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检索

教师用书

首页 > 月刊 > 月刊信息 > 《常丽华的教室生活》(2017.3)
《常丽华的教室生活》(2017.3)邮发代号  82-326

编辑推荐

常丽华老师从二〇一三年开始,在亦庄实验小学开始了全课程的实验,他们做包班教学,做戏剧课程,建设一间快乐的充满安全感的教室。三年多来,他们有着怎样的课程故事?常丽华老师有着怎样的体悟?全课程对于孩子们的成长有着怎样的影响?请欣赏本期封面专题“常丽华的教室生活”。 吴珣从沿海来到西北地区支教,自然、人文环境的巨大变化,既给她带来了巨大的震撼,也触动了吴珣老师细腻的内心。她写下支教时点点滴滴的感受,西北孩子的淳朴,西北教育的无奈,西北大地的美丽,在她的文字中得到了尽情的展现。请欣赏本期吴珣老师的“专辑”。

目录

专栏 >

0 0 6 学生发展需要什么样的班级 _ 吴康宁

0 08 九年一贯制学校的终结 _ 郑杰

0 11 我们走在林间的小路上 _ 吴慧琴

014 父亲一定要参与到孩子的成长中来 _ 王荣


封面 >

018 常丽华的教室生活


人物 >

048 管理者 林卫民 教育在于平凡的坚持和正确的行动

微博 马约翰 / 瓦尔特·欧根


现场 >

075 记事 专辑

我希望他们相信我

小军不见了

它们有着一种带着生命力的骄傲

083 论坛 发展核心素养的文化载体在哪里

—— 以鲍勃·迪伦系列命题为例 _ 陈智峰

095 吴非说 优雅而有趣的学习

097 朱永新答 在最适宜的年龄拥抱最合适的经典


话题 >

0 9 9 语文与文学(七)

文学文本的教与思

—— 以苏轼《赤壁赋》为例 _ 张虹


阅读 >

105 杜威与日本:一九一九年的交错 _ 刘幸


人文 >

113 上学歌(二题) _ 张礼永


视窗 >

057 校园 图片里的北京市育英学校 _ 魏震

062 读书会 辽宁省葫芦岛市龙港区南苑小学幸福书吧

教师读书会 _李亚南

064  写在女儿出生一百天 _ 吴光超

066 文本 仪器三人

068 报道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九本图书入选

一六年度影响教师的100本书

070 大夏三月,读大夏新书

卷首语

乡土

 

_ 林茶居

 

北京师范大学厦门海沧附属学校有一位年轻教师叫吴珣。二〇一六年九月,作为厦门第十八批赴宁夏支教的十名教师之一,她被选派到永宁县闽宁镇,担任一所初中校的班主任兼语文教师。

我和吴珣老师素未谋面,只是读过她的几篇文章。如果我没有猜错,她应该是一位喜欢尝试不一样生活的人。果真如此的话,那么,到宁夏支教,不仅是她对某一种使命的担负,还可以成就她对新的人生的体验;或者说,她既可以完成组织任务,也能够实现个人愿望。这实在是一件两全其美的事情!

吴珣老师是安徽人,一个在城里长大的孩子,大学就读于北京,然后到厦门教书。这个城市成长背景,让她来到她所支教的西北乡村的时候,便感觉到自己和土地、植物、动物的关系都是那么尴尬”。不过,在感叹自身经验和乡村生活图景的巨大落差的同时,她也在这里的市集上看到了刚刚采摘下来的葡萄那种“带着生命力的骄傲”,以及葡萄和种葡萄的人之间相依相存的“亲密关系”。

我想我没有猜错。来到闽宁这个移民小镇以后,吴珣老师在不知不觉间超越了教师身份,一直隐伏在她身上的那个“诗”的器官被悄悄唤醒,从而使她得以越过校园,深入当地乡村。我相信,这将有助于她重建或调整人生坐标和教育参照系:她在这里看见了另外一种教育生态,以及以另外一种方式成长的孩子。她在文章中说:一位老教师‘告诫’我,对待这帮娃娃,不要给好脸,也不要给好心,否则他们能翻天……但于我而言,我愿意细细地跟他们解释每一件事。我希望他们相信我,愿意跟我分享他们真实且瑰丽的内心世界。”她由此又从乡村回到校园,回到自己的职业本分。所以,她对葡萄的赞美,并非出于“城里人”的矫情,而是源于一个教师对育人责任的抱持,对那种“带着生命力的骄傲”之生命的惊叹和体贴,其中可能还有那种或可称为“熟悉的异地”的情感机制在起作用:这好像也是我的乡土!

如果吴珣老师也写诗的话,也许可以跟她约一首“乡土诗”,编入我手头正在做的“中国教师诗选”一书。按原计划这本书应该在二〇一六年三月出版的,后因更改书名等缘故,一拖再拖,不过这也让我有更多的时间慢慢拨弄。正是在这个“磨洋工”的过程中,我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状况:在近两千人次的来稿中,中学、小学教师的作品占了四分之三,其中竟然近一半都是乡土题材,诸如乡情、村庄、泥土、爹娘、庄稼、春种、秋收、犁铧、牛羊、池塘等等。再进一步看,它们的作者主要有两个群体:一个是乡村教师,一个是由乡村入城的教师。异地从教,远方的乡土必然造成情感和文化的牵扯;长年居留,乡土的一切逐渐化作身体的习俗。这是符合写作发生学的规律的。不过我想说的是,尽管深受工业文明和信息文明的反复冲刷,乡土仍旧是也同样是很多教师的写作背景和入口,是他们的语言得以展开的重要语境。

乡土是一个农业(相对于工业、游牧业)的概念,一个大陆(相对于海洋)的概念。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有一种文学类型(主要是小说类型)被称作“乡土文学”,它主要是寄居于都市的作家对故土、童年的“垂注”,题材无非农村、农民,民风、民俗,且往往只是在文明与愚昧相互冲突、对抗的很小的格局中呈现的,称之为“乡村文学”可能才是准确的。把时间往前推,在十九世纪的英国也有类似的文学现象。随着工业革命的加剧推进以及殖民版图的不断扩张,英国对国内农业的依赖程度降到很低,但据英国文化批评家雷蒙·威廉斯的研究,“直到整个英国社会已经绝对城市化以后,在整整一代人的时间里,英国文学主要还是乡村文学”,他批评了其中所隐含的“怀旧的田园主义传统”,认为当时的英国文学人造了一个虚假的英国田园,并导致乡村文化与城市文化的二元对立:一边是自然的、淳朴的、优美的,一边是世俗的、虚伪的、丑陋的。

今天我们谈乡土,应该回到它作为一个文学母题的本义上来,恢复其强大的笼罩能力和吸纳能力,彰显其不断冲破字典局限、不断刷新时代面目的精神气度。事实正是,那些优秀的以乡土为题材的文学作品、诗歌作品,写乡土但不止于乡土,乡土不过是其叙写世界、洞察人性的工具和路径,同时实现对一个新乡土的敞开和建造。

精彩好文

联系方式
  • 电话:010-82275571
  • 传 真:010-82275048
  • 邮编:100029
  • E-mail:daxiakefu@163.com
  • 北京市朝阳区北土城西路7号元大都F座401室
大夏教育网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28539号-6  盛世阳光: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