲述故事应当有一个

丰富的工具箱

工具的使用与创造,让人获得了解放,对工具的使用与创造已成为现代人的核心素养。

讲述故事也需要工具,不只是一种工具,而且要有一个工具箱。我的工具箱里有不少的工具。一是书籍。正如博尔赫斯所说的,书籍是人类创造的伟大工具。书籍这一工具,让我的心灵有了一次又一次腾飞的机会。二是艺术。艺术是哲学的工具。凭借艺术这一工具我走向哲学的阅读和思考。长期以来,我对艺术作品及其表演非常关注。曾记得,读师范时,我有过编写电影作品的欲望,并很冲动。现在回想起来,有点好笑,又非常欣慰。因为我那电影梦,已转向对哲学、伦理学的关注了。三是课程。从目的与手段的关系看,课程是手段,是工具。课程这一透镜,透析、透射出许多深刻的意蕴。四是教科书。我作为审查委员,对教材进行审查时,不是审查教材本身,而是去发现教材深处的人——教材是不是为人服务的。工具箱,提供了操作的工具,而工具的使用,以及使用中生成的想象,常常帮助我去编织和讲述故事。

故事让时间人格化,

我要继续讲下去

故事可以提供一个可供分享的世界。不过,我的目的,不只在与世界分享,更为重要的是,通过故事让时间人格化,让自己的时间人格化。讲述故事,是对过去的回忆,而回忆时,是在梳理自己的感受,梳理自己人格完善的境脉。相信故事,相信时间,相信自己的人生坐标。

我会去丰富自己的人生坐标,在更大的坐标上,继续讲述自己的故事。

2017115


自序 在更大的坐标上讲述自己的故事_1

写在前面 儿童立场:情感与思维的沸腾_11

核心观点 儿童研究视角的坚守、调整与发展走向 _14

 

第一辑 教育的大智慧是认识和发现儿童

教育的大智慧_3

儿童研究是大学问、真学问_10

寻找教育的主题_22

小学不小:人生的透镜_24

儿童告诉我们教育的起点_33

儿童的表情与教育的完整_35

儿童让你拥有儿童视角_44

藏在故事里的教育智慧_46

 

第二辑 派到儿童世界去的文化使者

教师:派到儿童世界去的文化使者_61

儿童研究:教师的“第一专业”_71

教研:教师前行的罗盘_81

故事中的儿童立场_83

从关注学生现实性走向开发可能性_95

尝试教育的前在理论_105

在《童年的月亮爬上来》的背后_108

美丽如初的约定_114

在亲历中应和儿童成长的节拍_117

小天鹅:艺术教育的超越与飞翔_119

让思维在对话中闪光_122

那不敲响的钟声……_124

 

第三辑 可能性的召唤

伟大的发现与教育的伟大_129

可能性的召唤_132

教育的目的是让儿童成为他自己_141

当教室里飞来哲学鸟的时候

——儿童哲学几个问题的厘清_143

儿童文学生活:对童年恐慌的抵挡与驱赶_156

让学生成为种诗的人

——《爱的教育》对作文教学的启示_159

积极的自然状态:儿童阅读境界的追求_168

伊莎贝拉,教育的名字和牌子_171

教育视界里的儿童学习_173

 

第四辑 心灵的谷仓与那口藏着的水井

我没有困惑,只有快乐_177

孩子,我对你说_179

等待:是艺术也是科学_185

重寻小学低年级的“偶像”_187

当学生拿到新课本的时候_189

教室,出错的地方_191

学校如何不扼杀学生的创造力_193

不布置家庭作业,行吗_196

让学生对教材来一点“指手画脚”_198

童心:游戏,创造与幸福_200

智慧来自儿童_202

智慧:真正了解你的孩子_207

母校给我的文化记忆_220

心灵的谷仓与那口藏着的水井_223

 

附录 和小主人教育同行的智慧使者_227

致谢_233


小学不小:人生的透镜

 

小学不小

小学教育是什么?这似乎是个无须多讨论、深思考的话题。蒋保华先生对此却说“不”。他用心开发了它,思考了它。开发、思考的结果是:小学不小。面对《小学学什么——英才是这样炼成的》,我们不得不再次向小学教育投去深情的一瞥,不得不再次向小学教育致以崇高的敬礼。

是该重新认真地、深入地谈谈小学教育了。

小学教育是整个教育体系中最初的阶段,它是一种常识,简单、普通,似乎人人都懂,个个都能评说。可事实是,真正懂得的人不多,可以说很少。于是,小学教育似乎成了一个被弃之于角落的没什么价值的话题,人们无形中忽略了它,使之简单化,进而演变为应试化,渐渐刻板化,以至于发生了异化。而事实正是如此。有的地方,有的小学,小学教育偏离了常识的轨道,违背了小学教育的规律。问题的严重性在于,在很大程度上,违背了小学教育的规律,就是违背了整个教育的规律,甚至可以认定,这样的教育从一开始就违背了人生的规律,其结果必然如诗人王国平的诗句所言:“一切都是在雪亮的刀刃上行走。”如此的小学教育,哪里还有什么快乐、幸福可言?儿童哪里还有什么童年可珍惜?一如萧默先生在书中所慨叹的:“我真的很可怜我上五年级的孙子……我那从读书中得到的快乐,他都很少享受到。”他引用《马太福音》中的话说:“你们是世上的盐,盐若失了味,怎能叫它再咸呢?”是的,小学教育应该让“世上的盐”永远有盐味、永远宝贵。一句诗的无奈吟诵,一句格言的再次呼唤,一声长辈的叹息,不得不引起我们对小学教育是什么、小学究竟学什么的再思考。

谁来解决这一重大问题?蒋保华先生的智慧之处在于,让当年的小学生来回忆、叙事、议论、建议。如今的大家们,当年的懵懂孩童,抖落身上的时间羽毛,从记忆的角落里去寻找。回忆是一种寻找,寻找意义、寻找源头、寻找路径、寻找力量。如今,他们的回忆多姿多彩地呈现在我们面前,我们也触摸到了他们往事中的温情、回忆中的温暖,以及由此展开的意义和力量。

如果把他们寻找的意义和力量作些软性概括的话,我以为在于以下几个方面,而恰恰是这几个方面,彰显了小学教育的图景:是过往的,又是未来的;是碎片化的,又具有整体感。这种历史的纵深感,让我们真真切切地感悟到:小学不小。

小学不小,可以用许多隐喻来表达。其一,小学教育好比一扇门,叩开这扇门,可以通向未来、通向世界。小学教育就是引导学生一次又一次地叩开这扇门,推开这扇门,迎接一个又一个新日子和新世界。其二,小学教育好比一粒种子,唤醒这粒种子,可以向上长,向着蓝天和太阳歌唱。“树屋理论”就在种子中。小学教育就是引导学生一次又一次地发现种子、呵护种子,让种子的力量焕发出来,长成一棵小苗、小树。其三,小学教育好比一个谜语,这是人生之谜,解开谜就会拥有更美的人生。小学教育就是引导学生一次又一次地怀着好奇心,去探究和创造,解开成功的密码,让人生在梦想中闪光。

柯云路在书中说得好,他在教师的鼓励下,平生的第一堂作文课上,交了第一篇作文。他说自己的成功,追根溯源,一定和小学的第一堂作文课、第一篇作文有关。其实,小学教育中有许许多多的“第一次”,小学教育就是让小学生从一个又一个“第一次”向前走。“第一次”,预示着第二次、第三次……成功地拥有“第一次”,就会预示和召唤今后的无数次。因此,不妨把小学教育当作人生的“第一次”。我们要提问的是,小学究竟给了学生什么样的第一次?

翻阅一篇篇故事,复现一个个小学教育情境,我坚定地认为,小学教育是人生的透镜,不同的透镜折射着不同人生的光彩;小学教育是儿童的根据地,不同的根据地支撑起不同的人生。让儿童拥有快乐、健康、幸福的童年,是小学教育的使命,也是给儿童修筑并赖以坚守的儿童的根据地。小学不小,《小学学什么——英才是这样炼成的》这一价值启示是伟大的。

铺展学习之旅

《小学学什么——英才是这样炼成的》用一个个故事,向大家郑重宣告:小学教育一定要以“幼者为本”。而幼者为本,一定要让学生真正学会学习,学会学习比知识更重要。小学学什么,这一命题为我们铺展的是一条灿烂的学习之路。

钱理群先生在文中有一个较为具体的回忆,他回忆的主题是:小学教育应当而且必须以幼者为本。幼者为本,实质是以学生为本,但是幼者为本更突出了儿童。儿童是幼小的,是弱小的,他们是幼者。从以学生为本到以幼者为本,道出的是对儿童无比的关怀和真正的珍爱。小学教育以幼者为本,点击了小学之“小”,但又凸显了小学不“小”。我们面前一下子涌现出了一张张微笑而稚嫩的脸——他们是未来,他们是希望,因此,小学教育是对未来的一种定义。

以幼者为本的小学教育是真正的小学教育、良好的小学教育。真正的、良好的小学教育,应当具备什么样的品质呢?尤西林先生将这种品质称为纯正感,这样的小学教育是纯正教育。他认为纯正教育源自光明的教育,纯正感源自光明感。这一极有见地和深意的阐释,让我们自然想起杨叔子先生文中所引用的古训:“幼儿养性,童蒙养正。”古训的关键是“养性”与“养正”。所谓“养”,是教育、培养之意,而教育、培养的核心是学,是幼童、学生自己在教师的指导、帮助下学会学。这是一种能力,它比知识更重要,比分数更重要,是真正的养正。大家们在书中各自复现了小学阶段学会学习的情境,归纳起来有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儿童生活在广阔的田野上,童年融化在生活的时空中,这启发我们,当下的小学教育应当永远与丰富的生活相融合,生活应永远成为小学教育的主语。

阅读《小学学什么——英才是这样炼成的》这本书时,稍加注意就会发现作者的小学生活大多数在农村,即使少数生活在城市,也有不少丰富的乡间生活。他们面前铺展的是一片无垠的田野,以及田野上的蓝天。蓝天下的田野,成为他们的课堂;田野里的小溪、小草、小树、小动物,成了他们的课程。老村先生在《懵懂里走过童年》的最后说:“如今,我作为一个城里人,一个半拉子文人,经受着诸多磨难与烦恼时,时常便生出对山野自然——那种浑然无觉的生命状态的眷顾与向往。”难怪孙云晓先生说:“学校给予我的知识和教育极为贫乏,至今让我感到先天不足、一生贫血。我的幸运是,大自然和文学之美把我从黑暗中拯救出来。”因此,他度过了“危险的童年”。陈忠实先生的童年记忆是那“难忘一渠清流”。那一渠清流岂止是宿舍前、教室前流过的清湛湛的水,又岂止是半夜小解往里撒个痛快绝不留遗味的水,更暗喻童年的生活犹如清泉,清湛、广阔、快意。如今,小学的大门被关上,院墙把学生与外界阻隔,校园里少了鸟叫声,即使也有竹林、小溪,但却与外界无关。童年的消逝,大概就是在与生活相隔离时悄悄发生的。我们可得警惕啊!

第二,儿童的生活方式应是快乐的,儿童应有自己的童年生活状态,这启发我们:当下的小学教育应该还儿童以儿童的方式,自由与快乐永远是儿童存在的本质。

《我们的田野,美丽的田野》是萧功秦先生文章的题目,他想说的是自由的田野才是我们的田野,才是美丽的田野。他说:“小学教育给予我一生受用不尽的东西,那就是在一种自由的环境中,我获得了培养与选择符合自己个性的兴趣与爱好的机缘。”于是,当年他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向教师、同学滔滔不绝地一口气讲了半个多小时,“靠的是什么?靠的是自由自在,无拘无束”,“按一个孩子的天性”,一切都顺其自然。自然的方式才是“按一个孩子的天性”的方式,否则孩子就不是孩子。于是,蓝英年在书中发出呐喊:“可怜的孩子们,生活没开始就想退休了,你们还会不会玩,会不会淘气?你们爬过树吗?知道怎么钓鱼吗?分得清蟋蟀和老米嘴吗?你们的童年没有童年!”最后,他真切地说:“年轻的父母们,留出点时间让你们的孩子多玩儿玩儿吧!”何止是父母,教师也应这样。学习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于是,智效民在小学时不做作业,但他有自己的作业,他说得平实又深刻:“因为不做作业,所以从小学三四年级起,我开始有了自己的爱好:一是读小说,二是看电影。”有自己的作业,好!小学教育不应只是给学生布置作业,更为重要的是让学生给自己布置作业,这是智慧的作业、智慧的教育。

第三,儿童有第三种力量——想象力,儿童在想象中才会获取创造的可能,这启发我们,当下的小学教育应当解放儿童的想象力。培养想象力、创造力永远是小学教育的使命。

想象力是第三种力量,这种力量有时会超越第一、第二种力量——知识的、身体的。而儿童正处在想象力蓬勃发展的最旺盛时期,此时教育一旦给予呵护,尤其是予以解放,那么,儿童就会在创造之路上奔跑。反之,想象力则可能在沉默中消失、“死去”。遗憾的是,当下的小学教育中这一现象还是比较普遍存在的。但以往的小学却不是。钱理群对母校的回忆,第一条就是“首先是对儿童想象力的开发与培育”。四年级时,老师给他的作文题是“假如我生了两只翅膀”。他写的是,一个“飞到喜马拉雅山的最高峰,去眺望全中国的美景”的梦。他说,“这样需要想象力的童年的梦奠定了我今天从事文学研究的基础”,“它给我留下的记忆与影响是真正刻骨铭心、融入血液的”。而如何解放想象力呢?游乾桂认为是玩。他引用明朝陆绍珩《醉古堂剑扫》中的一句发人深省的话——“高人玩世”,并将它奉为圭臬,摆放于心。是的,玩是解放想象力的秘诀。张晓岚亦是如此。为了多玩一会儿,他偷偷回家把闹钟调慢了一个小时,不料姐姐在旁笑得前仰后合,原来之前爸爸刚把闹钟调快了一个小时,现在正好,时间准确了。张晓岚的“鬼点子”被看破了,不过,他多有想象力、创造力啊!小学教育需要想象,真的很需要。

第四,儿童应有一点挫折,这样的童年才能完整起来,这启发我们,小学教育不能一片歌舞升平,儿童的生活也不是一帆风顺,有点艰难,有点失败,甚至有点痛苦,不是坏事情。这样的童年既是幸福的,又是坚强的,坚强的才是真正幸福的。

毋庸置疑,必须捍卫童年的快乐、幸福,快乐、幸福是小学教育的主旋律。不过,童年可能是一颗甜美的糖果,也可能是苦涩的药丸儿。有笑也有哭,有成功也有失败,有顺利也有挫折,甚至间或还有点痛苦,这才是生活,才是真正的童年生活。让童年生活完整起来,首先不要回避童年生活中的遭遇。《小学学什么——英才是这样炼成的》中描述的正是这样:张五常在田园荒野觅食,朱竞的颠沛流离,文洁若在日本念书的艰难,余泽民动荡中原始的游戏,萧默的诸多忧患……他们都有苦难的回忆。但是,这些苦难非但没有消磨他们童年的“养心”,相反,他们在苦难中得到了“养正”。尤其是孙绍振先生对“女老虎”老师打手心的回忆,也有不少的痛楚,但是在汹涌的泪水悲切的时候,几位“差生”“老油条”竟然悲从中来,泪水流得更加豪放,而且哭得更整齐。他觉得,“听着他们的哭声,无异于世界上最美妙的友谊交响乐”。当下的小学教育,当然要反对体罚,但必要的惩罚呢?必要的挫折呢?必要的失败呢?我想,这些都不应回避。正是这些苦难,儿童才会真正懂得生活。后来的实践证明:受过苦难的孩子,成长得也许更好。

母校是母亲,

教师是教育家

童年的回忆,离不开母校,离不开当年的教师。对童年的回忆,常常是对母校、教师的回忆。因此,《小学学什么——英才是这样炼成的》非常鲜明地告诉我们:母校应当是母亲,教师应当是儿童心目中的教育家。

先说母校吧。刘墉这样叙述:“记得读过一位诗人的句子‘我的家在汨罗江畔,像一颗纽扣,扣在大地的胸膛’。我想到的是‘我的母校在瑠公圳旁,像一位母亲,坐在我童年的记忆之中’。”说得多真、多好!母校就是母亲,很温暖、很长久、很美丽。袁鹰则是另一种感受,当这位白发校友听到了母校的信息,不禁为之神往和欣喜,他说母校“已成为我心中永恒的圣地了”。哪怕当年的母校只是一座破庙宇,但是庙宇里有着他们的童年,庙宇形成了一种宗教般的情结。难怪余泽民说,学校其实就是心目中的庙宇,“在我的心里祭祀着童年,供奉着回忆”。是的,母校常常坐在如今大家们已经模糊了的时空坐标的记忆里,挥之不去,永驻心间。对此,我们需要反思的是,我们究竟要给儿童留下一座什么样的母校?现代化的条件、先进的技术装备、标准化的操场、偌大的体育馆、花丛草坪、小桥流水……校园的美丽固然会给他们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但这些都是物质的,最为重要的是思想的启蒙、精神的培养、情感的陶冶、习惯的养成。总之,应当是母校的文化。黑格尔用“洋葱头”来比喻文化的“魂体一体化”,物质中应当有魂,魂应当附体。在这样的校园里,儿童才会有归属感,才会充实、丰富,他们会把即使已经破败、简陋的校园当作圣坛,永存甜美的回忆。

问题在于当下学校文化建设存在两大缺陷,一是浅表化,二是同质化。浅表化,追求形式,忽略文化的内涵,徒有其表却无耐人寻味的意义;追求宣传效果,注重所谓学校的“美誉度”,而忽略学生从中真正体验到了什么。假若学生成了文化的摆设,这还是文化吗?同质化,缺失特色,大同小异,甚而千篇一律、千校一面。学校文化的无个性,当然会阻碍学生个性发展。而学校文化的个性,来自学校独特的文化主张。假若学校无文化主张,那么它的漂亮,充其量只是无魂的空壳而已。文化是一座圣坛,文化母校才会是一位真正值得依恋的母亲。

再说母校的教师。教师,对于学生,意味着什么?这是个秘密。黄礼孩就有这样的感悟。他说:“小时候,对自己喜欢的老师的想念,是那么美好。它是一个秘密,隐藏在心中,伴随着一生的回忆。爱如少年,纯美的孩子,他的世界因为对美的人与事的怀念,他的心温暖起来,就开始走向开阔,像鸟儿一样飞得更远。”陈泰然回忆他的小学老师,由衷地说:“他们都是台湾省伟大的教育家,他们都是我人生里不可或缺的部分。”于是,每当我们朗诵英国随笔名家赫兹利特在《论绘画的乐趣》一文的结尾——“那么下午我出去散步,回家时看见金星悬在一户穷苦人家的屋顶上,那一刻我的心里产生了许多别样的思想和情感,那种感觉以后再也没出现过”的时候,就会联想到母校的教师。教师——悬在屋顶的金星!

当下的教师有许多是非常优秀的,他们也将永远留在儿童的记忆里。不过,还有一些教师做得很不够,离教育家的距离还很远。对此,我们对自己的要求应当是:努力追赶,当爱溢满心头的时候,当专业化水准提升的时候,当名师不断涌现的时候,当我们成为学生心目中的教育家的时候,才会成为学生心中圣洁的母亲——我们会的。

昨天的故事,今天的意义。《小学学什么——英才是这样炼成的》的主编蒋保华给了我们一份最宝贵的礼物,给我们送来一种宝贵的理论:“树屋理论”——小学教育让孩子长成好大一棵树。谢谢他的聊故事的方式,谢谢他的辛勤的劳动,谢谢他的悄然中的智慧。我们会永远记住:小学教育——人生的透镜,儿童的根据地。


编辑推荐

•本书是“成尚荣教育文丛”之儿童卷,承袭了文丛立论严谨、论证充实的特点,从理论与实践、儿童本身与教师视角,阐释了作者的儿童立场,即儿童研究是教育研究的母题,是教育的基本立场。
•我们可以感受到,作者所提出的儿童立场是基于国家课程、儿童视角、教师使命的,可以为广大教师正确理解儿童立场、端正儿童教育态度提供有效参考。
•教师是派到儿童世界去的文化使者,研究儿童应成为教师发展的“第一专业”;教师要靠近儿童,让自己成为儿童,与儿童一起成长,重视儿童想象的力量。
•全书彩色印刷,图文并茂。

 

推荐文章:

《核心观点 儿童研究视角的坚守、调整与发展走向》P14
《儿童研究是大学问、真学问》P10 
《儿童研究:教师的“第一专业”》P71
《从关注学生现实性走向开发可能性》P95
《可能性的召唤》P132


联系方式
  • 电话:010-82275571
  • 传 真:010-82275048
  • 邮编:100029
  • E-mail:daxiakefu@163.com
  • 北京市朝阳区北土城西路7号元大都F座401室
大夏教育网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28539号-6  盛世阳光: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