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检索

教师用书

首页 > 月刊 > 月刊信息 > 《俞献林:大数据与未来教师》(2017.5)
《俞献林:大数据与未来教师》(2017.5)邮发代号  82-326

编辑推荐

成都七中是我国翻转课堂建设、大数据应用于教育教学建设起步较早、实践较好的学校,俞献林是该校大数据建设的主要负责人。本书结合作者从事大数据教育、翻转课堂以来的历程、实践、成就、困难、团队建设,挖掘大数据、翻转课堂背景下未来教师的发展方向,为当下的教师成长方向提供建议。

目录

专栏

学生究竟是谁 _ 吴康宁

餐桌与课桌 _ 郑杰

遇一树花雪 _ 吴慧琴

为什么要旅行 _ 王荣

封面

俞献林:大数据与未来教师

人物

新青年  她们仨 _ 王小庆

微博  唐弢/布迪厄

现场

记事  谈凤霞专辑

       风雨觅书香

       拯救小鸟

课堂  玩是表象,会学是追求——从“学习共同体”课堂学什么 _ 黄建初

          我的作文课 _ 黄俏燕

 

德育  从学生的微表情中发现教育契机 _ 马俊

吴非说  你为什么不愿当个“普通教师”呢

朱永新答  让学科阅读为教学提供源头活水

话题 语文与文学(九)

剩下的,他们会在三十岁时读到 _ 苏翔

阅读

《教学机智》视野中的“教师专业发展” _ 孙明云

人文

一草一木皆教育 _ 傅国涌

尹恩德诗词选 _ 尹恩德

视窗

校园  南昌市西湖区:不断探索优质教育新路径

读书会  贵阳市第三十中学:“闲读梧桐”读书俱乐部

  重走东坡路 _ 陈智峰

文本  金钱三人

报道  大夏书袋,“袋袋”相传

 


卷首语

你为什么不愿当个“普通教师”呢

_ 吴非

 

 

一些教师不太了解我,偶尔会辗转来信,但事由也常常让我困惑。比如,“向您汇报一下近年的工作情况”,——这就让我狼狈了,这一“汇报”,就把我放到所厌憎的位子上去了;况且,彼此陌生,他有什么必要“汇报”?我完全没有了解的必要。有的则是请求帮忙,弯弯绕绕,要费心思猜,比如“我进步很慢,到学校工作八年,刚刚提升为中层副职……还希望前辈多指教”——这就是寒碜人了:我从毕业到退休,借用某任校长的话,“什么职务也没有,一直是个普通教师”。还有一次,收到一封有意思的信,这位陌生人诉说:“虽然评上特级五年了,还只是个一线教师”,“想借您的介绍,能获得一个展示自己才干的平台,为中国教育做点贡献……”——这个,就把我顶到更不合适的位子上了。猜写信人的意思,是想找人介绍,进入教育行政管理序列。他真是找不庙乱磕头,因为他根本不了解我,我想他一定写了不少类似的自荐信,到处投寄,多累啊!这回,我对“还只是个一线教师”极度反感,不能再一笑了之,我甚至想到,他的“特级教师”的来路或许就有问题,他也许为此找过很多人,也肯定敢做别人不敢想的事。

我既不想在这类事上“乐于助人”,我也没有这方面的能力。他们为什么不愿当“普通教师”呢?我从当教师直到退休,一直上课,一直是“普通教师”、“一线教师”。一些青年教师,教了几年书便感到厌倦,想去做“管理工作”,起先还有些难以启齿,后来就公开参与争夺,无所不用其极。有一回,看到青年教师在办公场所气急败坏地骂人、砸东西,以为他蒙了什么不白之冤,后来他找人评理,说“埋头苦干三四年,没想到他们安排我这么小的职务”。我觉得这个人以后会出事,他太想做官,必然不择手段,况且以后摆起官架子来,教师会受不了的。

我没有行政经验,我凭常识常情认为一些人不能去做教育行政工作,一个人不敬重自己的职业,不能正确认识职业价值,他怎么可能成为这个行业的管理者和领导者?我在农村插队时认识一个小学校长,后来得知他成为某地主官,我说他可能不行,因为他除了吹吹拍拍吃吃喝喝,一无所长,一个教语文的,读不懂常见古文,怎么也说不过去。职业修养差的人,基本价值观肯定有问题,做什么事都只能“混”,以一个人的平庸营造一所学校或一个部门的平庸。

现在,很多老师对“特级教师”称号并不向往也无甚敬意,我能理解。至少,“特级教师”队伍的状态,开始让老师们怀疑:一个大市,有一半以上的“特级教师”不上课,不承担教学任务。这是无论如何说不过去的,然而这种现象竟普遍化并长期存在。那位“评上特级五年了,还只是个一线教师”的,毕竟还在上课,许多校长书记仅仅凭有限的上课课时顺利评上特级,从此就再也不愿上课了。不上课的校长,要那个“特级教师”头衔有什么用?也许,这是一个所谓的“平台”,评上特级后,可以在更多的地方伸手了。曾有校长评上特级教师后,想有“更高的平台”,希望我推荐到某地任职。该地教育局长诚恳地对我说,我尊重你,但希望你不要上当,这种事,我比你见得多;已经当了校长,有本事就把一所学校扎扎实实地搞好,多做点正事,要有责任感,不要东张西望,把校长当官做。我后来认为那位局长说的是肺腑之言,比我见得多,看得透。

一般而言,在学校工作十年八年,职业态度也可能“定型”,这个过程,影响教师的追求。我的很多同事,对名利不屑一顾,因为他们对课堂有感情,对教学负责。这样的教师,几乎在每所学校都能找到——如果你看不到,那很可能是他们远离了你。而一些教育干部,聚集在一起,所论低下:谁谁小学教师,小学校长,教育局长,市长,一步一步,升成正厅级;谁谁中师毕业,当过几年小学教师,现在副部副省了……

坦率地说,因为社会价值观混乱,不能正确评价教师的工作,一些教师职业态度受到了干扰,他们把过多的时间和精力用于和领导干部周旋,而不是放在教学和专业水平的自我提升上;陪领导和权势者的时间过多,和同行、学生交流的时间过少。教师百般谋求名利,孜孜以求想进官场,是学校的祸害,教育的灾难。

 


精彩好文

联系方式
  • 电话:010-82275571
  • 传 真:010-82275048
  • 邮编:100029
  • E-mail:daxiakefu@163.com
  • 北京市朝阳区北土城西路7号元大都F座401室
大夏教育网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28539号-6  盛世阳光: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