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检索

教师用书

首页 > 月刊 > 月刊信息 > 《梅洪建:一个做证明题的人》(2015.10)
《梅洪建:一个做证明题的人》(2015.10)邮发代号  82-326

编辑推荐

班主任研究是教育研究中少数的一线教师为主且影响超过高校教育研究者的领域,全国有很多优秀的班主任,在充满实践性的工作岗位上生成了诸多智慧的成果,梅洪建正是其中典型的一位。然而他的成长之路却并非典型,他曾经转折于不同的学校,最终心与身才定于教育之中。他发起成立的班主任尖峰论坛已成为全国较有影响力的民间班主任论坛,他主张以班改作为课改的突围。他说,他“要做一个做证明题的人”。梅洪建老师究竟做出了怎样的教育证明题?本期封面专题为读者朋友带来梅洪建的教育故事。 傅国涌先生是著名知识分子,他对于阅读有着异乎常人的热爱。在他近期的一场演讲中,傅国涌先生详细地讲述了自己从少年至中年的阅读历程,他也回顾了对他影响最大的三位老师。青年之时的傅国涌不仅读书破万卷,被许良英老师称为“所见到的中青年一代中读书最多的人”;他胸中还有万千气象,想写出探讨中国文化根本的大书,甚至想超过鲁迅——而年少之“轻狂”,也正是才子之本色。

目录

                 目录

专栏

刘勰的教育终点 _ 周勇

五年“磨”一书 _ 朱永通

副校长,不设也罢 _ 郑杰

夏天,夏天,悄悄过去 _ 吴慧琴

封面

梅洪建:一个做证明题的人

人物

办学者  魏智渊  做学校文化的守护者

微博  费孝通/路德维希·冯·米塞斯

现场

记事  父亲 _ 黄翠萍

      “优” _洪瑾宜

手记  世界上所有的夜晚 _ 高东生

论坛  怎样讨论教育中的问题和现象 _ 陈大伟

德育  我的学生 _ 林波

吴非说  你“巡视”什么

朱永新答  做自己的心理医生

话题

九月日记(上)

回母校读研 _ 李云峰

儿子入园记 _ 田东良

九月,与一年级的孩子相遇 _ 廖学军

海门教育行纪 _ 许新海

阅读

笔记  公民阿啃 _ 羽戈

         理解不了的诗情 _ 朱煜

人文

与民国教育相遇 _ 傅国涌

视窗

校园  水木清华,以书为证

读书会  南京市莲花实验学校“青荷书苑” _ 韩发兴

  陪伴女儿成长 _ 石军

大夏  走近名家,感悟教育

 


卷首语


我如此固执、守旧

 _林茶居

在信息传播、共享如此迅捷的当下,做纸质媒体被视为吃力不讨好的行当,有人甚至斥之为浪费资源(纸张、物流、人力等)、苟延残喘的“夕阳产业”。这是“唱衰派”的观点,占大多数。我属于“挺住派”,固执、守旧,没有太长远的“规划”,只想把目前可以做的事做好。

且不说就是在如此被反复“唱衰”的背景下仍不断有新杂志(杂志书)问世,我之所以有坚持的底气,还因为我做的是教育杂志——教育本身的性质,决定了其问题的出现、效果的显现,不像股市行情,一夜之间可能山河翻转,不像楼盘促销,需要立竿见影、一针见效,而是必然滞后于所谓潮流,需要沉积一段时间才可能看得透彻。这就给“动作缓慢”的纸质媒体尤其是杂志(周刊、月刊)留下了话语空间。此外,目前教师当中,多数人更习惯于纸质阅读。这也是重要基础。

在具体操作上,自然需要借助网络优势、新媒体优势,善于发现、搜集、提取和整合各种有效的信息资源,同时还要懂得适时地抽出身来,回到自己的生活,回到真实的场景,回到在教育内部悄悄发生的事、慢慢成长的人当中。有风即雨,偏听偏信,自设牢笼,自陷泥潭,是网络时代的人性大病。善于线上与线下彼此对照,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相互映证,才可能保持清醒的头脑和明晰的立场,让心灵与思想有足够的张力和弹性。

当然,操持一份合格的教育杂志,这只是前提之一。你还必须做出读者在形式上认同、在内容上接受的东西来,并且是他们在别的地方看不到的。所以,基于自己的观察、判断,贴近教育一线,采访教育当事人,便成为我和同事们的重要工作。

我有一个很深的感受。每次采访,因为不是奔着新闻、时效、典型、热点而去,所以得以像在正常的教育环境中一个研究生上导师的课一样:其一,你必须做足前期功课,且能够与之积极互动;其二,你处于一种平等、尊重的氛围中,可以把盏言欢,也可以品茗长谈;其三,每每都有思想上的重要发现与收获。

这个意思,2013年采访杭州“越读馆”主人郭初阳老师的时候,我向他表达过。近两年多次采访原上海北郊中学校长郑杰老师,类似的感受愈来愈强烈。最近一次,我们相约上海长宁广场的一家星巴克,聊“郑杰的后校长生活”。他说他有一个“藉由逻辑审核破除教育迷信”的目标,希望能够“把理性的东西、理性的精神带到我所去过的地方”。而我从他的描述中总结出他现在处于一个“二不一非”的人生状态:不着急,不确定,非正式。他还说,以后可能会选择做一个独立的教育评论者,“什么时候好像有某种力量在催促我直接发出一些声音”,并且“在学术上、在人生阅历上都准备好了”,就会“出拳”。所以,我在“二不一非”的后面加了一个“未”:未完成。一个“二不一非一未”的人,一般是不太在乎逻辑、理性的,但在郑杰老师的身上,两者却有非常奇妙的勾连,可谓同构的关系。也许,逻辑的背后是“去权威”,理性的深处是大感性。

我想说的是,这个时代之所以随处可见教育广场舞,跟教育自身缺乏独立、开放、理性这些品质,习惯于追求规模、统一、热闹、鲜艳,有着直接的关联。它带来的另外一个问题是,专业精神失守,公共使命缺席,共同价值的承担意识淡漠。比如,面对一些公共话题或教育现象的讨论时,不是哑口无言,就是唯有情绪宣泄。举一个经常出现于教育QQ群的例子——对于自己不接受的言论、观点,不是客观对待或以理据争,而是先看其身份,如是“专家”、“名师”,便先嘲弄一番,再自我矮化:你穿的长衫,我着的短袖;我光脚不怕你穿鞋……

这个时代也被称作自媒体时代,因此也是一个大众写作时代,一个修辞狂欢的时代。最新流行的一句话,“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不是正在统治很多人的精神版面吗?说说当然无妨,问题的关键在于,除了“说三遍”,他们已经不知道还可以用什么方式来强调这是“重要的事情”。

所以,我也理解了我所尊敬的钱理群先生,为什么对严凌君、马小平、梁卫星、杨林柯等一批他眼中的“独立教师”格外推崇,为什么会把给一线教师回信、写序、写评述,当作研究教育的重要方式和学术生活的一部分。先生的精神,让我更加明白什么才是应该细心守护的价值,也让我对自己的固执、守旧,多了一点“无畏”。

 

 



精彩好文

联系方式
  • 电话:010-82275571
  • 传 真:010-82275048
  • 邮编:100029
  • E-mail:daxiakefu@163.com
  • 北京市朝阳区北土城西路7号元大都F座401室
大夏教育网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28539号-6  盛世阳光: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