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检索

教师用书

首页 > 月刊 > 月刊信息 > 《陈智峰:寻回学习的趣味》(2017.4)
《保持“活泼泼”的势头》
发布日期: 2017-04-01

保持“活泼泼”的势头

_ 林茶居

近些年,家乡老友王木春在教学之余,潜心于民国教育研究,成果颇丰——出版了一批相关著述倒在其次,更要紧的是,诚如他本人所说,他得以“和一群智者相处相知,眼见他们在大时代的浪潮中起起伏伏,感受着他们的悲悲喜喜”,甚至有一天,他“突然发现自己身上的很多东西在不知不觉间改变了,诸如生死观、价值观、教育观、人生态度等”。

对民国的兴趣,在木春君那里,可以追溯到一九八年代后期上大学的时候。那个年代,随着欧美文学、哲学、文化的不断涌入,不少民国作家的作品也纷纷解禁。这为木春君走近民国尤其是民国文学提供了可能。后来,国内掀起“民国热”,大量民国史料、文献、器物被挖掘出来并转化为各种出版物、展览物,他对民国的认知从民国文学扩展、延伸到民国历史、民国人物、民国知识分子等领域。二一一年,得益于有机会参加省里的“名师培训”,受导师和友人的启发,他把心力对准了民国教育和民国教育家,辛勤围垦,专心耕播,逐渐完成了新一轮的自我教育和自我成就。

从木春君的身上,我看到了一个人在绵绵岁月里的潜滋暗长。而其途径,主要就是阅读、写作、培训。这些都是人们耳熟能详的,也是很多教师都有机会、有条件去实践和参与的事情,只不过,木春君走得稳妥、实在,走得喜乐、富足。正是在民国教育的世界里,木春君找到并建设了自己的精神乡土,他的个人叙事、个人命运由此嵌入了某种历史语境和历史框架,他的文字深处,便时时传布着久远而丰厚的回声。

在教学的同时作研究,让教学与研究相得益彰,这早就为体制所倡导 ; 在很多公文性质的文字中,“做研究型教师”的说法也常被作为重要主题加以突出 ;不少中小学校新设或从原有的中层机构设置中整合出一个科研部门,更体现了组织保障上的重视。作为行政策略,只要有助于教育的改善、教学的改进,就是好的。当然,对于木春君来说,他所以从事民国教育研究,更多的是出于个人志趣和专业自觉,结果还额外地呼应了时代的要求。这实在是意外之喜。

在我看来,这应该有助于教师职业保持“活泼泼”的势头 :不断拓展成长边界和精神边界;也就是说,不拘囿于身份、学科、专业、职业,挖掘、发挥自身优势,利用、盘活各种资源,向外探出一头、跨出一步。木春君作为中学语文教师的民国教育研究,就是很好的范例。

前不久,我采访了福建省漳州一中的方达明老师。他是物理教师,也是作家,小说作品屡获美国新语丝文学奖、台湾《联合报》文学奖和林语堂文学创作奖等奖项。我问他,是否动过改教语文的念头?他说,语文不好玩,“我教物理,可以让学生比较轻松地掌握知识、提高成绩、习得方法,挺好的”。我相信,因为有长期的文学创作的经历和体验作参照,方达明老师更为明白理科教育的奥妙与趣味。同为教师中的儿童文学作家和冰心儿童文学奖获得者,广东东莞的黄俏燕老师可能不像浙江武义的汤汤(汤红英) 老师那样有名(后者被任命为浙江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武义县教育局专门为其创建了汤汤童话工作室),自二年以来,她选定了三百个中国“根源故事”,在保持故事的原初面目的同时,以现代儿童观进行重新书写,为的是让今天的孩子喜欢阅读并乐于讲述、分享。

我想起两年前采访过的深圳外国语学校苏拉老师,一位著名的词作家,毛宁演唱的那首国语版《晚秋》,歌词就是她的代表作。我并非讶异于苏拉老师的创作成就,而是从中读到了,当一个人在职业之外还有一方可以纵横捭阖的天地时,往往会更加从容、平和,不纠结于眼下,不眈眈于功名,也许,还不喜欢到热闹的地方去。

从方达明老师到黄俏燕老师、苏拉老师,他们以作家的方式自我拓展、延长。职业的“溢出”即人生的“溢出”,生命意志会随之增强,生活工具会随之增多。你不一定非得成为作家、艺术家、教育家,你也可以成为玩家、旅游家、美食家或者音响师、农艺师、服装设计师。其中的关键就在于,你不是不务正业,而是寻找适合自己的反哺职业、丰富职业生活的方式 ;你不是独自舞蹈,而是投身于精神共建,在塑造自身的生命气象的同时,还积极作用于自己所处的一方水土,使之日益好看、多情、丰沛。

 

联系方式
  • 电话:010-82275571
  • 传 真:010-82275048
  • 邮编:100029
  • E-mail:daxiakefu@163.com
  • 北京市朝阳区北土城西路7号元大都F座401室
大夏教育网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28539号-6  盛世阳光: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