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检索

教师用书

首页 > 月刊 > 月刊信息 > 《贾汉娜的“文化关联教学”》(2016.9)
杨斌:冠盖满京华 斯人独憔悴—教育美学大家赵宋光述略
发布日期: 2016-09-01

杨斌:被湮没的大师

赵宋光,当代中国音乐界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

这位曾在五年间读了北京大学、中央音乐学院、柏林音乐高等学校三所顶级大学的高材生,曾担任星海音乐学院院长、广东省音乐家协会主席、中国音乐美学学会会长、全国旋律学研究会会长、中国大百科全书《音乐舞蹈》卷编辑委员会副主任等众多学术职务的音乐学者,其出版于一九六四年的音乐专著《论五度相生调式体系》对中国传统戏曲与民歌的调式进行了全面梳理,主要观点至今无人超越;完成于一九六二年的音乐理论名篇《试论音乐艺术的形象性》,没有发表便以油印稿作为批判的反面材料 —— 此文在中国音乐研究所档案室沉寂了十六年之后,价值终于获得承认,被学界誉为二十世纪中叶出现的“一篇真正达到了美学高度的专论”,是中国音乐美学史上的一个里程碑!

二〇一一年十一月,赵宋光八十华诞庆典在广州举行。庆典由星海音乐学院与中国音乐学院共同主办,来自全国多所高等音乐艺术院校的专家、学者以及媒体、乐器制造等单位的业内人士共计一百余人参加了祝寿活动。此次活动分三个单元:第一单元为祝寿仪式;第二单元为赵宋光教授学术思想研讨;第三单元是赵宋光教授八十华诞音乐沙龙。在学术思想研讨会上,音乐学界的专家学者对于赵宋光的音乐成就给予高度评价:

赵先生跨越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两大领域的奇特才华令学界十分

仰慕、钦佩、渴望、震撼而不可及。先生上达天文、下及水利,至于

数学、化学等更是令艺术家们望之却步的学科,是他自由驰骋、求真

寻美的欢乐园地。

赵先生的逻辑的力量、思想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他把西方理性

的逻辑、东方道教的神秘、北方草原的豪情以及南方的灵动精致全部

合在了一起。

他在东西方音乐之间架起了一座桥梁,在历经了半个多世纪的磨

练之后,已经超越了东西方音乐界限,带有世界性的眼光。赵先生的

价值可能要等到未来半个多世纪才能够显现出来。

也是在这次庆典上,赵宋光传记《耀世孤火:赵宋光中华音乐思想立美之旅》举行首发式。

作为当代中国音乐史上一位绕不过去的大师级人物,在音乐艺术之外,赵宋光涉足过的研究领域还有宗教、哲学、社会学、经济学、数学、天文学、水利学、工程学等,尤其不为人知的是,在幼儿和小学数学领域,赵先生孜孜矻矻进行了二十年的综合构建数学教学实验,其课题研究成果曾得到高度评价。一九九三年五月,赵宋光主持的国家教委重点科研课题“综合构建教育新体系的研究与实验”通过专家鉴定。专家们认为:“该项研究的理论构思和设计思想建立在当今国内外哲学、教育学、心理学、美学等学科前沿的研究成果基础上,结合我国基础教育的实际,提出了受教育者主体自我构建的教育思想,……这一思想具有创造性和合理性,有些观点孕育着教育理论重大突破的可能性,尤其是对改变长期以来不重视研究对象的现象,具有重大的推动作用。”“该体系教学法解决了高难内容的幼儿化、游戏化、操作化问题,从根本上改革了幼儿教育,为建立二十一世纪的教育模式提供了蓝本。”与此相联系的是,赵宋光在教育美学学术研究领域,有自己的一系列理论构建和独特话语,他的教学实验名之曰“操作领先,言语镶嵌”,以其扎实的理论研究成果作为学术支撑,独树一帜,别开生面,可谓开创了教育美学崭新境界的一代学术宗师!所谓宗师,是指能够推陈出新,自立门户,甚或是容纳百家,自己创建出一个全新理论系统,即有能力开宗立派的大师级人物。赵宋光,就是这样的教育美学一代宗师。

然而,作为教育学家的赵宋光远没有其音乐家的身份来得显赫和辉煌。他的教学实验,至今仍停留在幼儿教育阶段,没有回到他实验的起步领域 —— 小学教育,他的教育美学理论构建也远没有引起学界重视。笔者多年来一直留意教育美学,于国内教育美学诸家大致心中有数,但是在很长时期内,对赵宋光的印象,也仅止于他的那一篇重要论文《论美育的功能》(上海文艺出版社和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学研究所合编《美学》第3辑,1981年)。直到进入新世纪初,我读到了李泽厚写于二〇〇三年的《哲学自传》,才注意到这位神秘人物。李泽厚在《哲学自传》中写道:

在这里,我要提及赵宋光教授。赵是我大学时期的同学和好朋友。

我们在60年代共同对人类起源进行过研究,我们对使用 — 制造工具

的实践操作活动在产生人类和人类认识形式上起了主要作用,语言很

重要但居于与动作交互作用的辅助地位等看法完全一致。我们二人共

同商定了“人类学本体论”的哲学概念。70年代以来,他日益走向

幼儿数学教育中操作重要性的实证研究和非常具体的教学设计,而对

康德、历史和中国哲学兴趣不大。我对他后来的发展十分重视并评价

极高,因为我们都认为教育(不只是培养专业人才,而是注重人性建

设)将是未来社会和哲学的中心,我的康德书和其他哲学论文不断强

调了这一点。(李泽厚《人类学历史本体论》第366页,天津社会科

学院出版社2010年版)

寥寥二百来字,其实包含着十分重要而丰富的信息。李泽厚先生在这里郑重其事,不仅点明两人非同寻常的关系,而且申明:两人曾共同研究过人类起源,诸多观点完全一致,并且共同商定了“人类学本体论”哲学概念,同时对赵后来的教育实践研究作出高度评价。大凡熟悉李泽厚哲学思想的人都知道,他的哲学思想总纲,就是“人类学历史本体论”,而其哲学、美学思想最重要的基石,就是人类使用 — 制造工具的实践活动。记得当初读到这段文字时,“赵宋光”三个字便如烙印一般牢牢地刻在了心上。之后,也是从李泽厚先生那里,我找到了赵宋光的联系方式,得以多次在电话里问学请教,并曾专程赴穗,两次登门拜访。在拜读了两卷本《赵宋光文集》及其传记《耀世孤火》之后,我对赵先生的学术人品和思想体系有了深入的了解,也为有这个难得的机缘结识赵宋光深感庆幸。

谢嘉幸先生在《耀世孤火》序中这样说道 ——

在如今已经少有“大师”的社会里,我们是否可以大声疾呼:至

少我们还有赵宋光!

“夫子言之,于我心有戚戚焉!”赵宋光,一位被岁月湮没的大师!有已经出版的《赵宋光文集》第一、第二卷为证!更有赵宋光珍藏在星海音乐学院档案室中的大量手稿为证!八十三岁的赵宋光仍在他的学术世界里叩问和探索着,他那宏大思想叙事和理性思辨逻辑,自己说要到九十九岁的时候才发表:“时间我已经定了,要等到二〇三〇年发表。”

这是何等的人生自信,何等的学术自信?

被岁月湮没的大师,终究会由岁月拂去烟尘!

我深信。

立美育人

赵宋光教育美学思想的一个核心概念就是立美育人。这是赵宋光先生最为重要的教育美学思想,集中体现于他的经典论文《论美育的功能》。

什么是“立美育人”?在《论美育的功能》中,赵宋光开宗明义:

美育远不仅是艺术教育,它有最重要的基础部分,关系到引导受

教育者主动建立美的形式。建立美的形式的教育活动,是人类“按照

美的规律来塑造形体”的宏伟历史在教育领域中的缩影,我称之为立美

教育。(引自《赵宋光文集》第一卷,花城出版社2001年版,第167页)

赵宋光的立美教育思想对于之前的所有美育思想都是一个重大突破。在赵宋光之前,所谓美育,就是艺术教育,就是让受教育者在艺术活动中受到感染、熏陶,接受美的影响,这固然也是很重要的美育形式与方式,但是,赵宋光的思考远不止于此。他要在教育活动中建立美的形式,让受教育者在美的形式的建立过程中,实现按照美的规律来塑造自己的宏伟使命。在赵宋光看来,按照马克思的理论,人类必须按照美的规律才能成功地进行生产,要成功地进行教育也必须遵循美的规律,而要遵循美的规律,就离不开美的形式。他说:

无论智育、德育、体育中的哪个方面,教育过程中所建立的形式,

都会碰到一个美不美的问题。这问题就是,这形式能不能把认识规律

(真)与造福社会(善)统一起来,和谐地结为一体。没有立美的活动,

智育、德育、体育都不能收到应有的成效。由于这个缘故,立美教育

是各育的良好形式中必不可少的组成因素。在各育交融以培育完美人

格的活动中(例如,综合技术教育或生产劳动中,委托性社会工作中,

课外小组活动或集体游艺活动中),立美教育就处于协调各方的地位。

(同上,第167页)

赵宋光立美教育思想的方法,可分为两个方面。一是在主体操作方面建立理性形式,即在能动方面立美。教学中要为学生的行为建立合规律的形式,在赵宋光所着力研究的数学教学中,就是从“操作完形”入手。教育过程所建立的核心就在于这理性操作形式。而这种主体活动的合规律形式,总有这样的力量 —— 化客观规律性为主观能动性;同时,这个过程也促进了受教育者理性行为的发育。这种方法,赵宋光谓之“理性操作”,也可以称之为“以美引真”——

以美引真的方法表现在教学程序上是“形式超前”,这一设计思

想的主旨在于侧重发展主体的理性操作能力。每当学生能够以直观的

想象或简单的形式解某一类型的题之后,总是要求他通过某种精心设

计好的形式化途径或较高深形式来重新解这样的题,以此为他开拓出

形式化理性操作的领域,这不仅可以加重学生的智力负荷以锻炼其智

力,更重要的是让他及早熟悉较高深的形式化运算,以后只要通过他

所熟悉地掌握了的高深形式,就能顺利地迁移于陌生的情境,消化高

深的内容。(同上,第189页)

立美教育思想的另一个方面,是讲外化方面的立美,即操作对象化形式的建立。其方法,可以采取图像的形式,也可以采取符号格局的形式,前者具体,后者抽象。赵宋光谓之曰“理性直观”。关于“理性直观”的功能,赵宋光说:

(图像形式的直观)是一种观照,这时观看者能够在图的感性形

式中看到理性的结构,这对培育一个有良好观察力、理解力、想象力

和独立思考能力的人格,是不可缺少的。

(符合格局形式的直观)不同于前一类之处在于,视觉所面对的

并非图像而是数字、字母、文字等各种符号,但大脑能从各符号之间

的关系(方位、结合、秩序等)中想到该做什么样的运算动作……由

于洞察力、准确度和机敏性,这类理性直观在教学中显示的力量(也

是美的力量)十分惊人……(同上,第191页)

赵宋光这种建立美的形式开展立美教育的思想核心,是认为儿童接受教育的过程和人类精神发展的过程应该有相类似之处。这才符合人的成长和发展规律。我们常说教育要遵循规律。什么是教育规律?教育规律也就是人的成长和发展规律。违背人的成长和发展规律,就无教育规律可言。那么,赵宋光的这一罕见思想又是从哪儿来的呢?

北大、燕大(中央音乐学院前身)深厚的人文底蕴,日耳曼民族理性的思维方式,极好的智慧与情商,几十年曲折的人生逆境,都是成就赵宋光这一思想的成因。原来,在一九五〇年代后期,赵宋光曾有过一段深入阅读的过程。《儿童心理发展概论》等一批由苏联翻译过来的关于认识论的心理学著作,奠定了赵宋光对教育学心理学的一些认识基础,一九六〇年代初,认真攻读了列宁的《哲学笔记》和黑格尔的《小逻辑》,使他的思想有了质的飞跃。用赵宋光自己的话说:

这样的书使我对人类的成长发展过程有了认识。……接触列宁的

《哲学笔记》、黑格尔的《小逻辑》这两本书,使我在思想上有了一个

提升。我明白了:人的认识能力是随着他的实践来提高的。这个实践

能力提高的核心,就是生产力的发展、使用工具的发展。

而此时,正是赵宋光的人生黑暗时期。因为留学海外的经历,他虽然没有被打成右派,却被迫退党,并且被中央音乐学院人事处列到编制之外,随即被调到中国音乐研究所去做研究工作。正是在这样的人生逆境中,赵宋光开始了他的思想探索历程。打击他的人自我标榜为“马列主义者”,他就要到马克思原著中去寻找什么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紧接着,赵宋光又阅读了马克思的《资本论》以及《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他说:“看了这些以后,我的思想就有了一个突然的变化。”

赵宋光这段时间的思想发展,是和另一位赫赫有名的人物,当时已在美学界崭露头角、卓然成家,日后成为著名哲学家、思想家的李泽厚联系在一起的。李泽厚和赵宋光是北大哲学系同学,虽然时间不长,只有一年多,但是两人却结下长达大半个世纪的友谊。从北大转到燕京大学(一九五二年初,燕京大学音乐学院并入当时在天津的中央音乐学院)的赵宋光常回来看望李泽厚。当年夏天,中央音乐学院迁回北京,这样两个年轻人几乎每个星期天都会聚在一起,沉浸在哲学的冥想和争辩之中。正是因为有了酷爱哲学的朋友李泽厚的推动,已经淡出哲学领域投身音乐艺术研究的赵宋光才继续思考一些哲学问题。共同的哲学兴趣,共同的阅读经验,让两人对人类起源问题进行了深入广泛的探讨。这段经历对两人以后的事业发展和人生走向产生了重大影响。

这段时期关于人类起源的探索,两人都有自己的成果。《赵宋光文集》收录一篇论文《论从猿到人的过渡期》,发表于一九七六年《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杂志第12卷第2期,署名“方耀”。文章结尾这样写道 ——

制造工具活动的成功标志着主体能运用新的规律来实现目的;引

导这活动的目的意识所反映的仅是主体先前所掌握的客观规律,实现

目的这一活动的成功则反映着主体现在又掌握了新的客观规律,这进

展终于划出了这族类告别生物界走向遥远的自由王国这一宏伟历史行

程的开端。(第18页)

《李泽厚哲学美学文选》收入一篇《试论人类起源(提纲)》(此文为一九六四年写成的研究提纲,一九七四年略改)。文章指出 ——

应该重视双手的形成。双手的逐渐形成标志着多种多样使用工具

活动的历史成果。这种大量的、广泛地继而成为普遍必然地使用天然

工具(树枝、石块等等)以维持生存的活动,应是人类开始区别于猿

类的原始劳动。

工具的重大意义。动物的生活活动与其对象是受同一个自然规律

所支配,主客体之分毫无意义;楔入工具之后,情况便大不相同:产

生了主动利用自然本身规律并具有无限扩展可能的改造自然的强大力

量,它面对自然和区别于自然(客体)而构成主体。这就是主体性

或人类学的主体存在。(引自《李泽厚哲学美学文选》,湖南人民出版

社1985年版,第179页,第180页)

人类起源来自劳动,尤其是制造和使用工具的劳动。在这个过程中,人类发展了思维,发展了语言,成为具有主体特征从而和古猿相揖别的新的族类。这是李泽厚和赵宋光在讨论中得出的共同结论。

历史常常有惊人的相似之处。如同马克思、恩格斯的珠联璧合创立了揭示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律的马克思主义学说,如同第谷和开普勒的亲密合作发现了开普勒三定律,如同高斯和韦伯的相互影响成就了数学王子和物理大家,一九六〇年代初李泽厚和赵宋光的两人哲学沙龙 —— 人类起源问题的探讨,也为两人今后的学术起飞铺就了一条坚实的跑道。不同的是,李泽厚继续沿着他的美学思路,走向历史和人性深处,构筑起一座金碧辉煌的哲学思想大厦 —— 人类学历史本体论,走进哲学史,走进世界学术前沿舞台;赵宋光则一头扎进心爱的音乐世界,走进教育学心理学理论,走进幼儿园小学课堂,开始了基于教育立美理论的教育改革实验。多年以后,赵宋光这个名字,在音乐教育界可谓家喻户晓,而其教育实验成果,却仍然尘封在档案室里,只有身边的几位嫡传弟子在默默践行。纵览李泽厚和赵宋光的学术思想,可知关于人类起源问题的探索的关键性意义。一九九四年,李泽厚写定他的《哲学探寻录》,曾在结尾写道:“加上《人类起源提纲》和四个主体性论纲,这算是‘提纲之六’。六个提纲以及‘答问录’等等,……像一个同心圆在继续扩展而已。”如此看来,这么多的同心圆,其圆心应该是写于一九六四年的《人类起源提纲》,那是李泽厚思想的第一块也是最重要的一块基石。那么,对于赵宋光的教育立美思想,是不是也是这样呢?

综合构建幼儿数学实验

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来了。赵宋光被作为“反动学术权威”抓起来,在劳改队里扫厕所。大概也没抓到什么把柄,一九六七年初,刚扫了没几天厕所的赵宋光就被放了出来。此时,别人忙着造反夺权,赵宋光成了逍遥派。前些年关于教育学、心理学和哲学著作的大量阅读积累,让赵宋光把目光投向了小学教育研究。他依据自己对人类思维发展的理解,不是从概念开始,而是从操作入手研究小学数学教学方法。

譬如“正数”与“负数”。赵宋光用小学生生活中常见的寒暑

表、温度计来讲述“正负”概念。甚至设计爬楼梯游戏,在长长的

楼梯上,选定一个台阶为“0”,每上一个楼梯为“正1”,每下一

个楼梯为“负1”,由此,在游戏中让小学生明白什么是“正数”,

什么是“负数”。就这样,在1968年到1978年间,赵宋光时断时

续,但一直没有放弃自己的研究,陆陆续续完成了三十几篇“教学

法”研究手稿。

1978年,机会来了,北京育民小学邀请赵宋光去搞教学方法

实验。1978年 -1983年,一轮教学实验结束,赵宋光以“操作”

启发智慧为核心的“数学教改实验班”,百分之八九十都进了北京

师范大学实验中学。几年后,这些学生从实验中学毕业,不少考上

了清华大学。(参见刘红庆著:《耀世孤火:赵宋光中华音乐思想立

美之旅》,齐鲁书社2011年版,第88页— 90页)

一九八三年下半年,赵宋光把教学实验战场转移到了幼儿园。他认为,在小学阶段可以学习初中的东西,那么在幼儿园也可以学习小学的东西。一九八四年,中共中央组织部调在音乐教育界早已声誉鹊起的赵宋光到广州工作,担任广州音乐学院(后更名为星海音乐学院)院长。于是,他的实验战场又从北京移到了广州,并形成了自己的实验团队。赵宋光响亮地提出了一个口号:潜水二十年!二十年来,他的核心团队一直在默默耕耘着。

那么,这个令赵宋光三十多年孜孜不倦的教学实验,到底是怎样的呢?赵宋广的教学实验,全名叫“综合构建教育新体系的研究与实验”,一九九三年课题第一阶段成果通过国家教委专家组鉴定。小学和幼儿园数学教学,是其主要内容。目前主要在幼儿园推广。

这个实验的教学原则,叫“操作领先,言语镶嵌”:

操作,就是以动手来带动全身肢体驾驭学具的活动;言语,就

联系方式
  • 电话:010-82275571
  • 传 真:010-82275048
  • 邮编:100029
  • E-mail:daxiakefu@163.com
  • 北京市朝阳区北土城西路7号元大都F座401室
大夏教育网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28539号-6  盛世阳光: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