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检索

教师用书

首页 > 月刊 > 月刊信息 > 《李迪的教育美学》(2016.11)
李迪:教师职业,一种美的格局
发布日期: 2016-11-01

李迪:教师职业,一种美的格局

二○一五年, 我当选河南省“首届最美教师”。恍然间,时间已经过去一年。二○一六年教师节前夕,作为“首届最美教师”的代表之一,我参加了“第二届最美教师”的评选、颁奖活动。一年的时光,让我逐渐感觉到,尽管有些人还在纳闷我当初何以评上“最美”,却有越来越多的教育同行认可我的观点:美在更多的时候,是一种生活姿态或人生状态,相应地,教育也应该具备创造美、传递美的特质。教师当以自己的美,引导学生去感知美、了解美、热爱美、追求美,进而帮助学生成就美丽的人生。所以,每一个教师都应该美美地活着 —— 真真切切,生动活泼,神采飞扬。

曾在电影《隐形的翅膀》中出演女主角的四川女孩雷庆瑶说:“……在我看来爱美就是爱自己,而美丽不仅仅是漂亮的外表和美好的心灵,更是敢于向不完美的人生宣战的勇气,不是老天给了你什么你就是什么样子,而是由你自己来选择你是什么样子……”

我深以为然。

与寂寞相互啃噬

一九九四年夏,烈日炎炎,蝉鸣声声。

孑然一身,我来到郑州市科技工业学校(当时叫郑州市四十六中)报到。

满眼黄土飞扬,路边是废品收购站和蒙着厚厚灰尘的农田。所谓的学校,只是孤零零一座教学楼,地面没有硬化,到处杂草丛生。我的心情低落到了极点。

领导安排我住在学校油印室 —— 一个不足六平方米的楼梯间。一进门就是桌子,屋里充满油墨味,却没办法通风,因为玻璃窗是固定的。桌子上放着一台手推式油印机,剩下的地方仅够一个人伏案,还要小心别让油墨粘到了衣服。紧挨桌子的,是一张单人床,插在一个斜面底下 —— 上面就是楼梯。午休的时候,学生们上上下下,给我的感觉就是他们一会儿咚咚咚踩着我的身子上去了,一会儿又咚咚咚踩着我的脑袋下来了。我嫌房间阴暗,就裁了几张旧挂历上的美人画贴在床周围的墙上,又挂上窗帘。如此,屋子里才显得温馨了一些。

这是一所城乡接合部的初中校,每天下午一放学,整个校园里空荡荡的,除了看门师傅一家,就剩下我一个人。没有电视,更没有电脑、手机,我只好与书籍为伴。好在时间能让人习惯一切,不久,我就习惯了白天上班、晚上看书,无人交流、内心充实的宁静。如水的月光透过窗帘洒进小屋,一泻清辉能在瞬间涤荡所有的忧伤,也柔和了那么幽远那么绵长的对家乡的思念。我的灵魂开始了新的启程,甚至能感觉到自己内心的空灵。我总是开玩笑说自己想出家,听者皆不相信。但我知道,自己当时的生活就如同在庙宇里一般。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我感受到阅读于我,不是辛苦,而是享受。不过,享受阅读需要一种寂寞的境遇,而寂寞本身并不容易获得,因为人性中固有不甘寂寞的一面。将书籍当作朋友的人,多半和我一样,是被环境所限制,不能依靠交往和行动来排遣寂寞,才会在啃噬寂寞或被寂寞啃噬的过程中选择以书籍为伴。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寂寞冷清中的阅读让我越来越着迷,以至于二○○七年隆冬,我在离开那个楼梯间十年后,又一次搬到教室旁的一个陋室里去读书、写作,和学生谈心。因为当时办公室连续来了三位老师,我的办公桌被挤到了门口。每天背对着办公室的大门学习、思考,来往的人都会有意无意地看我正在埋头做的事情,没有隐私的感觉让人难以忍受。恰好在我班的隔壁,有一间堆放破旧桌椅的房子,尽管冬天如冰窖、夏天似蒸笼,几年来少有人光顾,我还是决定搬到这间陋室里读书、学习,一任外面的世界欢腾喧嚣。

热闹是他们的,我立志要守住自己这丰富又安静的灵魂。我没有感觉自己和世人隔绝,因为我离学生更近了;但我又似乎已经与世隔绝,因为我远离了领导、同事、竞争。“卖鱼生怕近城门,况肯到红尘深处?”

大概是因为对人际关系不敏感,也不愿意在察言观色上浪费时间,不愿意在嬉笑聊天中虚度光阴,所以才向往孤独吧!小屋也因我的光顾而温馨了。其实,凳子依然是那么破旧,不过我在上面套了黄色绣花的坐垫;桌子依然没有桌斗,不过我摆放了书籍、手工折花和镜子等充满书香又柔情的用品;墙壁依然惨白,不过我在上面张贴了自己喜欢的格言;屋子依然冷清,不过我在这里养了兰草绿萝为伴。其间,因陋室太冷,又没有开水,我曾搬回大办公室几天,那里温暖如春,办事方便,莺歌燕舞,人声鼎沸。但是,我几乎什么事情都没做,两节课的时间就飞一般流逝了。我不能容忍自己这样虚度年华。

“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在这“禅”一般的清静孤独中,普通、平凡如我,也会产生一种与宇宙融合的“忘形的一体感”,一种“与存在本身交谈”的体验。

将自己的每一天,都当成修炼美的过程,是我最美的心愿。

就在那间陋室里,我完成了《做学生欢迎的班主任》等三部作品。

陪伴学生,共成长之美

虽然阅读能排遣寂寞,但初为人师时的经历,却曾让我羞惭。

我的课堂纪律一度差到了让人难以容忍的地步,不得不要求班主任随堂听课,好替我维持课堂秩序。在外人看来,我是“为赋新词强说愁”。那时我每周只有三节课,很清闲,收入也不比别人少多少。这样轻松自在,将来再找一个好婆家把自己嫁出去,不存在失败,不会被人嘲笑,生活也会一帆风顺。但是,我不愿意过那种一眼就看到底的人生。我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无能。一九九七年,学校改为职业学校,音乐课成了专业课,我便主动申请当了两个班的班主任。

但是 —— 人生中总有那么多但是 —— 理想很丰满,现实却毫不留情地骨感。面对那些调皮捣蛋、缺乏乐感、缺乏良好学习习惯的学生,急功近利的我内心一次次充满悲哀:“我的学习习惯比他们好,我的音乐天分比他们强,为什么让我燃烧自己,去照亮他们?”那时我自恃有点才能,总是抱怨环境、抱怨学生、抱怨命运待我太不公……便无故生出许多是非来,最后却苦了自己,让生活一地鸡毛,心情也越发烦躁。

偶然的一个机会,我读到了台湾作家张文亮的文章《牵一只蜗牛去散步》——

上帝给我一个任务,叫我牵一只蜗牛去散步。

我不能走得太快,蜗牛已经尽力爬,为何每次总是那么一点点?

我催它,我唬它,我责备它,

蜗牛用抱歉的眼光看着我,仿佛说:“人家已经尽力了嘛!”

我拉它,扯它,甚至想踢它。

蜗牛受了伤,它流着汗,喘着气,往前爬。

真奇怪,为什么上帝叫我牵一只蜗牛去散步?

“上帝啊!为什么?”天上一片安静。

“唉!也许上帝抓蜗牛去了!”

好吧!松手了!

反正上帝不管了,我还管什么?

我苦恼着,任蜗牛往前爬,自己坐在后面生闷气。

……

我是善感的,看着这样的文字,便忍不住一次次想到那些个性张扬、问题重重的学生。上帝给我一个任务,叫我陪伴中职学生去成长。我不能要求太高,学生已经尽力学,可为什么进步总是一点点?我的生命价值是要由学生的成绩来体现的啊!所以,我催他们,逼他们,唬他们。学生委屈地申辩:“听不懂就是听不懂嘛!”“学不会就是学不会嘛!”我真是恨不能打他们、骂他们。学生受了伤害,逆反起来,开始和我冷战。我的心情越发灰暗,只有再一次让自己的心沉静、沉静。

也就是在那段时间里,我阅读了《美的历程》、《爱的艺术》、《生命对你意味着什么》、《自卑与超越》、《儿童人格教育》等哲学、心理学类书籍。虽是囫囵吞枣,却也受益匪浅。我认识到只有用自己的卓越,才能证明自己配得起这些名著,只有用自己的虔诚与专注,才能唤醒这些沉睡在字句中的生命。

此后,我开始学着把自己阅读到的知识融入班级管理,很快,我的工作体验有了质的改变。课堂上,无论是循循善诱,还是巧言讽谏,无论是迂回曲折,还是传递真诚,无论是以柔克刚,还是巧妙询问,都能让学生时而积极思考,时而恍然大悟。我不介意跨越学科教学,也敢于探讨社会上最热门的话题。师生之间,每每都能让彼此充满欣喜。

我相信,心在哪里,精彩就在哪里。

我先后给学生写了十几万字的书信,为的是让良药不再苦口。写信是我与学生沟通中最经常运用的方式之一,因为很多观点用口头语言表达出来,不容易被学生接受,有时受场景的感染,甚至会激起他们的逆反心。而娓娓道来的书信,却能让学生充分感受到教师的真诚、善意,并能反复琢磨、细细斟酌。

有一个男生失恋后沮丧不已,觉得没面子,我便给他写了一封信 ——

我必须承认,面子问题一向是我们中国人最大的问题,但是最关

键的问题是:就算你现在夜不能寐、食不甘味、荒废青春、耽误学业,

你的面子就回来了吗?没有……

这样的话语,学生总是比较容易接受的。

当然,更多的时候是给女生写信。因为女生情感更丰富、更细腻,更需要理性的引导、悉心的呵护。比如看到有的女生涂脂抹粉、穿奇装异服,我会写信和她们谈化妆、谈衣着品位,谈如何清清爽爽做女人,谈如何呵护自己花儿一般的身体;有的女孩子喜欢自称“女汉子”,我会写信告诉她们 “女人味儿是什么味儿”,让孩子们明白:无论将来做家庭主妇还是白领丽人,都少不得女人应有的温柔、温顺、贤惠、细致、体贴,这些美好的品质不能凭空得来,而是需要从现在开始,一点一滴、朝夕努力养成。比如,你不能在公众场合大喊大叫,更不能打架骂人、口出脏言;你不但要把自己收拾得干净清爽,还要将教室和宿舍整理得纤尘不染……

青春期的孩子感情敏感而细腻,他们渴望依靠自身力量去发现问题、解决问题。这样的师生飞鸿,既能保留学生的面子,又能给他们启发,让他们体验到成长的愉悦与不易。

我给学生写信不讲太多大道理,一般是结合他们在生活中、学习中遇到的小事情、小问题,或者我自己外出看到的社会现象,用他们能接受的语气,和他们一起分析、探讨,为他们提供新的思路。

比如,有一次我出差学习,在火车上遇到三位老人,早上五点就开始大声说话、吃东西,惹得卧铺车厢里其他人由提醒、劝说、阻止,直到异口同声谴责,他们才停了下来……

等老人下车后,我打开电脑开始写信,将整个故事描述了一下,最后说:

老人们显然是感觉自己被限制了,不让说话,不让嗑瓜子,甚至

不让动塑料袋……老人们也许感觉整个车厢里的人都在和他们过

不去。他们活了这么久,也许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感到挫败。而且,

如果老人不改变自己的思想,只怕每次坐火车都会受到批评、指责。

因为他们不清楚,活在这个必须讲求秩序的社会里,你的自由不能

影响多数人的自由,你的权利不能侵犯多数人的权利。如果有一天,

同学们在某个环境里,感到处处受限制,一定要反思一下,是不是

自己在行使权利的时候,影响到了别人行使权利的自由?比如你上

课说话,引起了老师的批评、同学们的侧目,你很委屈。其实,那

是你自己说话的自由侵犯了别人听课的自由;比如夜里大家都在睡

觉,你却在哗啦啦洗衣服,引起了同学的不满,你也许沮丧,但根

源可能是你洗衣服的权利影响到了寝室多数人睡觉的权利。请记住,

人最大的自由,是遵守规则,遵守纪律;人最大的个性,是包容别

人的个性;你若要更好地行使自己的权利,关键是不要侵犯别人的权

利。在遵守多数人制定的规则的前提下,你才是最自由、最快乐的。

我发誓即使活到八十岁,也要有十八岁少女的情怀,为的是减少和学生的代沟;让人人都做班干部,为的是培养适应社会需求的人才;青睐民主教育,是希望学生在民主生活里学习民主;把教室建设成共同的家,为的是让学生们感受彼此深深的爱意、浓浓的亲情。在我看来,做中职学生的班主任,更多的是要通过熏陶,让生活充满情趣,让学生学会换位思考、多角度观察,而不仅仅是传授知识。

“教育是慢的艺术”,教师要用自己宁静、淡定的心去熏陶学生。在这里,我不得不提到《牵一只蜗牛去散步》的后半部分:

我苦恼着,任蜗牛往前爬,自己坐在后面生闷气。

咦?我闻到花香,原来这边有个花园。

我感到微风吹来,原来夜里的风这么温柔。

慢着!我听到鸟声和虫鸣,我看到满天的星斗多亮丽。

咦?以前怎么没有这些体会?

我突然想起来,莫非是我弄错了?

原来上帝叫蜗牛牵着我去散步!

是的,我的学生脾气火辣、个性张扬、桀骜不驯、毛病重重,陪伴他们成长的道路,自然是一波三折、崎岖蜿蜒;师生间的交往,也是一咏三叹,爱恨交加。但无论我们有着怎样的争执和冲突,都是以“爱”为主旋律。我不能不承认,他们很“热”,他们懂得好歹。无论多么淘气的孩子,只要看见我背着笔记本电脑行走在校园里,都会飞奔过来减轻我肩头的负担;无论一个小时前我们曾有怎样的冲突,一旦和我走在一起,他们都会殷勤地开门、让路……十多年班主任工作,我每天都在播种着希望,收获着温情。尽管笑中也有泪,乐中也有哀,但这些顽皮孩子真的没有难为我。

还记得二○○○年春,我不小心摔了一跤,导致左臂两处骨折。那段时间,我常常到学生寝室午休,学生会细心地为我铺床叠被,帮我梳头,甚至为我系鞋带。当师生的情义转化为亲情,一切教育便可进行得了无痕迹。

我曾经带过一个八面玲珑的学生菁菁,惯于瞒天过海,有时在幕后操纵,弄得班级鸡飞狗跳。我们师生冲突最厉害的时候,我曾要求学校开除她,曾带领全班同学“孤立”她,目的只是为了让她回心转意。但是,就是这样的学生,在毕业前一个晚上,得知我因忙碌没有吃晚饭,便跑了二十多分钟的路程,去为我买了“台湾六合包” —— 不是学校附近没有包子,只是因为那家“台湾六合包”最好吃。

还有那个情窦初开、做事不善思索、闯祸不断的圆圆,在犯下大错、被学校劝退后,逢年过节,都给我发问候的短信或者回学校来看我。这是我当时写下的日记 ——

老师没有把月亮送给你……

孩子,你来短信了!

你说:“八月十五中秋节快到了,送您一个月饼,含量成分:100%

纯关心;配料:甜蜜+开心+宽容+忠诚=幸福;保质期:一辈子;

保存方法,珍惜!”

我不知道这是你的祝福,回复道:“谢谢您!但是您怎么不留姓

名呢?”

片刻时间你回复:“我是您的学生!谢谢李老师在学校对我的照

顾。我是‘刺麻苔’班一只离群的小鸟。如今已经离开了咱班。亲爱

的李老师,您猜到我是谁了吗?学生永远爱您!”

看到如此动情的话,我的心怎能不震颤?我怎么会猜不到是你?

于是问:“圆圆,是你吗?你还好吗?”

短信答:“嗯!谢谢老师还记得我。我是您最失败的学生,我给咱

们班抹黑了。我现在还好!您要注意身体,不要太累了!中午要午休,

祝您节日快乐!全家和和美美!”

我的眼泪几乎要流下来,忙回答:“圆圆别这么说,你还是老师的

好学生。老师永远牵挂你、祝福你!”

孩子,你还在发短信,我忽然没有勇气再打开,老师感情很脆弱,

只感觉自己愧对于你。恍惚中如有丝丝扯不断的情丝,让你我师生相

处的一幕幕显现出来:新生入学军训时,我每次到寝室,你都在整理

内务;运动会上,你忍病飞奔夺得冠军;得红旗后,你抱着我欢呼跳

跃;我毫不留情地揭穿你的谎言,你尴尬无比;旷课后你和妈妈在电话

里争吵,我气得发抖,师生在办公室赌气,互相不搭理;你为父亲的

赌博担忧,我们一起流泪;寝室里我要找和你要好的男生谈话,你拉

着我的胳膊撒娇……后来,你失踪了。不错!你有毛病,你曾经旷课、

夜不归宿、借钱不还……但在社会上流落一段时间后,你知错了!你

要求回来,你那么信任我,求我收留你。可是,这一切并不是我可以

说了算的。孩子,你失望地走了。这学期一开始,你回来还清了自己

的所有债务,过节还不忘给老师一声问候。

孩子,你在外边要多保重!我知道,如果你回来,你会珍惜在

学校的日子。可是有些错误不能一犯再犯。原谅老师!老师对不起你,

老师没有把月亮送给你……

圆圆最终还是离开了我们班,但是,我知道我们的心贴得依然很近。教育,不能太过功利化。圆圆经历了许多风波后,离开了学校,但她依然对学校有美好的感情,有温馨的回忆。这将陪伴她一生。最少,她真诚地留恋自己在学校接触到的人 —— 老师、同学。她的内心深处,已经埋下了向上、向善的种子。

我总感觉,自己对孩子的教育是一粒粒撒在他们心田的种子。这种子不一定今晚播种,明天早晨便能吐出嫩芽,但只要它是饱满的,是有生命力的,有朝一日终会扎根,发芽,抽枝,开花,结果。教育者需要保持一颗平常的心,只求顺其自然,用这样的心态和学生交往,怎么会收获不到真诚的情义?

当我不再急功近利,不再把眼光盯住竞赛成绩,便发现自己的学生原来是那样可爱,自己的生活原来可以如此有声有色。以前阅读的书籍,自然糅合到了我的言谈举止中,影响着追求浪漫和诗意的青少年,我成了深受学生欢迎的班主任,每天都收获着学生的信任和赞许。

我恍然明白,逼迫我思索、促使我进步、成就我成长的,正是这些职业学校的学生;让我的生活精彩纷呈、回味无穷的,也正是这些让人头疼不已,又喜欢不尽、割舍不下、优秀卓越的学生。

原来,上帝不是让我牵一群蜗牛去散步,而是让蜗牛牵着我去散步。师生一起,漫步人生,共同成长,这就是教师职业的幸福之处和美丽之处。

抵抗平庸

每个人的一生,都有几个关键年份。二○○五年于我就很关键。

那年暑假,我参加了学校教科室主任的竞聘,最终以失败告终,情绪不免灰暗。如今回首往事,我非常感激那次失败。如果我当了中层领导,怎么能尽情品尝做班主任的乐趣?我对当“官”并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是中层干部的办公环境 —— 拥有一间单独办公室,可以安静地读书、写作、思索。但后来的事实证明,“闭门即是深山,读书随处净土”,要想学习、思索,关键是心境。

我心态的转折是从二○○五年八月一个百无聊赖的午后开始的。那天,我在无意中阅读了李镇西老师为他自己的班级日记《心灵写诗》所写的序言,深为感动,继而思忖:这样的文章我也会写。

就是这么一个偶然的决定,让我走上了班主任专业成长之路 —— 我开始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边回忆着当天发生的班级故事,一边在键盘上敲下来。我没有想到这些文字将来能出版,只是想在书写的过程中,提高班主任工作能力。同时,我和所有多愁善感的女人一样,常常叹息红颜易老、青春易逝。书写日记,也是我挽留青春的一种方式。没有出版、没有发表、没有读者又有什么关系?等到我脚步蹒跚、两鬓斑白的时候,翻阅年轻时的文字,多少是一种欣慰。正是这个写作的经历,让我有了意想不到的收获。两年时间,我积累下二百万字的教育随笔,出版了《我班有女初长成》等四本著作。

所以,我深信老子的话:“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我更相信老子的“夫唯不争,故无尤”,我那不为发表而写下的文字,因为有着教学生活的酸甜苦辣、喜怒哀乐,赢得了众多读者的关注。

这几本书的出版,让我体验到了被外界、被自己认可的愉悦,也让周围的同事感到惊诧。我的生活在不知不觉中有了和以前不一样的感觉……

二○○六年元月,我和学生开了一节爱情教育主题班会,参加学校组织的班会比赛。

当时我们学校选了一些资历较深的老教师做评委。比赛结束,我策划的班会排名倒数第二。据说原因是:部分班级的班会虽然主题不够鲜明,但唱歌跳舞小品相声形式多样;另几个班级召开感恩班会,谈到母爱,一个个哭得稀里哗啦。与这些班级相比,我们的班会更多的是理性思辨,不够热闹,所以倒数第二。

惊诧之余,我不服气。

我可以不介意获奖的名次,但是,我想知道好的主题班会究竟是什么样子的,我希望获得专家的鉴定。一节课的“活”,难道仅限于课堂表面的热闹与喧嚣?学生在参与活动的过程中积极思考,这算不算“活”?我找到《班主任之友》杂志的投稿邮箱,将这次班会的记录投了出去。

两个月后,这个班会实录不但全文刊发,我还收到了汪媛编辑的亲笔回信,得到了她的鼓励。

从此,我开始频频在杂志上发表文章,开始积极探索爱情教育,探索主题班会的实施途径、方法。二○一○年,我出版了《我和学生谈爱情 —— 将爱情教育进行到底》;二○一四年,又出版了《中职主题班会设计技巧与优秀案例》。在此之前的二○○七年,在《班主任之友》主编田恒平老师的推荐下,我开始走上班主任培训的讲台,这让我有更多的机会与各地的同行交流、分享,也让我更清楚地认识到了自己身上的不足和短板。

如今回首往事,很是感慨:自己的所有努力,都得到了回报。我不甘于屈从那些不合理的标准,只想走自己想走的路,找到并抵抗教育中的各种平庸。我知道这很难,因为在我们的教育活动中,一些不那么美甚至有些恶的事情每天都在上演着。

张元曾经导演过一部电影 —— 《看上去很美》。小主人公方枪枪一开始做梦都想得到小红花、得到李老师的表扬,但是,他做不到夜里不尿床,做不到在规定时间里排大便,做不到在李老师弹琴时憋住不放屁。一次方枪枪放屁了,他自然是不敢承认的。李老师便让孩子们撅起屁股,她也不怕臭,一个个去孩子屁股上闻。李老师终于闻到方枪枪和北燕有点臭,就把他们赶到厕所里去拉便便。小红花又泡汤了,方枪枪终于失望了,从此开始故意捣乱……

在孩子的成长中,那个看似公平的小红花奖励制度,真的就很美吗?李老师追究“屁”的事,很认真,自己也不怕脏。但是这样做,好吗?美吗?在真实的教育生活中,类似的做法还有很多,我们在无意中把孩子推向了自己的对立面,推向了教育的对立面,推向了恶的一面。每思及此,我便警醒自己,要时刻站到学生的立场上,时刻站到善的立场上。唯有不断地反省,才可以使教育有更多美的色彩。

何谓教师之美

二〇一五年暑假,我参加了河南省“首届最美教师”的评选。某同事听说后,在单位QQ群里嗤之以鼻:“李迪?有什么资格?人家为了学生,都残废了……或者未老先衰,家庭也不要,孩子也不管,除了工作什么都没有……你呢……”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确实耳闻目睹了很多为工作、为学生舍弃家庭、孩子甚至自己生命的优秀教师,媒体把这些人物当成榜样宣传,这往往给人一个错觉 —— 似乎“爱学生”、“爱事业”,或者成为“最美教师”就得舍弃很多幸福和快乐。这是媒体宣传的目的吗?

或者说,我们评选“最美教师”、树立榜样的目的是什么?

当然是让大家向他们学习。

但是,如果宣传仅仅停留在那种舍弃健康、家庭、幸福快乐的生活上,有几个人能做到?又有几个人愿意做到?这,只怕是对“美”的误解吧!这些观念会导致老师们害怕成为“最美”,拒绝成为“最美”,这就是我所说的对“美”的伤害。究其原因,是我们在评选中任意提高了“美”的底线。

其实,如你所知,美的形式是多样的。

我想起了子贡赎人的故事。

鲁国有一条法律:鲁国人在国外沦为奴隶,如果有人能把他赎出来,那么这个人就可以到国库中报销赎金。有一次,孔子的弟子子贡在国外赎回了一个鲁国人,回国后不接收国家的赔偿金,人们都称赞子贡大公无私,但是孔子说:“赐(子贡名端木赐)啊!你做错了,你这样会破坏鲁国的法律。从今以后,鲁国人就不再愿意为在外的同胞赎身了。”因为,人们都赞美子贡不肯接受赎金,那么,下一个在外国看见鲁国奴隶的人,如果赎了奴隶,还敢不敢要赎金呢?如果要了,人家会说:子贡都不要赎金,你为什么要?所以你不够高尚,不够无私。换位思考一下:我好好地帮助奴隶赎身,最后却落得个不够高尚的评价,以后我还愿意为同胞赎身吗?如果赎人后不要赎金,自己家又确实需要这些钱呢?并不是所有人都像子贡那么富有。所以孔子说子贡:“你如果接收了国家的补偿金,并不会损害你的行为;而你不肯拿回你抵付的钱,别人就不肯再赎人了。”

又有一次,孔子的另一个弟子子路救起一名落水者,那人为了感谢他就送了他一头牛,子路收下了。孔子说:“这下子鲁国人一定会勇于救落水者了。”

子贡用自己的钱做了一件好事,本应该被树为道德典范,孔子为何反而要批评他?因为子贡的行为在客观上把原本人人都能达到的道德标准拔到了大多数人难以企及的高度,这样可能使很多人对赎人的行为望而却步。

违反常情、悖逆人情的道德是世上最值得提防的东西。把道德的标准无限拔高,或者把个人的私德当作公德,两种做法都只会得到一个结果,就是让道德尴尬,让普通民众闻道德而色变,进而远道德而去。

夫子见微知著,洞察人情,实在是了不起。

同样,如果把“最美教师”的标准提高到必须牺牲健康、幸福、子女的成长、舒适的物质生活,只会让大多数普通教师对“美”望而却步,这反而是对“美”的伤害。

我非常尊敬那些为了事业无私奉献的教师,但我的观点是:社会发展到现在,人们对美的理解开始多元化,并非牺牲小我成就大家才是唯一的值得称道的美。倘若为了别人的孩子,忽视自己的孩子,导致自己的孩子成为“问题学生”,那不是把难题推给了孩子的老师吗?倘若孩子走向社会成为“问题青年”,那岂不是对社会的不负责任?教师保持健康的身体、积极的心态,美美地活着,不仅是个人的事,也是关乎家庭生活、教学质量、学生成长的事。“最美教师”一定要在工作上做出成绩的同时,也照顾好家庭、照顾好自己。做一个积极、阳光、善于学习、善于思索并能享受人生的美丽教师,才是社会的需求,也才是广大教师的向往和追求。

以上观点,我曾经写成文字,投给《教育时报》。几天后,全文刊发。

至此,我明白:一个教师,在工作中难免遭遇误解,但实在没有必要斤斤计较,否则可能相互伤害。我的做法是:拿起笔,将自己的想法写出来,投给自己所敬重的报刊。如若你的见解果真真诚善意有见地,自然能刊发,更能影响更多的人。这才是大的格局,美的格局。

二〇一六年暑假,我和先生千里迢迢跑到兰考买了一台古琴 —— 当年焦裕禄为抗风沙,带人在兰考种了很多泡桐,它正是制作古筝、古琴的好材料。当我用手弹拨时,古琴发出低低的清雅之音,我的内心瞬间充满了喜悦。

有心直口快的朋友纳闷:李迪你可真会给自己找事,人过三十不学艺你听说过没有?但是,我真的从没感觉到自己已经成熟到可以不学艺的年龄。一切美的事物 —— 蓝天、白云、鲜花、小草、清泉、山川、繁星,我都欣赏;一切可以让自己变美的项目 —— 瑜伽、茶艺、诗词、音乐、插花,我都想学。有时我会冥想:在宁静的夜晚,月朦胧、鸟朦胧,萤火照夜空,爱人灯下阅读,孩子温习功课,我就做一个添香的红袖……多美!

哥哥建议我学古筝,我执意选了古琴。因为古筝是入耳的,古琴是入心的;古筝是弹给观众听的,古琴是弹给自己和知音听的。我喜欢的就是古琴那绝不扰民的音量,在这个喧嚣的时代,我们常常过于在意外在的鲜花、掌声,过于在意外人的评价,而忽视了自己内心的需求,往往会把对生活、工作、学习本身的兴趣,转化为对外在荣誉的兴趣。一旦得不到荣誉,就会伤心、难过。这其实是对教师自身之美最大的伤害。我希望,清雅的古琴可以帮助我找到内心的美,让我始终保持一个教师的本色。

教师职业,一种美的格局


联系方式
  • 电话:010-82275571
  • 传 真:010-82275048
  • 邮编:100029
  • E-mail:daxiakefu@163.com
  • 北京市朝阳区北土城西路7号元大都F座401室
大夏教育网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28539号-6  盛世阳光: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