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检索

教师用书

首页 > 图书 >
《给语文教师的阅读建议:基础书目与导读》
语文教学工具书 助益教师切实提高文本解读的质量
  • 作者: 赵希斌
  • 价格:¥55.00元
可以由此购买:
  • 出版日期2018-11-01
  • 装帧平装
  • 印刷规格
  • 出版社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 页码243页
  • 纸张胶版纸
  • ISBN978-7-5675-8434-1
  • 开本16开

本书推荐了数十本适合语文老师阅读的书籍,包括文学史、文学理论与文学批评、美学与审美、哲学与历史、原典五类。这些书都符合三个标准:系统性与基础性、实践性、可读性。作者从每本书里选取了精彩的内容对其进行分析,为语文教师进行文本解读提供有价值的切入点和背景资料,切实帮助他们提高文本解读的质量。


发展心理学博士,供职于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参与多项基础教育课程改革重大项目,研究专长为学生评价、教师评价和学业质量监测。近10年来在全国各地做《教师素质提高与教师专业化》、《基于学生可持续发展的教育评价》、《中小学德育反思与实践》等讲座六百余场,受到教育行政人员和教师的欢迎。

 

陆游说:“汝果欲学诗,功夫在诗外。”语文教学中高质量的文本解读同样需要在文本外下功夫——教师基于深厚的阅读基础,把握丰厚的与文本相关的信息——才能切近文本的渊源与背景,真正理解、欣赏文本的内涵与美感。以叶嘉莹对杜甫诗《曲江》中“穿花蛱蝶深深见,点水蜻蜓款款飞”的分析为例,我们来看教师深厚的阅读基础对高质量文本分析的价值[1]

我说杜甫的“穿花蛱蝶深深见,点水蜻蜓款款飞”是好诗,是因为他在这“深深”、“款款”两字中,表现了对蛱蝶、蜻蜓的一种真正欣赏和喜爱的感情。中国最早的诗集——《诗经》是最喜欢用叠字的,“关关雎鸠”、“桃之夭夭”、“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它用的叠字是多美好的两个字,不但把外物的“杨柳依依”写下来了,把鸟叫的“关关”之声写下来了,而且把内心看到这个形象,听到这个声音之后,那生动活泼的感受写下来了。杜甫通过“深深”、“款款”表达对自然之物的喜爱,是为了抒发更深沉的情感——对春光短暂的悲慨。杜甫接下来就说,“传语风光共流转,暂时相赏莫相违”,有没有人替我传一句话给蛱蝶、蜻蜓,替我传话给外界的和风丽日,让那美好的春光陪伴我,让我们一起留恋、徘徊、欣赏,希望那穿花的蛱蝶、点水的蜻蜓不要那么快、那么匆促地离开我——这就是杜甫的感情。

但是对于杜甫这个伟大的诗人,不能从一句诗欣赏他,真正伟大的诗人,是用他整个生命、整个生活来写诗的。如果要真正懂得杜甫的《曲江》,要了解杜甫写这两首诗时究竟是怎样一种心情。杜甫在天宝之乱的前夕,不就写了“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诗句吗?杜甫那“致君尧舜上”的一片怀抱,那“穷年忧黎元”的一份感情,是多么深厚。天宝之乱,杜甫从沦陷区逃到后方政府的所在地。长安收复,朝廷回到旧京,杜甫做了左拾遗。他针对当时政治中的弊病,上了许多奏疏,他在诗中写道:“避人焚谏草,骑马欲鸡栖”,“明朝有封事,数问夜如何”。他爱惜自己的国家朝廷,他要谏劝,但他却“避人焚谏草”,因为皇帝是不喜欢听人劝告的,所以杜甫上了几次奏疏后,他也面临了同他许多好友一样被贬黜的命运。正是在这种情形下,杜甫写了《曲江》两首诗。所以在《曲江》诗中他又曾说:“朝回日日典春衣,每向江头尽醉归。”上朝对杜甫来说是何等重要的事,他晚上彻夜难眠都是为了上朝,“明朝有封事,数问夜如何”,他为什么要“朝回日日典春衣”,要想典衣换酒,“每向江头尽醉归”呢?所以你真要了解“穿花蛱蝶深深见,点水蜻蜓款款飞”这两句诗的好处,不单是要了解他对蛱蝶、蜻蜓的欣赏爱恋,不单是他所感受到的春光的短暂,而还要体会到他对自己生命的短暂的无奈,以“我”这样的有生之年,这样的感情,能为国家做些什么,所以他说:“酒债寻常行处有,人生七十古来稀。”他所哀悼的仅是人们常说的对人生无常的悲哀吗?不只如此,这其中还有对他那份“致君尧舜上”的理想何时能够实现的一种深切的悲哀。“情动于中而形于言”,是内心有一种真的感动,这种感发的生命是人们常会有的,然而它却有深浅、厚薄、大小、正邪等种种不同。

这样的诗词解读让人不禁击节叹赏。叶嘉莹首先分析了这两句诗中叠字的运用,让我们了解这种表达方式的渊源和效果;然后将这两句诗和后面“传语”两句关联起来,让我们感受其中蕴含的对时光流逝的慨叹。进而,叶嘉莹挖掘了这种慨叹背后更深的情意,将《曲江》置于“安史之乱”的历史背景中,以《曲江》中的“朝回日日典春衣,每向江头尽醉归”为切入点,结合杜甫其他的诗作,呈现了《曲江》最深刻、最动人的情意——杜甫所表现的不仅是对人生无常的感慨,还有对自己那份“致君尧舜上”的理想何时能够实现的一种悲哀。

叶嘉莹对《曲江》中这两句诗的解读“高”“透”“细”,充分而深刻地展现了文本的美。这样的文本解读如果应用于语文教学,学生的收获一定非常丰厚。叶嘉莹指出,美感经验的产生与获得,因每个人的性格、情趣、修养、经验之不同而有差异——“仁者得其仁,智者得其智,深者见其深,浅者见其浅”[2]。文本解读的“深浅、厚薄、大小、正邪”与教师的学养直接相关,而决定教师学养最关键的因素就是其专业阅读的广度和深度。

绝大部分一线教师有为了提高专业水平而阅读的动力,但苦于不知读什么书以及如何读书。我们希望通过给教师开列专业阅读的书单且撰写导读,为教师读哪些书提供建议,并为教师如何将阅读与语文教学关联起来提供参考。

 

 

文学史、文学理论与文学批评、美学与审美、哲学与历史、原典是专业阅读的五个类目。下面简要说明选择这五类书籍的理由:

文学史:文学是生长发育的生命体,文学内容及形式的创生和发展都有特定的渊源、条件、动力。文学史能让我们找到文学作品的“根”,看到其因何而盛又为何而衰,从而更好地体会作品的价值与核心生命力。

文学理论与文学批评:文学是感性的,但它需要理性认识;文本解读的语言可以是感性的,却不能缺少理性分析。文学理论是对文学创作、文学欣赏的本质及规律的理性总结,它可以指导具体的文学批评,同时文学批评经过沉淀与升华又丰富了文学理论。

美学与审美:艺术如果是“器”,美和审美就是“用”。文学因表达美、给人以美感而成为艺术——一个文学文本有多美,它的艺术价值就有多高。美学和审美知识的学习,让我们理解文学表达了怎样的美、为什么要表达这样的美,以及它是如何表达美的。

哲学与历史:俗语说“文史哲不分家”。哲学追问世界的本源和人生的意义,文学同样关注以上问题,并以形象的、感人的方式表达出来,同时,文学的写作与赏析离不开哲学思考。历史为文学和哲学提供了赖以生长的养分,文学的内容——人、事、景、境——源自历史,理解文学作品必须将其置于特定的历史背景中。

原典:原典开发了中国哲学和美学的处女地,在哲学和美学层面进行了原发性的探索,提出了后世文艺作品持续探索的有关世界、人生、情感的核心命题。同时,原典还用极为精妙的方式表情达意,设定了中国文艺审美的基本取向,为后世文学提供了诸多创作技法。

在确定了这五个类目后,如何从浩如烟海的资料中选择具体的书目?回到做这件事的初衷——选择适合教师阅读的书籍,帮助他们切实提高文本解读的质量,我们据此设定了选择书籍的三个标准:第一,系统性与基础性。被推荐的书籍应当为文本解读打下坚实的基础,帮助教师形成系统的知识框架。这些书籍往往是名家之作,其内容经过时间的检验,充实且有创见,艰涩褊狭的、有争议的以及探索性过强的著作则不予选录。第二,实践性。我们在撰写本书时会设想,教师如何将书籍中的内容用于文本解读——或提供资料,或提供思路,或补充知识——力求所选书籍对优化文本解读有切实的帮助。第三,可读性。好书难得,书好又易读更难得。我们在选择书籍时非常重视其可读性——文字不卖弄、不晦涩、深入浅出、晓畅明白——不希望因为书籍可读性不强而使教师放弃阅读。

考虑到教师工作非常繁忙,知识储备和阅读能力也有差异,我们为每一本推荐书籍撰写了导读。导读从每本书里选取了精彩或重要的内容并对其进行分析,提示如何将其用于文本解读。专业阅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甚至颇为艰苦,我们希望通过导读引发教师的阅读兴趣,帮助教师将阅读更有效地转化到文本解读中,提升阅读效能感并形成良性循环。

 

 

教师在读这本书时,我们有两个建议:

第一,关联与扩展阅读。

值得语文教师阅读的书籍浩如烟海,受篇幅所限,本书推荐的只是沧海一粟,许多优秀的著作不得不割爱。例如,本书未推荐刘勰的《文心雕龙》、陆机的《文赋》和王国维的《人间词话》等优秀的文论著作。但是,本书推荐的书籍尤其是文学理论著作,多次提及、引用、分析了这三部书,这提示我们应进一步找到这些著作进行研读——这就是关联与扩展阅读。

下面,我们通过一个具体的例子来说明如何进行关联与扩展阅读。

本书推荐了《论语》,也推荐了李泽厚的《中国古代思想史论》,后者详细剖析了孔子“仁”思想的结构,读者应有意识地对二者进行关联阅读。李泽厚在《中国古代思想史论》中说:

颜渊则似乎更重视追求个体人格的完善,“一箪食,一瓢饮,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终于发展出道家庄周学派(从郭沫若说,参阅《十批判书·庄子的批判》)。

对道家庄周学派之渊源的这种理解很有趣,也很有挑战性。我们也许对此说持怀疑态度乃至反对,可进一步参看李泽厚此说的引文——郭沫若的《十批判书·庄子的批判》。李泽厚提到“从郭沫若说”,说明这一观点存在争论,在阅读郭沫若的资料时就应当留心他人不同的观点,从而对这个问题形成更全面、更深入的认识。关于此内容,李泽厚还提到:

然而道家在整个中国古代社会中,始终是作为儒家的对立的补充物才有其强大的生命力的。荀子突出发挥“治国平天下”的外在方面,使“仁”从属于“礼”(理),直到法家韩非把它片面发展到极致,从而走到反面,而又在汉代为这个仁学母结构所吸收消化掉。子思孟子一派明显地夸张心理原则,把“仁”“义”“礼”“智”作为先天的仁德“本性”和施政理论,既重视血缘关系,又强调人道主义和个体人格,成为孔门仁学的正统。

这段话包含对道家和儒家关系的评价、荀子和孟子对孔子学说的继承与发展、韩非学说与仁学的分合,这提示我们应探索性地阅读更多的资料,如《荀子》《孟子》《韩非子》等等。而本书推荐的《中国哲学史》,涉及对上述多家哲学流派的分析,可进行关联阅读。此外,本书还推荐了陈望衡的《中国古典美学史》,其中辟专章介绍孔子的美学思想,指出“孔子的美学体系是个层叠式宝塔结构,这个结构的基础是孔子学说的核心——‘仁’以及‘仁’的形式——‘礼’”。这本书有专论孟子美学思想的内容,指出“孟子在美学上的贡献主要是发展了孔子的以善为本的美学观,高扬人格美”。这提示我们可以基于美学视角将此书与《论语》和《中国古代思想史论》进行关联阅读。进而,我们看到《中国古典美学史》和《中国古代思想史论》都提及儒家对个体人格的影响,中国文学作品多出自士人之手,而中国士人深受儒家思想浸染,探索中国“士”的传统和情怀可以阅读本书推荐的余英时的《士与中国文化》。还有,既然关联阅读涉及《庄子》,自然就会面对一个问题:庄子和老子均属道家,他们思想的异同是什么?从美学的角度讲,二者对中国文艺审美有着怎样的影响?陈望衡在《中国古典美学史》中专门论述了庄子的美学思想,他说:

庄子与老子同属道家学派,并且可以明显看出庄子对老子思想的继承和发展,但老、庄思想的区分也是不可忽视的。老庄同把“道”作为宇宙本体、万物之源、自然法则,但老子似乎更多地注重“道”的客观性,庄子则更多地注重“道”的主观性。老庄均主出世、主退、主柔,但在老子只是一种谋略,实质乃是以退为进,以柔克刚,以出世的精神做入世的事业。而在庄子则不是一种谋略,而是一种“超越”,对人生的种种苦难、困惑的超越。庄子哲学近乎宗教,近乎禅。《庄子》对中国美学的影响甚大,它可以说是中国浪漫主义文艺传统的源头,同时又是尚情主义、艺术唯美主义的源头。《庄子》比之《老子》更注重体道的心理体验,这些体验又恰通向审美心理,所以可以说,《庄子》是中国审美心理学的重要源头之一。

这样的论述有助于解答上述问题,同时也提示我们可进一步参看《老子》一书。

基于上面的分析,我们勾勒了基于《论语》的关联性阅读的示意图,左边的书籍是本书推荐的,右边的书籍本书虽没有推荐,但值得我们主动进行扩展阅读。

总之,我们希望本书成为教师更广泛、更深入阅读的助力器,教师通过关联和扩展阅读能主动发现和寻找更多的资料,形成“滚雪球”式的阅读状态。经历这样的阅读,我们的知识结构会变得越来越完整,知识储备也会越来越丰富。

第二,带着问题阅读,并通过阅读解决实际问题。

专业阅读是手段而不是目的,教师主动将阅读成果用于教学实践至关重要。例如,本书推荐了王向远的《宏观比较文学讲演录》,这本书介绍了日本审美的一个重要范畴——“物哀”,它可与小学课文——日本童话作家新美南吉的作品《去年的树》关联起来,以“物哀”为切入点解读这篇课文,从而焕发文本细腻而深沉的美。[3]再如,教师在阅读本书推荐的《中国小说史略》(鲁迅)、《中国古典小说史论》(夏志清)及《水浒传(金圣叹批评本)》后,在讲解取自《水浒传》的课文《林教头风雪山神庙》时,可有意识地将阅读成果用于教学实践——包括在中国小说发展史的背景中理解课文的内容与形式,参考夏志清和金圣叹多视角、高水平的作品批评。

我们强烈建议教师阅读本书时要有问题意识——带着与文本解读相关的问题阅读,并且通过阅读解决问题——这是将阅读成果应用于教学实践的关键。例如,教师要教一首词,可以提出问题:“从哪些方面解读这首词呢?”带着这个问题,教师可以参阅《唐宋词艺术发展史》,将所讲之词置于历史背景中,并且观照词这一文体发生发展的渊源;可参阅《中国文学史》,在整个文学发展的背景中理解词与其他文学形式的关联;可参阅《迦陵文集》中叶嘉莹对词的赏析,借鉴其解读词的视角与方法;还可以参阅《中国古典美学史》,从美学的角度理解词独特的审美意蕴……我们相信,这样的阅读一定有助于解决教师提高文本解读的水平,进而促进教师更亲近阅读。

总之,专业阅读没有止境,教师可将本书当作一个平台,将阅读—思考—实践紧密关联起来,形成富有能动性的专业阅读,并将此内化为优化文本解读的思考和研究的能力。

[1] 叶嘉莹:《迦陵文集(七)》,河北教育出版社1997年版,第67页。

[2] 叶嘉莹:《迦陵文集(四)》,河北教育出版社1997年版,第13页。

[3] 关于这篇文章的解读可参见赵希斌:《正本清源教语文——文本的内容分析策略》,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4年版,第131142页。

 


引 言 / 1

 

文学史

《中国文学史》导读 / 5

《中国古代文学史长编》导读 / 8

《中国诗史》导读 / 12

《唐宋词艺术发展史》导读 / 17

《中国散文史》导读 / 20

《中国小说史略》导读 / 24

 

文学理论与文学批评

《文学理论基本问题》导读 / 34

《中国文学理论批评史》导读 / 38

《中国历代文论选》导读 / 42

《水浒传(金圣叹批评本)》导读 / 47

《迦陵文集》导读 / 53

《中国古典小说史论》导读 / 60

《古文精读举隅》导读 / 71

《小说面面观》导读 / 76

《老舍文集》(第十五、十六卷)导读 / 82

《宏观比较文学讲演录》导读 / 90

《当代西方文艺理论》导读 / 96

 

美学与审美

《中国古典美学史》导读 / 106

《美学三书》导读 / 112

《一以当十》导读 / 120

《美学散步》导读 / 124

《谈美》《谈文学》《悲剧心理学》导读 / 130

《艺术的故事》导读 / 145

 

哲学与历史

《中国古代思想史论》《中国现代思想史论》导读 / 154

《中国哲学史》导读 / 164

《吕著中国通史》导读 / 173

《士与中国文化》导读 / 183

 

原 典

《论语》导读 / 193

《庄子》导读 / 206

《诗经楚辞鉴赏辞典》导读 / 214

《唐诗鉴赏辞典》《宋词鉴赏辞典》导读 / 220

《古文观止》导读 / 226

《世说新语》导读 / 234

 

后 记 / 243


《中国小说史略》导读

 

在所有的文学样式中,小说可能最受学生欢迎。个体在幼儿时期就非常喜欢听故事,而这是小说的内核之一。故事是“过去发生的事”,我们从故事中可以看到感官所不及的世界,包括自然、社会,还有人心。虚构的故事才能称为小说,我们读小说时知道其中的人和事都不是真的,却为何会被深深地感动?这是因为虚构以现实为基础,好的虚构富有逻辑,是对诸多现实因素合理的变形与组合,这形成小说独特的价值和魅力——它呈现的世界比现实世界更真实、更本质,也更撼动人心。

了解中国小说史,鲁迅的《中国小说史略》(后称《史略》)是必读书目。鲁迅逝世时,蔡元培所献的挽联是:“著述最谨严非徒中国小说史,遗言太沉痛莫作空头文学家”。不只是蔡元培对《史略》评价甚高,很多名人都对这本中国小说史赞誉有加,如:

在小说史料方面我自己也颇有一点贡献,但最大的成绩自然是鲁迅先生的《中国小说史略》。这是一部开山的创作,搜集甚勤,取材甚精,析别也甚谨严,可以替我们研究文学史的人节省无数的精力。(胡适)

我在上海研究中国小说完全像盲人骑瞎马,乱闯乱摸,他的《中国小说史略》的出版,减少了许多我在暗中摸索之苦。鲁迅的《中国小说史略》奠定了中国小说研究的基础。(郑振铎)

此书条理明晰,论断精当,虽编成在距今十多年以前,但至今还没有第二部比他更好的(或与他同样好的)中国小说史出现。他著此书时所见之材料不逮后来马隅卿(廉)及孙子书(楷第)两君所见者十分之一,且为一两年中随编随印之讲义,而能做得如此之好,实可佩服。(钱玄同)

王国维的《宋元戏曲史》和鲁迅的《中国小说史略》,毫无疑问,是中国文艺史研究上的双璧,不仅是拓荒的工作,前无古人,而且是权威的成就,一直领导着百万的后学。(郭沫若)

《中国小说史略》的产生,不但结束了过去长期零散评论小说的情况(一直到“五四”前夜的《古今小说评林》),否定了云雾迷漫的“索隐”逆流(如《红楼梦索隐》、《水浒传索隐》,以及牵强附会的民族论派),也给涉及小说的当时一些文学史杂乱堆砌材料的现象进行了扫除(如《中国大文学史》)。最基本也最突出的,是以整体的、“演进”的观念,披荆斩棘,辟草开荒,为中国历代小说,创造性地构成了一幅色彩鲜明的画图。(钱杏邨)

迄今(2000年)为止,小说家之撰写小说史,仍以鲁迅的成绩最为突出。一部《中国小说史略》,乃无数后学的研究指南。(陈平原)

《史略》建立的框架、梳理的线索、提供的资料、发表的评论自问世以来就广受学林推崇,至今仍被治小说史者奉为圭臬。

《史略》以时间为线索,从远古神话与传说起溯,依序论述各历史时期的小说,包括:汉代小说,六朝小说,唐宋传奇,宋代话本及拟话本,元明讲史小说,明代神魔、人情、拟宋市人小说,清代拟晋唐、讽刺、人情、狭邪、侠义、公案、谴责小说。《史略》的内容主要包括:(1)对小说作者和版本真伪、流变的考据;(2)收集并呈现历史上重要的小说;(3)对小说的评点;(4)对小说发展演进的分析。

《史略》往往通过短短一段文字,甚或只是三言两语,简明扼要地对中国小说发展路径进行清晰的梳理,剖析每一个时代有代表性的小说的特点、价值及来龙去脉。例如:

《世说新语》,世之所尚,因有撰集,或者掇拾旧闻,或者记述近事,虽不过丛残小语,而俱为人间言动,遂脱志怪之牢笼也。(第七篇)

小说亦如诗,至唐代而一变,虽尚不离于搜奇记逸,然叙述宛转,文辞华艳,与六朝之粗陈梗概者较,演进之迹甚明,而尤显者乃在是时则始有意为小说。……然而后来流派,乃亦不昌,但有演述,或者摹拟而已,惟元明人多本其事作杂剧或传奇,而影响遂及于曲。(第八篇)

宋一代文人之为志怪,既平实而乏文彩,其传奇,又多托往事而避近闻,拟古且远不逮,更无独创之可言矣。然在市井间,则别有艺文兴起,即以俚语著书,叙述故事,谓之“平话”,即今所谓“白话小说”者是也。(第十二篇)

《史略》将小说的发展演进置于政治、经济、思想、习俗背景中,这对理解小说发展的原因和动力很重要。如第七篇,作者从“汉末士流,已重品目,声名成毁,决于片言”发展为魏晋“吐属则流于玄虚,举止则故为疏放”的社会风气,从当时佛老思想盛行,终于在文人中形成清谈的风尚,来说明魏晋志人小说赖以产生的社会风尚和思想背景。再如第八篇论唐传奇,鲁迅指出,当时考试重“行卷”,以至有举子将小说放入行卷,以显示其史才、诗笔、议论等多种才能,这样的社会风习是唐传奇繁荣的一个重要原因。还有第十二篇论宋话本的兴起,强调关注“民物康阜”的城市经济、“游乐之事甚多”的市民文艺等社会背景;第十六篇,强调明代中叶神魔小说的盛行与当时社会普遍尊崇道教的风气密切相关。

鲁迅对重点小说予以精到的评析。如对于前人认为《西游记》“或云劝学,或云谈禅,或云讲道”,鲁迅指出:“然作者虽儒生,此书则实出于游戏,亦非语道,故全书仅偶见五行生克之常谈,尤未学佛,故末回至有荒唐无稽之经目,特缘混同之教,流行来久,故其著作,乃亦释迦与老君同流,真性与元神杂出,使三教之徒,皆得随宜附会而已。”再以鲁迅对《金瓶梅》的评价为例:

作者之于世情,盖诚极洞达,凡所形容,或条畅,或曲折,或刻露而尽相,或幽伏而含讥,或一时并写两面,使之相形,变幻之情,随在显见,同时说部,无以上之,故世以为非王世贞不能作。至谓此书之作,专以写市井间淫夫荡妇,则与本文殊不符,缘西门庆故称世家,为搢绅,不惟交通权贵,即士类亦与周旋,著此一家,即骂尽诸色,盖非独描摹下流言行,加以笔伐而已。(第十九篇)

由此可见,鲁迅的小说评析言短意深,包括了小说的背景、主题、内容、手法等,同时也对小说评论的争议进行分析并提出自己独到的观点。

鲁迅在《史略》中凭借扎实的资料和深刻的洞察力,旁征博引,纵横开阖,以对比的方式阐释小说的发展演进,并对重要的小说进行评析,这样的内容值得关注。例如:

记人间事者已甚古,列御寇韩非皆有录载,惟其所以录载者,列在用以喻道,韩在储以论政。若为赏心而作,则实萌芽于魏而盛大于晋,虽不免追随俗尚,或供揣摩,然要为远实用而近娱乐矣。(第七篇)

幻设为文,晋世固已盛,如阮籍之《大人先生传》,刘伶之《酒德颂》,陶潜之《桃花源记》《五柳先生传》皆是矣,然咸以寓言为本,文词为末,故其流可衍为王绩《醉乡记》、韩愈《圬者王承福传》、柳宗元《种树郭橐驼传》等,而无涉于传奇。传奇者流,源盖出于志怪,然施之藻绘,扩其波澜,故所成就乃特异,其间虽亦或托讽喻以纾牢愁,谈祸福以寓惩劝,而大归则究在文采与意想,与昔之传鬼神明因果而外无他意者,甚异其趣矣。(第八篇)

明末志怪群书,大抵简略,又多荒怪,诞而不情,《聊斋志异》独于详尽之外,示以平常,使花妖狐魅,多具人情,和易可亲,忘为异类,而又偶见鹘突,知复非人。(第二十二篇)

《聊斋志异》虽亦如当时同类之书,不外记神仙狐鬼精魅故事,然描写委曲,叙次井然,用传奇法,而以志怪,变幻之状,如在目前;又或易调改弦,别叙畸人异行,出于幻域,顿入人间;偶述琐闻,亦多简洁,故读者耳目,为之一新。……《阅微草堂笔记》与《聊斋》之取法传奇者途径自殊,然较以晋宋人书,则《阅微》又过偏于论议。盖不安于仅为小说,更欲有益人心,即与晋宋志怪精神,自然违隔;且末流加厉,易堕为报应因果之谈也。(第二十二篇)

寓讥弹于稗史者,晋唐已有,而明为盛,尤在人情小说中。然此类小说,大抵设一庸人,极形其陋劣之态,借以衬托俊士,显其才华,故往往大不近情,其用才比于“打诨”。若较胜之作,描写时亦刻深,讥刺之切,或逾锋刃,而《西游补》之外,每似集中于一人或一家,则又疑私怀怨毒,乃逞恶言,非于世事有不平,因抽毫而抨击矣。其近于呵斥全群者,则有《钟馗捉鬼传》十回,疑尚是明人作,取诸色人,比之群鬼,一一抉剔,发其隐情,然词意浅露,已同谩骂,所谓“婉曲”,实非所知。迨吴敬梓《儒林外史》出,乃秉持公心,指擿时弊,机锋所向,尤在士林;其文又戚而能谐,婉而多讽:于是说部中乃始有足称讽刺之书。(第二十三篇)

鲁迅对不同的小说进行关联比较,凸显了这些小说的属性与特点。这对我们认识各类小说很有帮助,对语文教学来说也是重要的参考。

鲁迅在《史略》中呈现了大量他搜集到的此前不为人注意的小说,而这些作品是小说发展链条上的重要一环,这对我们把握小说发展演进的脉络很有意义。例如,鲁迅在《史略》第五篇呈现了梁代吴均《续齐谐记》中的“阳羡鹅笼之记”:

阳羡许彦于绥安山行,遇一书生,年十七八,卧路侧,云脚痛,求寄鹅笼中。彦以为戏言,书生便入笼,笼亦不更广,书生亦不更小,宛然与双鹅并坐,鹅亦不惊。彦负笼而去,都不觉重。前行息树下,书生乃出笼谓彦曰:“欲为君薄设。”彦曰:“善。”乃口中吐出一铜奁子,奁子中具诸肴馔。……酒数行,谓彦曰:“向将一妇人自随。今欲暂邀之。”彦曰:“善。”又于口中吐一女子,年可十五六,衣服绮丽,容貌殊绝,共坐宴。俄而书生醉卧,此女谓彦曰:“虽与书生结妻,而实怀怨,向亦窃得一男子同行,书生既眠,暂唤之,君幸勿言。”彦曰:“善。”女子于口中吐出一男子,年可二十三四,亦颖悟可爱,乃与彦叙寒温。书生卧欲觉,女子口吐一锦行障遮书生,书生乃留女子共卧。男子谓彦曰:“此女虽有情,心亦不尽,向复窃得一女人同行,今欲暂见之,愿君勿泄。”彦曰:“善。”男子又于口中吐一妇人,年可二十许,共酌,戏谈甚久,闻书生动声,男子曰:“二人眠已觉。”因取所吐女人,还纳口中。须臾,书生处女乃出谓彦曰:“书生欲起。”乃吞向男子,独对彦坐。然后书生起谓彦曰:“暂眠遂久,君独坐,当悒悒耶?日又晚,当与君别。”遂吞其女子,诸器皿悉纳口中,留大铜盘可二尺广,与彦别曰:“无以藉君,与君相忆也。”彦大元中为兰台令史,以盘饷侍中张散;散看其铭题,云是永平三年作。

鲁迅称此小说“尤其奇诡者也”。他指出,这样的故事题材早已有之且来自天竺。《酉阳杂俎》提到《旧杂譬喻经》有载:“昔梵志作术,吐出一壶,中有女子与屏,处作家室。梵志少息,女复作术,吐出一壶,中有男子,复与共卧。梵志觉,次第互吞之,拄杖而去。”《观佛三昧海经(卷一)》谈到观佛苦行时白毫毛相[1]有云:“天见毛内有百亿光,其光微妙,不可具宣。于其光中,现化菩萨,皆修苦行,如此不异。菩萨不小,毛亦不大。”鲁迅认为这是“梵志吐壶”这一故事情节的渊源。佛教自东汉传入中国,魏晋文人译读佛典,使得其中的故事得到流传——“文人喜其颖异,于有意或无意中用之,遂蜕化为国有”。鲁迅以晋人荀氏的《灵鬼志》为例说明这一点:

太元十二年,有道人外国来,能吞刀吐火,吐珠玉金银,自说其所受师,即白衣,非沙门也。尝行,见一人担担,上有小笼子,可受升余,语担人云:“吾步行疲极,欲寄君担。”担人甚怪之,虑是狂人,便语之云:“自可耳。”……即入笼中,笼不更大,其人亦不更小,担之亦不觉重于先。既行数十里,树下住食,担人呼共食,云“我自有食”,不肯出。……食未半,语担人“我欲与妇共食”,即复口吐出女子,年二十许,衣裳容貌甚美,二人便共食。食欲竟,其夫便卧;妇语担人:“我有外夫,欲来共食,夫觉,君勿道之。”妇便口中出一年少丈夫,共食。笼中便有三人,宽急之事,亦复不异。有顷,其夫动,如欲觉,妇便以外夫内口中。夫起,语担人曰:“可去!”即以妇内口中,次及食器物……”

《续齐谐记》与《灵鬼志》相比有一个重要的变化,书生吐出一女子后及女子吐出一男子后都有形象描写:“衣服绮丽,容貌殊绝”,“亦颖悟可爱”。此外,《续齐谐记》中女子吐出男子前跟彦说:“虽与书生结妻,而实怀怨,向亦窃得一男子同行,书生既眠,暂唤之,君幸勿言。”这些形象和情感描写,就使文字超越了记事、志怪,其文学性增强了。书生与彦分别时送其大铜盘并说,“无以藉君,与君相忆也”,这是较为典型的文学笔法,给读者遐想的空间,有意犹未尽之感。

这些小说源自佛典,其内涵非常动人、值得思悟:我们似乎不是生活在一维时空,而是一个多维乃至嵌套的世界,哪个世界是真实的?我们倚赖的是哪个世界,我们相信的又是哪个世界?鲁迅能将这些动人的小说撷选进中国小说史并追根溯源,基于横纵关联显现出寄托深刻情意、永远感动人的文学母题,让我们真切感受到小说不朽的魅力。

总之,通过《史略》,我们能感受到鲁迅带着情感在勾勒中国小说发展的历史。他选取了那么多重要而有趣的小说,对它们进行动人的分析,使我们不仅能真切感受小说发展的脉络,还能体会到小说特有的生命力,这无疑是我们在读《史略》时应当细细品味的。

图书信息

鲁迅:《中国小说史略》,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年版

[1]

佛教所说佛的三十二种形象之一,谓佛眉长有白色毫毛,长一丈五尺,平时缩卷于眉毛旁。该形象体现了佛家圆融互摄理论,以为世界万事万物均发源于心,心无大小,“相”亦无大小,故毛内有菩萨——菩萨不小,毛亦不大。

 


编辑推荐

如何上出精彩、生动的语文课?这与教师的文本解读能力相关,与教师的学养相关。决定教师学养最关键的因素就是其专业阅读的广度和深度。

很多教师有为了提高专业水平而阅读的动力,但苦于不知读什么书以及如何读书。本书为语文教师读哪些书提供了具体的建议,并为如何将阅读与语文教学关联起来提供了切实的参考。

 

推荐文章:

《中国小说史略》导读  P24

《艺术的故事》导读  P145

《吕著中国通史》导读  P173


联系方式
  • 电话:010-82275571
  • 传 真:010-82275048
  • 邮编:100029
  • E-mail:daxiakefu@163.com
  • 北京市朝阳区北土城西路7号元大都F座401室
大夏教育网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28539号-6  盛世阳光: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