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检索

教师用书

首页 > 月刊 > 月刊信息 > 《建设者:2015年度教师》(2015.12)
《建设者:2015年度教师》(2015.12)邮发代号  82-326

编辑推荐

我们一直在为教师月刊的年度教师寻找一个合适的称呼:“理想者”?“人文主义者”?“实干家”?我们有理想,但理想也许不适合大谈特谈;我们追求人文主义,但单靠人文主义已经不足以促生教育生态的改变;实干精神,当然很好,既仰望星空又脚踏大地的实干,岂不是最好? 但是我们选择了用“建设者”称呼他们,正如征集宣言所说,“他们是中国教育深刻变革、回归自身、焕发生机的建设性力量”。一位职业学校的音乐教师,尽管她的学生也许不能成为国家“数以亿计的高素质劳动者、数以千万计的专门人才和一大批拔尖创新人才”中的拔尖创新人才,但在老师的努力下,他们一样成人成才,拥抱了美好;一位用小篮球引领大教育的校长,先不说学生们的应试成绩,单是一个个拥有了健康的体魄,在中国高压力的教育环境中,就是如此的难得…… 建设者——相信种子,相信未来。他们是人文主义的实干家,实干精神的理想者……

目录

目录

 

建设者:2015年度教师

       我的教育美学

              美在美中生长

              一切能让人更美的事情……——答《教师月刊》十问 

丁慈矿    守护优雅的汉语

              我的对课,我的碑帖,我的土豆

              慢慢来——答《教师月刊》十问 

周志华    找到问题,找到方向

              教学的奥秘在学生那边

              最重要的是拥有倾听力和理解力——答《教师月刊》十问 

沈津辉    小篮球,大教育

              为什么是篮球

              世界上只有一种教育:爱的教育——答《教师月刊》十问 

        用微风和细雨来反观……

              我们的阅读与写作

              渴望有一条小溪能接纳它的清澈——答《教师月刊》十问

王雪娟    教者之“在”

              我在

              努力不挑环境——答《教师月刊》十问

苏语五人行”团队    做语文教学的建设者

              这些年,那些事

              为选择负责——答《教师月刊》十问

 

回访:2014年度教师

周春梅    和学生一起读美好的书

常丽华    没有任何一项荣誉,高于学生的成长

林志超    让生活慢一点

何凤珠    保持学习与研究的热忱

       好教师应该是创客

张硕果    要有书,要有爱

“成为学习者”    一定要求真

 

2015,我读过的九本好书

吴慧琴/邱磊/陈俊一/冷玉斌/张婧/孙明云/李永梅/常生龙/李建文/何郁/林茶居

 

 

 



卷首语

毕业于一块石头

  _ 林茶居 

有一段时间,我沉醉于在诗歌中写“兄弟”,写那些有共同经历且可以“狼狈为奸”的朋友们。我期待以后出一本诗集就叫“兄弟”——当然,时下已有作家余华著名的长篇小说《兄弟》,名称我可能需要重新考虑。

在这个诗歌系列中,我写到老大哥杨。杨是印尼归侨,壮实,黝黑,木讷,不喜不悲,不婚不爱。每每想起杨,我的眼前便浮现一个突然被木棍敲过的发愣的人。我很自然地写道:“大概,他是毕业于一块石头/所以那么安然地,独自一人/住在一个叫双第的华侨农场”。

这首诗发表后,一些读过的朋友都说,杨的样子,确实就是石头的样子。老家闽南的诗友康城组织诗歌朗诵会,把其中一句作为活动海报的主题词:“毕业于一块石头”。我不知道康城是不是认为,诗人与诗歌,都应该“毕业于一块石头”。

《西游记》中的孙悟空诞生于一块石头,一生鬼精鬼灵,变化多端。这就是不同之处:杨是“毕业于”而不是“诞生于”“一块石头”,他一生被“一块石头”所教育,毕业以后又重新“入狱”,可谓“石头学校”的惯犯,所以他一直就是“一块石头”。

写诗时笔下涌现的词与句,常常是不期而至的,但实际上它们又连通着写诗者体内的一个“沉睡的小身体”——诗人写作往往就是对这个“小身体”的唤醒(在我的经验里面,这跟“教育是一种唤醒”具有相同的心理机制)。前些天读法国哲学家加斯东·巴什拉的《空间的诗学》,其中一句话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很是奇妙:“诗歌形象不依靠推动,它不是过去的回声。恰恰相反,正是由于形象的突然巨响,遥远的过去才传来回声。”“遥远的过去”,可能是潜意识,可能是记忆,也可能是习常的判断与立场,或者三者兼而有之。

选择“一块石头”,亦即选择了一种人生态度:赞赏硬度与钙质。我需要警惕的是:不能同时轻易否定缺乏硬度与钙质的人与事。在这个“选择”和“警惕”之间,这些年我有很多痛苦的思维挣扎。

曾经有一段时间,韩国电影《辩护人》在国内某些圈子里被津津乐道。《辩护人》以一九八十年代韩国釜山民主化运动为背景,讲述了出身底层、屡受歧视、既爱金钱又重感情的律师宋宇锡逐步走上“为民主辩护”之路的故事。片中的一句台词,被很多人视为励志格言:“岩石再坚硬也是死的,鸡蛋再脆弱也是有生命的。石头最终会化为沙土,而鸡蛋孕育的生命总有一天会飞越石头。”

为了赞美鸡蛋,竭尽所能地贬损石头。类似的话语方式(思维方式),广泛存在于总结报告、新闻报道、会议发言、文学作品等各种成人文本中(学生作文且另当别论)。再如这句:“清溪浅水,哗哗作响;浩浩长江,无语东流。”如果是客观叙述,它没有问题,然而它是作为抒情、隐喻而出现的,因此充满了对“清溪浅水”的鄙薄。至于在众多歌颂小草的文字中,落花、大树、高山更是常常成为牺牲品。

近些年经常参加阅读推广活动,有时会听到如此言论:“读书使人年轻”——这我不反对,接着是“瞧那些不读书的人……”——问题就出在这里:把“不年轻”简单粗暴地归咎于“不读书”,而一叶障目地搁置了人生的复杂和生命的艰难。在这个可称为“阶层对比”的框架内,还可以罗列很多:上下对比,左右(左派、右派)对比,新旧对比,中外对比……

凡此种种,我视之为思想的轻浮(与之并生的必然是语言的轻浮),其后果之一就是对直面真相、严肃讨论、深刻思考的排斥和消解。我还发现,喜欢对比式文字(一般都是励志的文字)的人,大都觉得自己“被时代所伤害”,他们在这样的对比中终于从“小”的一方找到自我肯定、自我修复的语境。我也看到了一些所谓“被时代所伤害”的人,恰到好处地利用了这种“伤害”,四处贩卖创口,兜售苦难,再制造出更多的对比式励志范本。

作为一种常用修辞,对比(比较)的运用最需要警觉的就是如何避免两极化。万事万物(尤其是人文、艺术领域),并非都楚汉对立、泾渭分明,中间地带更可能潜藏真理的种子。我写杨“毕业于一块石头”,是因为我感到石头的形象恰到好处地呼应了杨的性情,而不是我认为只有“石头学校”才是好学校——你也可以毕业于一棵树、一阵风,毕业于青山绿水、唐诗宋词,毕业于一场“一旦错过就不再”的爱。最好,你把这些“学校”全部读过,然后成长为“校长”,建设自己的“巴学园”。

 


精彩好文

联系方式
  • 电话:010-82275571
  • 传 真:010-82275048
  • 邮编:100029
  • E-mail:daxiakefu@163.com
  • 北京市朝阳区北土城西路7号元大都F座401室
大夏教育网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28539号-6  盛世阳光: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