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检索

教师用书

首页 > 月刊 > 月刊信息 > 《刘小丽:支教南疆》(2017.7)
大漠红柳,教育女侠
发布日期: 2017-08-02
大漠红柳,教育女侠
——我心目中的南疆支教志愿者刘小丽
文_ 严华银

1
世界上很多事,真的有其自身的因果。
正在与同事讨论落实南疆皮山对口支持的事儿,手机里跳出一条短
信:《教师月刊》约写关于刘小丽老师的文章。去年暑假后,我在新疆生
产建设兵团华山中学举行的专题论坛活动现场,承诺在江苏安排学校对
口支持她和华山中学团队在皮山挂职的学校 —— 其时,小丽已在皮山某
所小学担任校长。谁知库尔勒一别,大半年悄然过去,许诺还未能落实
到位。《教师月刊》的短信一下子勾起我许多的回忆,也让许多内疚的情
绪无限地蔓延开来。
2
认识小丽,纯属偶然,亦是必然。
二〇一五年暑假,为实施教育部中小学名校长领航项目,我率专家
团前往位于库尔勒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华山中学。华山中学邱成国校长
是首批名校长领航班学员,是我所在的江苏教育行政干部培训中心参训
的八位校长之一。按照教育部该项培训相关文件的要求,培训基地应率
专家到学员所在学校实地观察、诊断指导,为学员和所在学校的发展研
制方案、提供切实有效的帮助,真正发挥“领航”的作用。
然而,本次新疆之旅异乎寻常,邱校长的安排让我们一行终身难忘。
到达乌鲁木齐,我们并不是按照常规转飞库尔勒,而是飞往喀什。
大漠红柳,教育女侠
——我心目中的南疆支教志愿者刘小丽
文_ 严华银
0 20
封面
刘小丽 一九七〇年一月生于新疆库尔勒,一九八九年毕业于新疆
巴州第一师范学校体育专业,后毕业于中央电大汉语言文学专业,新疆
生产建设兵团华山中学语文高级教师,二〇一七年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
得者。三次主动请缨,远赴兵团第十四师皮山农场、和田地区皮山县支
教。现为皮山县第一小学挂职校长。
刘小丽:支教南疆0 21
途中,邱成国校长才向我解释这样安排的初衷和苦心。
邱校长的学校是新疆兵团系统最好的学校之一。办出一流教育后的
邱校长,想得最多的,是南疆广大地区的教育。作为兵团二代,长期以
来,他对南疆问题,南疆社会的稳定问题,忧心、焦虑。基于自己对新
疆发展的切身感受和理解,他觉得,南疆社会问题的解决,教育是可以
大有作为的,基础教育应该是可以做出切实贡献的。为此,他广泛调研、
客观分析、深入思考,并很快在自己的职责和工作范围内予以施行。
应该是在二〇一二年前后,征得兵团教育领导的认可和同意,邱校
长从自己的学校中选择教育教学精英作为志愿者,奔赴南疆的皮山、和
田等地的兵团或地方学校挂职帮扶。首批支教涉及多所学校。不试点不
知道,初试下来,对口支持单位一片叫好之声,这倒又出乎邱校长的意
料了。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邱校长参加了教育部名校长“领航班”学
习,又赶上了领航专家赴校指导,他当然不肯轻易放过这样的机会,一
心希望他的这一“试点”能够得到客观评价,能够获得更多的认可,甚
或他还希望有更多的校长、学校和志愿者能够加入、加盟,真正让教育
成为社会稳定的一个重要支撑。
车子在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边缘迤逦而行。大漠孤烟,长河落日,让
人生发苍凉的思古之情。听着邱校长的陈述,他讲述中所透露出来的教
育情怀,特别是一般校长很少具备的家国情怀,我特别感动。联想到教
育部启动的这一“领航校长”培训的目标是要把这首批六十四位校长,
“用三年时间……培养成为教育家型校长”,我不禁想,什么是教育家
型校长?像邱校长这样富有家国情怀的校长不就是吗?
半天多的行程,我们在夕阳西斜时到达皮山团场所属的一所小学。
早已有相关的教育行政部门领导和学校领导等在校园里。下车,寒暄,
接着是参观和座谈。
在候着的人群中,邱校长特别隆重地向我们介绍了一位女士。我们
都以为她是团场的领导或者是校长,邱校长却说:“这位是华山中学在
这里支教的老师,已经两次自愿到农场支教,现在挂职农场教育中心主
任。她叫刘小丽。”
0 22
封面
我认真打量着这位刘老师,一位抛夫别子、自愿支教的女士。她高
挑,清丽,干练,又很文秀,并非想象中的那般坚毅和刚强,几乎就是
那种也需要呵护的弱女子一类。
3
在紧接着的参观、座谈和交流的过程中,我越来越发现刘小丽对
于皮山团场的这所小学、团场学校和教育的意义与价值。接待我们的教
育行政部门和学校主要领导,不少是当地的民族同志,他们每每发言,
都会特别夸赞和称赏刘小丽所做出的努力,对民族孩子、孩子的父母乃
至他们家庭的重大影响,对当地学校教育教学和管理产生的重大影响及
其带来的重大变化。“她拯救了我们这里的教育,学生、家长、老师和
校长对她十分认可,很是依赖。我们的教育太缺这样的教师和指导了。”
校长和行政官员都有同样的表达。由此我也深深体会出华山中学和邱成
国校长这样一种努力的教育意义和教育意义之外的社会价值。
最让我震撼的还是接下来的“节目” —— 慰问和看望当地的维吾
尔族学生家庭。
盛夏的沙漠的傍晚,遥挂在昆仑山顶的夕阳认真地洒下最后的余
晖,让红柳和那些知名不知名的树的枝梢披上银光,甚是耀眼。我们
一行十余人,带着华山中学早已准备好的慰问品,踏着乡间小径走向
小丽老师选定的学生家庭。乡人三五一堆在村头村尾闲坐散聊,安静、
随意,尽管村居简陋,还是显示出我们想象之外的平和。心头原先的
设想和担心随之缓解和消散。一路上,小丽不断地讲述我们要去的两
个家庭的故事。第一个家庭,精神不很正常的残疾父亲;两个还未完
全成人、没有上学也没有工作的儿子;最小的妹妹在小丽的学校读书。
经济无着,除了小妹,都不通汉语,生活全靠国家的经济扶贫款。小
妹很懂事,刻苦,优秀,非常好学。小丽来支教后,藉由邱校长的支持,
发起了一场专为支教学校民族学生提供的体验助学“运动”,就是在
做通家长工作的前提下,将民族学生有选择地分批次地组织前往华山
中学,与华山中学的汉族学生一起学习和生活,为期一周左右。这位
0 23
刘小丽:支教南疆
小妹自始至终积极参与,认真学习,回来后好像变了一个人,立志一
定要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才。谈起这一个孩子,谈起这两个家庭,小
丽异常兴奋,满眼放光,好像自己就是一个救世的“圣女”;她如数
家珍,仿佛谈的是自己的孩子和家庭,滔滔不绝,没有丝毫的疲累。
她还激动地告诉我,邱校长是一个极有情怀和理想的校长,他认
为学校多一个民族家庭的孩子,对社会就多一分贡献,我看到的和他
们正在做的,实际上这样的效果已经很明显了。那些懂汉语的、语言
问题解决得比较好的,那些去过华山中学与华山中学孩子一起生活过
的,不论是孩子还是孩子的家庭,其教育认同、国家认同,与其他学
生和其他学生的家庭有着极大的区别。说这话时,小丽很有成就感,
自信满满,对未来的希望满满。我在想,一个国家的发展、进步就像
是一条漫长的道路,其上的块块砖石,就是一个个在基层一线的像邱成
国、刘小丽这样的普通的教育工作者铺筑而成。
来到第一个家庭,泥墙围就的院子,木门简单至极。这样多的一群
刘小丽老师在家长会上
0 24
封面
人涌入,可能是整个家庭破天荒的事儿。个子不高、腿脚不便的父亲前
来开门,可能一时着急,手忙脚乱打不开,于是掉转头,随手拿起一把
斧头,走向门来。我们不禁一愣,只见他挥起刀就砍门,这才明白他的
热情和急迫。正是晚饭时分,最小的妹妹在厢房做饭,她把一点面条在
清水里煮过,用筷子捞出,放到盛满冷水的脸盆里凉着。小妹妹不声不
响地做完这件事,静静地站在一旁,有点紧张,有点害羞。小丽走过去
抱着她,摸着她的头脸,跟她说着什么。来到正屋,我们和家长说了几句,
表示问候和祝福。那位爸爸眼里满含着感激,但说不出话。几乎无一例
外,我们都有泪盈眶。
第二个家庭也是如此,生病在床的父亲,站在一旁的妈妈,一群不
懂汉语的男孩,只有一个孩子上学,上学的孩子成为全家改变的唯一希
望。孩子很努力,也去过华山中学,非常希望有更多的机会走出南疆。
看到我们,特别是看到小丽,孩子和家长眼神中流露出的期盼和依恋,
让我们久久难以心安。
4
接着的一路,我们深深感受到兵团领导和地方政府对华山支教的
千恩万谢,也看到学校因为支教老师的到来而发生的由内而外的积极变
化,感受到教育的新生给民族孩子、家庭带来的越来越多的惊喜和改变。
但是我们也看到了学校发展的困难,硬件投入,教学管理,教师素质,
双语教学,诸多领域都困难重重。也部分感受到中央扶贫政策、扶贫款
项“落地”到位的艰难。每到一处,一次次的观察、一次次的交流,越
发让我感受、体会到邱成国校长支教决策的必要和及时。我想,假如不
仅仅是华山中学,不仅仅是兵团系列的优质学校,不仅仅是新疆地区的
优秀校长,假如有更多的有情怀、有境界,以国家兴亡和民族和谐为己
任的校长和教师都同心协力来做这件事,是不是可以为南疆的建设、发
展和稳定,从教育这一个方面作出更为巨大的贡献呢?
问题是,这样的校长,这样的教师,从何而来?
因为教育和教师、校长培训工作,因为教育部的众多高端培训项目,
刘小丽:支教南疆0 25
我去过国内几乎所有的边远地区,曾经三次率团赴西藏支教,仅新疆,
就到过伊宁、克拉玛依、库尔勒、乌鲁木齐等地。我和我的专家团队朋友,
利用假期,不畏高原反应,不考虑利害得失,辗转奔波,每每看到当地
参训校长、教师的满意和满足,总自认很高尚很伟大,常生发出慷慨奉
献而有的成就感。但面对刘小丽,我真是自惭形秽,无地自容。因为我
们所做的,多数常人尽可以为之,或者稍稍努力一下就可以做到。
我身边的同事和朋友,有很多到新疆、西藏挂职,一去多年,在
我心里,他们都是勇敢的志愿兵,非常了不起。但细想想,那多数是
男士,而且是党员干部,很多时候他们去那里是组织的要求和发展的
必需。而小丽,一个普通教师,一个妻子和母亲,小小的弱女子,她
这是为了什么?
5
从南疆前往华山中学所在的库尔勒市,是一次终身难忘的的旅行。
沿着沙漠公路,横穿塔克拉玛干沙漠,而且是在40°左右的高温下。
似乎永远高悬在头顶的大太阳,烈日烘烤下的无边无垠的沙包,沙包上
孤傲独耸的一株株一丛丛红柳,永远的单调,永远的重复,500 公里的
路程,绵延无绝,仿佛要走一个世纪。
这时候,我才想起一个问题,从库尔勒到皮山,究竟有多少距离?
有人告诉我,1400 多公里。
在这个世界上,不论何时何地,总有一些人甘愿做苦行僧,甘愿做
先驱者,甚至有人甘愿下地狱。假如我们来研究刘小丽的言行事功,挖
掘她的内心世界,追寻她的价值取向,我们会有怎样的发现呢?
为了教育公平的理想?为了成就自身的美誉?还是缘于爱国情怀、
民族情义?
显然,刘小丽支教的“初心”,一定是受到她的校长邱成国的“鼓动”:
用教育,用教育的改变,促进南疆的社会发展。这样的“宏大叙事”,这
样的美好愿望,肯定能够感染和影响如小丽这样优秀的充满热血的中青
年教师。
0 26
封面
但一到了南疆,深入到南疆学校的生活,了解了民族学生的内心和
家庭,那时刻呈现在眼前的困苦,那天真无邪的孩子的渴求的眼神,期
盼着抓住哪怕一根稻草一样的眼神,一定会击中小丽的柔软、单纯的心
灵,而这心灵的深处潜隐着的是什么呢?
应该是善良,应该是由此生长出来的怜悯、慈悲。我想到了“菩萨
心肠”,想到了播火的普罗米修斯,这人间的一切的崇高,似乎都可以从
“善良”中找到根由。可以说,善良就是高尚的基因。这就比较好解释,
小丽为什么一定要我们去看她的学生,看学生的家庭,而且是最需要帮
助的那些学生的家庭。
这样就好解释,一年之后,当我再次去到库尔勒,她一定要跟我见面,
再一次反复地向我讲述学生和学生家庭的故事,说他们的变化,说学校
和教学所需要的帮助。在我临走前,她还送我一幅芦苇烫画。我并没有
来得及细看画的内容,但我知道她的意思,她是希望我或者通过我设法
给她再度支教的南疆学校提供可能的支持。
这幅画我一直挂在我的办公室。画中的大胡子老人,骑着一峰极有
精气神的骆驼,背插一柄钢叉,手举一只展翅欲飞的苍鹰,正缓行在黑
“学校多一个民族家庭的孩子,未来社会就会多一份和平、安全和稳定”
刘小丽:支教南疆0 27
魆魆的夜色里。背景的黑,人物的淡黄和枯黄,勾勒出一个特别有生气
的场景,烘托出一个十分重要的人物、故事和主题,那就是阿凡提,普
渡穷苦人民,阻止权贵剥削穷苦人民,他是中亚细亚和新疆广大地区传
说中最为深入人心的救苦救难的英雄。
当功利、世俗、平庸等“温柔富贵”的雾霾满布苍天大地的时候,
当英雄和英雄主义早已被势利和恶俗围剿得如落荒的“骑士”绝尘而去
的时候,当中国教师在如今这样特定的转型期,顽强、坚韧地做着艰难
的教育的时候,刘小丽恰恰如云雾之中陡然爆出的一道闪电,她刺破青
天,叩击大地,深深地拷问高言大调“爱国”的人们!
小丽还在南疆,阿凡提则时时站在我办公桌右前方的墙壁上。看画,
我总想到小丽,想到阿凡提,想到知和行,想到名和实,想到人格之本
源与行为之高尚;尤其是我们每一个人身上,这几者之间的关系。
更多的是想到我自己,为了小丽的那些孩子,如何多做一些,做得
更多一些。
6
从向《教师月刊》力荐小丽,到今天抒写小丽的故事,倏忽间已两年。
小丽的学生需要关心,小丽也需要支持。《教师月刊》做到了,我想包括
我在内的读者都应该一起来做,那是南疆孩子、小丽们和南疆教育乃至
南疆的福音。
此文完稿时,接到邱成国校长来信:刘小丽荣获二〇一七年全国
五一劳动奖章。我顿时释然,却又泪如泉涌,心说,小丽,天道酬勤,
你值了!邱校长,你值了!(作者系江苏省师干训中心常务副主任,教
授、特级教师)
联系方式
  • 电话:010-82275571
  • 传 真:010-82275048
  • 邮编:100029
  • E-mail:daxiakefu@163.com
  • 北京市朝阳区北土城西路7号元大都F座401室
大夏教育网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28539号-6  盛世阳光:网站建设