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检索

教师用书

首页 > 月刊 > 月刊信息 > 《刘恩樵的教学主张》(2018.6)
《刘恩樵的教学主张》(2018.6)邮发代号  82-326

编辑推荐

刘恩樵,江苏省苏州市昆山国际学校初中语文教师,江苏省初中语文特级教师,苏州市学科带头人,“苏语五人行”成员之一,《教师博览》等杂志的封面人物,在《人民教育》《中国教师报》等报刊上发表文章两百余篇,有《一个人的教育史》等著作9部。曾应邀在湖南、云南、山西、新疆、广东、内蒙等十多个省市作讲座或上观摩课百余场。教书三十余年,坚守语文教学常识,探索生态语文教学,形成了 简约、平易、灵动、智慧的语文教学特色。其教学主张富有实践性,有助于读者借鉴。

目录

专栏

走向“学习共同体”专栏  在对话学习中成为优秀的对话者

雷露专栏  学科教室

吴慧琴专栏  春鲜日历

刘幸专栏  当地震袭来

 

封面

刘恩樵:我的教学主张

 

人物

师说  我的老师俞彭年 _ 孙玉洁

 

现场

记事  江海燕专辑

男生女生

石娟和陈胜

因为喜欢

你的心事有我愿意听

吴非说正常标准,合理要求

朱永新答打开大脑的“黑匣子”

 

团队

“教育行走”教师公益研修夏令营

行走,让教师的生命更浩阔 _ 谢云

“行走”出来的课程 _ 卜庆振

“火里火里去,水里水里去” _ 严中慧

 

阅读

编辑部的故事

王尚文:语文教育价值的守护者 _ 张思扬

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写在“成尚荣教育文丛”出版之际 _ 杨坤

 

人文

我的情敌叫梁山伯 _ 胡马

 

视窗

校园北京市东城区光明幼儿园:一切为儿童

  一家人 _戴柏葱

画说教育  老小孩儿 _ 聂晶

大夏三个“读本”

《学校人力资源领导》

 


卷首语

当地震袭来

_刘幸

 

    刚刚过去的二○一八年五月十二日,正是汶川大地震的十周年。十年前的那一天,天崩地裂,许多同胞瞬间与我们天人永隔。虽然已经是整整十年时间过去了,但当天我们川渝人的惶恐、从电视里获得相关资讯之后的忧心忡忡、大家争先恐后去献血捐物的场景,林林总总,仍然我个人是永生难忘的。我想,对大多数经历了“五一二”的中国人而言,这一天也都是永生难忘的。

我们四川、重庆的人在汶川大地震之前,对地震实在是太过陌生了。这里自古就被称为“天府之国”,丰衣足食,生活安乐,仿佛彻底隔绝于这类天灾。所谓“地震”,大概也就是地理课上一个知识点罢了。等到那场地震真正袭来的时候,我们才意识到,这种认识是多么的肤浅,我们对大自然“以万物为刍狗”的可怖威力了解得太少,而我们的教育系统尤其为之筹划得太少太少了。

    我也是到了日本这个以地震频发而知名的国家之后才开始近距离地感受到这个国家对灾害的戒备意识。他们的国家课程标准明确规定,要将防灾教育贯彻到底,无论发生任何灾害,学生都要能够准确判断、冷静应对。当然,这种指导精神需要在许多细节上做足功夫,才能得到真正的贯彻。

从幼儿园起,很多学校便自制了一些简易的“迷你屋”(ミニチュアハウス),仿制学校房屋的大体样子,为的是让小孩有个直观的感受,地震来了的时候,物体会怎么晃动,哪些东西会很危险。老师要通过很多次的对话,和小朋友们一起聊,学校的周边哪些地方是安全的,哪些地方是危险的,尤其那些看似稳固但其实潜伏着危险的自动贩卖机、电线杆等等,都是老师们着重强调的地方。慢慢地,孩子们能够大致感觉出来,学校周围哪里是空旷敞阔的安全地带,而哪里又是地震时不可以轻易去的危险地带。

    之后就会有一些防灾模拟演习。学校喇叭里高声叫起“避難訓練です。地震です”(防灾训练!地震来了!)。孩子们要冷静地藏到桌子底下,两脚都收起来,以防止被落物砸到。老师很快打开教室的门,确保道路畅通。等到第一波地震过去,校长接到周边是否发生火灾的消息,然后立即让教师带着孩子们井然有序地转移到学校周边的公园等地。在公园里,教师最后要负责清点人数,看是否全员平安转移。这套演习一般耗时一个半小时左右。等到孩子们越来越大,小学、初中、高中,相同的演习每年也都有。因此,几乎每一个日本孩子在感觉到地震来袭的时候,都能比较快地反应过来。

    不过,我在这里倒是想要说说两个很容易被忽略的常识。首先,即便是日本人,一生中真的碰上大地震的次数掰着手指头也能数得过来。演习这种东西,很大程度上只能是一剂预防针。我在日本留学几年了,也只遇到了一次震感极为强烈的地震。那时候我们正在上课,教室里的书架突然就开始哗哗作响。一同听课的几位日本女生还有点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倒是我们的老师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叫了一声“地震”,一个箭步就去把门打开了。大家这才匆匆往桌子底下躲。我跟着桌子晃了好一阵,过一会儿钻出头来,万幸教室里没发生什么变化。对那天的地震,日本同学其实也有点懵,事后也同样怕得很,不过,多年的演习使他们能很快做出一些正确的避难动作,这其实就是演习的主要价值了。

    其次,日本的教育规则定得细致繁密,我看国内有不少文章在介绍时,颇有点过分夸大这种防灾教育的执行力,有点把纸面上写的规则都当成了校园里实际发生的全部的意思。根据我和不少日本朋友们聊天的情况来看,他们在小学时还觉得防灾教育很有趣,像是课外活动一样,等到初中以后就觉得这种一年要折腾一两次的活动很无趣了,大家说说笑笑(他们自己也说,如果有外国人来参观的时候就规矩多了。由此也让我想到,我们的许多海外学校参观究竟在多大程度上能看到一个真实的学校场景),假装地震来了,先躲桌子底下,然后沿着学校安全通道鱼贯而出。老师们其实也不喜欢这类活动,正常的教学节奏可能突然就被打断了,等这帮小孩儿出去绕一圈再回到教室,一时半会心思也不可能回到学习上了。但是,规矩毕竟是规矩,老师还是要教训学生,“うるさい”(太吵了,安静点),催他们好好走。

教育,有时候就是这样,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让大家做了一件谁也不怎么高兴的事情。其实,我们又何尝不希望这些时间和精力都是浪费的呢,我们也希望每个孩子一生都平平安安,不会遭逢任何天灾人祸。然而,一旦遇上了灾难性的地震,哪怕只是这些防灾教育里学到的一点点知识,锻炼出的一点点智慧和从容,都很有可能在关键时刻帮助他们绝境逢生。

从这个意义上讲,愿不愿意将这种近乎“浪费”的教育活动常规化,是对教育者的一种考验。

 


精彩好文

联系方式
  • 电话:010-82275571
  • 传 真:010-82275048
  • 邮编:100029
  • E-mail:daxiakefu@163.com
  • 北京市朝阳区北土城西路7号元大都F座401室
大夏教育网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28539号-6  盛世阳光: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